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闫凤姣“不雅照”一案下的灰色私拍业

2011年12月09日16:06南方新闻网季天琴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11月10日,随着闫凤姣“不雅照”案宣判,正在盛行的“大尺度私拍”行业展现出残酷、丑恶的另一面,在色情与艺术之间,无数怀着明星梦的女孩,在失去底线的同时,也丧失了尊严。

闫凤姣“不雅照”一案下的灰色私拍业

闫凤姣参与过两次“大尺度私拍”。

闫凤姣“不雅照”一案下的灰色私拍业

人体群拍现场创作。闫凤姣参与的私拍则是四人以下的摄影师和模特在室内进行的“私密”拍摄。

随着“不雅照”一案的宣判,闫凤姣再次回到了公众视野。12月2日,其经纪人称闫最近忙着接受采访,档期很紧,第二天,经纪人又要求先了解记者的采访提纲。

“艳照门”之前,闫凤姣是江苏卫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中清纯的女嘉宾,走的是邻家女孩式的路线,连续被男嘉宾评为心动女生,粉丝也越来越多,这个1989年出生的化妆师、兼职模特已经站在了成名的起点上。

不过,就在她略微走红的时候,一组种子文件名为“yfj”,亦即“闫凤姣”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的照片,毫无预见地出现在网络上。在这些照片里,身高1.67米,三围分别为75、59、86的闫凤姣三点全露,姿势挑逗。

在艳照开始传播的当口,2010年5月12日,闫第一时间公布了一份声明,称自己是被自称某服装代理商的一台湾人及其两个女助手和四个摄影师以暴力相威胁,强迫拍了这组不雅照。因此,她已经向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报案。

不过,有熟谙摄影圈的网友对这些照片进行了“福尔摩斯级别的最专业分析”,指出这或许是一次盛行于摄影爱好者圈子里的付费私拍,这种“私拍”包含了一种契约,发布传播就是违约,对方选择在闫走红之后发布照片,因此更显得恶毒。

摄影师李传(化名)介绍,近年来,“大尺度私拍”逐渐盛行。不少私拍中,组织者收钱,一帮摄影师近距离围着扒开双腿的模特拍摄,镜头的中心就是模特的私处。这也逐渐形成了缺少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

因此,闫“不雅照”一案,在私拍摄影圈中将具有标志性意义,因为这是全国首例将“大尺度私拍”定性为组织淫秽表演罪的案件。11月10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菲律宾籍被告人蔡光明因犯组织淫秽表演罪和聚众淫乱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及驱逐出境。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称,蔡光明为谋取非法利益,于2009年1月至同年11月间,伙同沈琳与李义军、董志尧(均另案处理)合作,由蔡、沈提供模特,由李、董招揽拍摄者、收取费用及提供拍摄场地,以组织人体摄影为名,在上海市部分宾馆、酒店客房等场所组织淫秽表演活动近40次。此外,2009年9月至2011年1月间,蔡光明先后7次在上海市部分宾馆、酒店客房内组织聚众淫乱活动。

艳照

如果闫凤姣能预见到自己的未来,知道自己会因为《非诚勿扰》这样一个相亲节目走红,她会接受拍摄么?

从履历上来看,这个出生在吉林延边的女孩,9岁丧父,早早被母亲带到了上海,高中毕业后开始自谋生计。她干过彩妆师,月工资才一千多一点,后来决定转行做模特,得到的也都是些零敲碎打的工作,闫凤姣曾回忆,她第一次做礼仪小姐时,每天的收入只有120元,9天共1000元。

她每天忙着发简历,对于找上门的机会显然也未能很好地甄别。她称,在2009年的一个展会上,一个自称“小琪”的女孩子找到她,对方说正在为某服装代理商寻找模特,问她有没有兴趣。

这个“小琪”,就是被告之一的沈琳。在接受上海电视台法治节目《检察风云》的采访时,目前关押在看守所的沈介绍称,自己的目标是成为一名经纪人,不过由于没有门路进入大公司,遂决定发展个人经纪,她的部分业务便是帮“托尼”(也就是蔡光明)物色模特。

沈称,自己有时在网上发帖招聘“服装模特”,有时在马路上看到条件不错的,也会上去搭讪,熟络之后,就会说服对方接受“大尺度私拍”。在面试地点,她会把对方带到厕所,在对方脱光后,沈会用自己的卡片机拍下模特正面、背面、侧面的照片,“看下身材”。

关于是否在厕所里拍裸照,闫凤姣在此案宣判后,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时有另外的说法。在节目中,闫称,在一快餐店面试时,对方提出了要她到厕所拍裸照的要求,不过她拒绝了。

但是,上述所说,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所言却有矛盾。作为此案证人的闫凤姣证言显示:2009年5月,在上海郊区七宝的一家肯德基,蔡光明和沈琳对闫凤姣进行面试,其间,沈带闫进入洗手间,拍摄裸照。不久,按事先约定,蔡光明曾两次开车接闫凤姣至酒店拍摄。

一年之后,2010年5月,处在事业上升期的闫凤姣,突然接到江苏卫视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问她,“你有没有拍过一些不太好的照片?”闫称,自己当时一下子就懵了。

在网络上,不雅照以几何级数开始传播。被网友们简称为“第一季”的照片共101张,大小327 MB,通过查看图片的属性,可以得知拍摄相机为NIKON D80,除一张文件名为“DSC00302”的照片拍摄时间为2009/06/07外,其余拍摄时间都为2009/5/31。

这两天都是星期天。2009/5/31拍摄的照片,既包括闫身着绿T恤、牛仔裤的常服照,也有其仅着黑色蕾丝内衣的人体照,更多的是脱光衣物的“大尺度私拍”。而在一周后拍摄的“DSC00302”,闫身着敞开的睡袍,三点全露地坐在马桶上。

对闫凤姣来说,更大的风暴还在后头。作为“不雅照”的续集,网络上不久就出现了文件名为“小婉和小娇”的一组图片。这组图片同样拍摄于2009/06/07,身着浴袍的闫凤姣和身着豹纹内衣的“小婉”一起吃肯德基全家桶,两人还一丝不挂地模拟女同性恋做各种动作。

网友们注意到了图片中浴室玻璃门的粉红色装饰、宽阔的红沙发床,看出了洗手间的抽水马桶是国产Arrow牌,由此得出拍摄地点大概是带有情色风味的一所三星级酒店套间的结论。另外,画面中,浴室顶的反光伞及下方三角架的架脚,也被认为是专业摄影,绝非菜鸟所为。

从照片中看来,闫的摆拍造型比较配合,表情也相当自然,举手投足并不僵硬,甚至在个别的人体照中笑意盈盈。

裸模

问题在“不雅照”一案宣判后,闫凤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坚持她报案时的说法,称由于对方给出的报酬比较满意,她又轻信“托尼”是正规的服装代理商,但是在拍摄过程中对方却图穷匕见,一步步胁迫她脱去衣服。

至于报酬多少,闫称,“记不清了”。

被告人之一、艺名“时光”的摄影师李义军在接受《检察风云》采访时否认了“胁迫说”:如果胁迫的话,怎么会来第二次呢?

对此,闫凤姣则称,在第一次拍摄之后,蔡光明多次电话自己,她也多次拒绝,但是对方威胁将她的照片发布到网上,令她不得不乖乖就范。

在蔡多次组织的“大尺度私拍”中,闫仅参与过两次,确实是拍摄次数较少的模特。证人证言显示,模特刘乐(化名)从2009年5月1日首次参与蔡光明组织的裸拍,其间,摄影师要求刘乐拍淫秽照片时,蔡光明不仅做其思想工作,还动手帮助其摆姿势。其后,刘乐先后参与了十余次裸拍活动。在闫凤姣首次拍摄时,在现场的刘乐和沈琳还以进入娱乐圈之名,劝闫接受大尺度私拍。

多位参与蔡光明组织的“私拍”活动的模特称,蔡光明和沈琳之所以能说服她们参与拍摄,是因为对方告诉她们,拍摄裸照是进入演艺圈的敲门砖。

沈琳称,每次拍摄大概有两小时左右,这些来参加拍摄的模特,有学生,也有打工的,学生一般都是想出名,打工的则是因为缺钱。

而“时光”李义军,称赞蔡光明找来的模特素质高:有个模特,是东华大学模特系的,在华东地区的模特比赛中还拿过冠军,还有些在校大学生,有上海音乐学院、上海舞蹈学院的,还有参加过大型运动会团体操表演的。

这些模特拍摄裸照的收入,并不如外界想象的那么高。法院判决书上证言显示,她们平时每次从沈琳或蔡光明处获得的报酬多为300至400元,价码最高的为500元,也只有一位盛姓模特获得,价码最低的为一蒋姓模特,她在长宁区古北附近的一肯德基“面试”时见到了沈、蔡二人,对方以拍裸照可进娱乐圈之由劝她接受裸拍,事后,她仅获得报酬100元。

一位参与拍摄的模特承认,模特这个行业是看似光鲜,但事实上比较残酷,对于大多数没能成名的模特来说,每个月能收入上千的活动基本很少,当几天接不到活后,为了糊口,什么样的工作就都接了。

李义军称,他们挑选的拍摄地点,一般都是有特色的情人酒店。就像网友们分析的那样,闫凤姣“不雅照”确实是在颇具风情的酒店拍摄而成。这个名为“薇爱精品时尚酒店”的三星级酒店,位于上海市普陀区,是上海情爱旅馆中比较出名的一家,其酒店介绍中突出了“舒服的床”和“按摩浴缸”这两个特色,住一晚折后价格约为600元,钟点房3小时也在300元左右。

除了“薇爱”,李义军也曾以个人名义在圣雪一号码头酒店、莫泰连锁旅店开房。“圣雪”酒店矗立在苏州河岸,其前身为老上海的纳维亚啤酒厂,其酒店介绍突出了其“情趣”和“艺术”,客房风格有“皇帝房”、“皇后房”等,设计中还提到了“情趣光影廊道、大胆的卫浴设计”。

灰色行业

在闫凤姣“不雅照”中,至少能从图片中看出现场有两位男性摄影师,一位圆脸、发际线较高、戴眼镜,穿白条纹黑T恤、米黄裤子,年龄约在40岁左右;还有一位年龄相当,黑脸、平头、小胡子,穿黑体恤、白裤子。

沈琳承认,前来参加“大尺度私拍”的摄影师,都是男性。

这些摄影师都是李义军在专业摄影论坛POCO中发帖寻来的。李称,每位参加拍摄的摄影师要交300元,每次活动一般限报名4人左右。拍摄完成后,李再将钱结算给蔡光明。另外一名涉案者董志尧和蔡光明的合作模式也是如此。

摄影圈内人士李传介绍,模特们之所以能够放心大胆地亮出尺度,是因为在这些私拍活动中,参与者与组织者都有照片不能外传的共识。以2010年12月30日,在上海市普陀区 “凤凰影棚”组织的人体摄影为例,这次被拍摄的模特是“身高1米67,身材匀称皮肤白皙,性情温柔,积极配合影友创作”的“雯雯”,参与者每人花费300元,组织者事先约法五章:

尊重模特意愿,爱护模特,拍摄唯美艺术作品;请各位影友听从工作人员的安排,大家互相礼让,创造和谐欢乐拍摄氛围;人数限制,先报先得,额满即止;如果此次活动报名人数低于或等于三人,活动时间为二个小时;为避免尴尬,请不要随意询问模特的联系方式。价格为1100元/2小时,1500元/3小时。

李传介绍,当下这种活动,比诸位想的要多得多,组织者薄利多销。在北、上、广,以及越来越多的二线城市,人体私拍愈演愈烈,已经形成了包括模特、经纪人和所谓的摄影爱好者在内的完整的地下产业链。

他举例称,沪上此类拍摄,生意最红火的曾数一名叫“虹”的组织者。网络搜索也证实了这一点,过去两年,“虹摄影”曾多次在各个论坛发帖,不少帖子里强调了模特们的“乖巧听话”,另外的特点还包括“美丽、D罩杯”等。

不过,在契约真空中,模特们的隐私并不能得到有效保护,因为摄影师们拍到照片后可能互相传阅,甚至将照片卖至色情网站。李传揣测,这或是闫“不雅照”流露出来的原因。

“大尺度私拍”以人体摄影艺术为名,还为情色提供了条件。本案被告人蔡光明不仅和“冰冰”、“菲菲”等模特发生了关系,还让现场的摄影师进行录像、拍摄。这些照片也流传在网络上。蔡还涉嫌聚众淫乱。综合多位涉案人的笔录,蔡光明曾7次参与、组织“淫乱”,参与人数也曾多达7人,作为组织者,蔡光明有时还一直在边上观看。

在色情和艺术之间,只隔着一张纸,这也是私拍的参与者们为自己寻找的正当理由。“不雅照”一案的涉案人“时光”就坚持认为,自己是“搞艺术的”。

但鉴定机构并不这么认为。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色情淫秽表演节目鉴定小组认为,“被告人蔡光明手下模特……等拍摄的七张光盘中的照片均为淫秽表演”,另外,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出具的《上海市出版物鉴定书》也认为,被告“组织拍摄淫秽表演近40次,淫秽照片1300余张”。

“全国裸模私拍第一案”不雅照的涉案人,为所谓的“艺术创作”付出高昂的牢狱代价。

而作为受害人的闫凤姣,目前在接触媒体时表现出来的心态也颇为复杂。记者提出,想了解“不雅照”对其事业、形象、家庭、个人的影响时,其经纪人拒绝了采访要求,认为记者应该把“受害者的感受”作为采访主线,随后,还抛出了一句话:我们只接受电视台的采访。

南都周刊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