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德班气候大会 > 正文

主动出击 中国提议搅动德班气候谈判大会现场

2011年12月07日09:38第一财经日报冯迪凡我要评论(0)
字号:T|T

德班萎靡不振的谈判在今日终于迎来了第一个高峰。

就在今日,在中国暗示减排立场变化,愿接受强制指标的消息搅动德班会议谈判现场之后,各国谈判代表们将今日发布的最终版谈判文本,交于部长级会议讨论。

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这次的气候谈判,很有可能仅成为一个“路线图会议”,很多最艰难、重要的议题都被踢到了未来。

不过,对德班气候变化大会的预期空前低落,令人几乎忽视了本届大会上中国气候谈判队伍更加积极,主动出击的成熟谋略。

实际上,正如中国外交部在北京例行记者会中所澄清的,中方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

对此,气候组织大中华区总裁吴昌华认为,中国国际谈判立场一直没有变,但是在对外推介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努力的交流方面却加强了。

“从公共关系角度来看,中国肯定是越来越精明。”吴昌华认为。

也有在场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谈判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此次中方在媒体上公开明确了对于加入在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框架下启动一个新的全球气候变化条约的条件,令一直打中国牌的美国谈判对手措手不及,不得不在未来的3天内调整谈判政策。

一个有中国存在的新全球气候变化条约

从2007年的巴厘岛行动计划开始,原本预计在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上可以完成的双轨制的谈判,被拖进2011年德班大会上仍未得到解决。

与之相反的是,在没有解决双轨制的情况下,一个新的“全球气候变化条约”成为发达国家强推的热门话题。

在今年巴拿马非正式会议上,澳大利亚和挪威政府代表团共同提交的建议书中,首次正式提出对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和长期合作行动中的减排目标进行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定,同时对主要经济体的国家也要做出有强制性的减排承诺。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这个提议触发了在德班会议上讨论是否有一强制性的程序需要,在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框架下启动一个新的全球气候变化条约。

在此情况下,许多国家对2015年前制定一个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力的公约,指导2020年以后(或2018年以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产生了分歧。杨富强表示,欧盟、日本、澳大利亚和几个发展中国家要求新的、全球和全面的、有法律约束力的框架(关于减缓气候变化的减排框架):这个减排框架包括所有主要经济体,并希望在德班会议上得到授权,启动新条约的谈判程序。

这种提议自然受到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反对。

杨富强表示,主要的分歧表现在于,发达国家希望用一个新的条约来取代京都议定书,而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包括小岛屿国家联盟和贫穷发展中国家联盟)都希望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上做出承诺。

欧盟在第一周为了在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达成妥协,试图为《京都议定书》撰写一份修正案,将2013年的减排目标先固定下来。

当然作为让步,欧盟提出了所有的“主要经济体”需要在2020年参与上述新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的谈判。美国对此表示,除非“主要经济体”同发达国家接受相似的减排承诺,否则将不会参与上述新条约的谈判。

问题在于,目前对于“主要经济体”本身没有达成共识的定义,尽管在发展中国家中存在大量新兴经济体国家,然而如果按照人均GDP计算,上述这些新兴经济体国家的人均收入仍然在低水平之列,例如中印等国。

随着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主管气候与节能的副主任解振华在本周的到场,在上述问题的立场上,中国的表态变得更为直接也更易于为外国媒体所理解。

解振华表示,在5个条件的前提下,中国对于有法律约束力的2020年后新全球气候变化条约是持开放态度的。

相关专题:

德班气候大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gu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