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国军老兵谈当年打内战:“我做了逃兵”

2011年12月08日08:34人民网冯志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很多战士想不开,中国人为什么打中国人?”杨良平说,战士思想纠结,部队的情绪很快受到影响。“战士觉得赶走日本鬼子,可以回家娶媳妇,孝敬父母了,不想战争又将他们拉入生死中。”

九旬国军老兵战功显赫不愿打内战当逃兵

杨良平

>>>5月12日清晨,老人家要为父母上坟。刚到山脚,杨良平老人就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由于老人年事已高,视力不好,后辈们想把老人背到墓前,但老人拒绝了,并不容商量地说:“我要走着到父母坟前。”

“爹、妈,原谅儿吧,忠孝没能两全,当兵8年,我一直在战场上打鬼子,没有打过中国人……你们的儿子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游子回归,乡音已改,鬓毛已衰。

————————————————————————————————————

战争——70年过去了,他现在是一个93岁的老人。头发花白,纷纷脱落。5月17日,在双方亲属和志愿者的帮助下,杨良平来到南京,找到了59年失散的妻子。

如果有一把“汤姆逊”冲锋枪,杨良平还能扣动扳机,用5秒射光枪匣里20发子弹吗?答案是,他说行。

正午刺眼的阳光,射向绿油油的稻田。他昂着头挥着右手说:“这种美式枪械,灵便轻巧,一次连射20发子弹,枪管不烫手。”

杨良平是一名远征军老兵。缅北大反攻中,他在战争最后岁月,用了3年当时最先进的枪械。

战争——70年过去了,他现在是一个93岁的老人。头发花白,纷纷脱落。枪,救过他两次命。说到枪,他总是能激动。

时隔74年,这名参加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到滇缅远征军的老兵,在故乡浙江新昌渡金边村大姐家的院子里,用当年挥动冲锋枪的手势,诉说着那一场场战争的残酷和荣耀。挂在上衣口袋处的4枚战争勋章,相互碰撞,发出“叮当”的响声。

这是一个老兵的故事。

8年抗战,74年思乡。这位不孤独的老兵有着怎样的孤独心路历程?

这是一段老兵和那个岁月有关的记忆。

5月17日,在双方亲属和志愿者的帮助下,杨良平来到南京,并于下午3点在南京一家咖啡厅见到了朝思暮想、找到了59年失散的妻子,演绎了一段人间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

淞沪会战大溃退:一夜之间部队撤出阵地

1937年,保卫上海的“江湾战斗”打响,守护上海外围的国民党部队,在艰难抵抗多日后,在日本兵炮火的凶猛进攻下,向上海城撤退。

这时淞沪抗战已经进入到第二个阶段。在誓死守护上海城的命令下,国民党部队通过巷战等战术避开敌人猛烈的炮火,用子弹射向敌人。

此时,日本兵伤亡惨重,伺机纠集重兵赶来。

18岁的杨良平是国民党第71军36师106团307步兵连的“枪手”。8月初,在家排行老二,年仅18岁的杨良平,被从瓜田里拉去做“壮丁”。

父亲杨老三哭着哀求希望出点小钱贿赂军官,留下儿子,但杨良平拒绝了。“没有吃的不能饿死家中吧?”第二天黎明,他跟着这支部队走了。

“当时想法很简单,打两年仗就可回来。”谁知这一走就是74年。

这是一支从浙江绍兴、萧山、温州等地征集来的新兵团,在杭州集训1个月后,淞沪会战打响,这些新战士被紧急调往前线布防。

战斗在一个中午打响了。日本兵黑压压的像蚂蚁一样,通过河面上的一座桥袭来。国民党军在桥头艰难抵抗。

遭遇敌人两挺机枪火力攻击后,杨良平所在的连战士伤亡已经过半。

“我们去干掉他!”连长命令道,他带上杨良平在机枪的掩护下,匍匐、绕弯从身后接近敌人。瞄准,扣动扳机射击,杨良平用“汉阳造”步枪两枪击毙了桥头上的日机枪手。

部队像狂风一样席卷过去,拔掉“钉子”,这次战斗后,杨良平在团里有了“神枪手”的美称。

“36师官兵虽数度向这座桥发起冲击,但因缺乏战斗经验,加之山炮营尚未到达,无炮兵支援,几百名士兵在桥头壮烈牺牲,进攻受挫。”杨良平回忆。

战斗持续到傍晚6时,日军阵地没有拿下,以36师的伤亡惨重告终。清点战场时,在短短5个小时的战斗里,36师死了2000多人。

为了保持部队战斗力,淞沪会战在顽强抵抗多日后进行撤退。杨良平说,一夜之间部队撤出阵地。

南京保卫战:“我看到日本兵屠城”

淞沪会战失利后,国民党军边打边向南京撤退。

10多天后,杨良平所在的36师3000多人,撤退到南京城,与当时的守城部队展开阻敌战。

师级军官接到撤退命令,杨良平并不知道。

“我们奉命在桥头,掩护撤退下来的部队渡江。一辆辆装甲车、载着部队的军车,‘呼呼’地通过桥头。” 杨良平心里纳闷,不是说前线打了胜仗吗,怎么这么多人撤退下来,他有些想不通。“很多士兵和我一样,都不理解。”在情绪紧张和忐忑的揣测中,他们在南京城阵地上守了8天。

1937年12月13日黎明,太阳照常升起。

这天,日本军攻陷南京,并在南京城区及郊区对中国平民和战俘进行长达6个星期的大规模屠杀行动。

这天夜里,杨良平一觉醒来后,发现一个连的100多号兄弟,全不见了。杨良平从街边爬起,睁开蓬松的双眼,发现日本鬼子已经进城了。

看到距离自己100多米外,一名日本鬼子正对平民开枪。他用墙体掩护,杀死这名日本兵后,向城外逃走。逃出南京城后,沿着长江边一路往西跑。

“远远望去,江面上死去的人像鸭群一样,密密麻麻。”他意外碰到自己部队。

一个月后,很多士兵在武汉从广播里听到了日本兵屠杀南京城的消息。那一日,多名江苏籍士兵掩面痛哭。

杨良平的部队在武汉被整编。

1942年春天,杨良平所在的36师106团,因伤亡惨重,被整编的71军88师2026团,仅仅3个月,重新更新装备后,接到命令开赴云南。

“很多江苏、山东的兵想不通。”杨良平说,大家厌战情绪很重,认为自己的家都被占领了,不打日本鬼子反而撤向大西南。

为鼓励士气,师长熊新民在5000人的作战大会上打气:到西南也是打日本鬼子。

部队经过10多天的急行军,在1个月后到达云南保山。此前,第一轮突入缅甸抗击日军的国民党军队在首尾不能相接后,接到撤退命令,这就是有名的野人谷撤退,伤亡惨重。

杨良平的部队一直坚守保山前线,抗击日军袭击。

1944年4月下旬,蒋介石签署了《中国远征军怒江作战命令》,作战部队拉开滇西大反攻的序幕。

中国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上将,下辖第十一、第二十两个集团军及直属特种兵部队,先期兵力10万人,向怒江前线集结。

杨良平作为远征军的一员,在生死中见证了战斗胜利,并活了下来。

国民党军展开了中国远征军中三大战役中的松山大战。

松山,位于横断山脉南麓,海拔2000米。雄峙怒江西岸,扼守滇缅公路惠通桥要冲,宛若一座天然的桥头堡。

自从1942年日军长驱直入占领怒江西岸之后,松山的战略地位就变得尤其重要。它掌握着怒江战场的主动权,进可攻,退可守。还与腾冲、龙陵形成掎角之势,互相呼应。

杨良平的部队就是从保山前线开往松山战场的。

国民军第八军接替28师继续攻击松山,兵力7个半团及军直属队,共计3万余人。

杨良平所属的71军88师作为国民党军队中的王牌部队,任务是从侧面夹击进攻守山日军。“进攻部队伤亡惨重,战事推进以米为单位,双方再次进入胶着状态,今天你抢占了这个山头,明天他们又抢回去。”说到战时的惨烈,杨良平沉默不语。

“一场战斗下来,有两个团人员所剩无几,几乎全部打完了。”他描述,人死在战场上也不埋,没人来管。站岗的士兵走路都会有蛆往身上爬。在松山所有阵地中,子高地最为关键,工事最坚固,日军全力死守。

杨良平说,战士们都是踩着战友的尸体往上冲。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oung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