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河南安徽丙肝疫情 > 正文

安徽丙肝疫情折射乱象:黑诊所变身新农合定点

2011年12月06日04:47新京报[微博]孟祥超我要评论(0)
字号:T|T

安徽丙肝疫情折射乱象:黑诊所变身新农合定点

12月3日,永城市一家个人诊所内挤满患者,一名婴儿病患只能在门口打点滴。

丙肝之祸:“黑诊所”变身新农合定点

涡阳丙肝疫情折射乡村卫生室乱象,多家卫生室无证行医,卫生室建设面临“无钱无地”困境

11月29日,安徽涡阳暴发丙肝疫情,截至目前,已有200余人感染丙肝,调查发现大多数患者曾在河南沈楼村卫生室看病。农村卫生室医疗安全问题成为关注焦点。

来源:深圳电视台所属栏目:正午30分

记者在河南永城市多家村卫生室调查发现,沈楼村卫生室存在的问题,在其他卫生室也存在。比如村医家属没有资质却参与行医,诊疗记录不完整,消毒设备不规范。

永城卫生局副局长左玉安向媒体表示,卫生监督所的检查基本不涉及医疗操作环节。

永城还有两家农村卫生室,没有执业许可证,村医也不具资质,但这两家卫生室均是新农合定点机构。

永城新桥镇“一村一室”的推进也不顺利,村卫生室面临无钱无地的困境。

12月3日,40多岁的张肖(化名)站在自家门前。他是此次涡阳丙肝疫情中的一名患者。这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谈起自己确诊感染丙肝疫情时,他哭了。

今年九、十月份,张肖觉得浑身不自在、小便发黄。在村卫生室打针、吃药均不见起色。10月27日,在永城市一家大医院抽血化验,确诊感染了丙肝。他和很多确认传染丙肝的患者一样,都自称在吴文义的诊所就诊过。

丙肝疫情中,吴文义的沈楼村卫生室已停止接诊接受调查,目前尚未公布调查结果。几公里外,同为卫生系统定点的行政村卫生室,有的也关上了大门。

此次丙肝疫情,揭开基层卫生室的注射安全问题,同时暴露出农村卫生室医疗安全的种种硬伤。

儿媳孙媳无证“行医”

按规定,非卫生技术人员不得从事医疗工作;永城多个卫生室存在村医家属无资质“行医”

此次聚集性丙肝疫情暴发后,卫生部专家组对吴文义进行调查。专家组要求他提供患者就诊记录,但他一会说“被卫生监督的人拿走了”,一会又说“搬家时弄丢了”。

在医疗机构里,规范完整的医疗文件记录是诊断、治疗的重要依据,便于追溯病人情况,也是发生纠纷时判断责任的依据。而诊疗记录不规范,就无法对疫情开展追查。

记者调查发现,许多乡村卫生室都存在诊疗记录不规范的问题。

12月3日,在永城市马桥镇桐沟村卫生室,村医李兴的桌上摆放着几张处方单,日期从11月底至12月初。每张单子上简单记录着几个开出的口服药或注射的药品。

处方单一共两联,其中一张由医生保留,另一张则交到患者手中。但李兴的两联处方均在自己手里。他说,“忘了”发给就医者。

李兴的卫生室还有就诊登记表,上面登记着就医者的姓名、地址、所患病症等。

但这个登记表很有规律,有的接连10余天,每天均只有1人就医。登记表日期从今年10月21日开始,之前的记录“在老房子里”。

在丙肝疫情中,有多名感染者称,他们曾就诊的沈楼村卫生室,除了吴文义本人负责坐诊外,吴的儿媳、孙子、孙媳及外甥各负责配药、注射和抽血化验。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的,除限期整改外,可处以5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在永城、涡阳调查时还发现,当地多个诊所中,都有乡村医生的家庭成员参与行医,而他们并没有任何医疗、护理类的资质。

永城市马桥镇桐沟村卫生室,当村医李兴忙不过来时,李的妻子承担了医生的工作,为病人打针。

永城市新桥镇马庄村卫生室,村医的妻子也会帮着丈夫给病人输液、拿药。她说,自己并无行医或护理资质,但上过卫校,目前正在考助理医师资格证,还没拿到证件。

即便是永城市新城中一个较大的诊所,坐诊医生的妻子还会帮人诊断感冒、咽喉炎等病症,并负责配伍“消炎、抗感冒”的药物。

“监管不涉及医疗操作”

永城一村卫生室用家用高压锅消毒;永城卫生局副局长左玉安表示,卫生监督基本不涉及医疗操作环节

12月3日,记者走访永城市马桥镇菜园子村卫生室,看见浸泡在碘伏中的棉签有一根已经发黑,碘伏凝结变干。该卫生室还开展小儿雾化治疗,在家用的高压锅里,有两个消毒完的雾化器接头,其中一个为一次性用品,雾化器接头在消毒前没有刷洗干净,能看到污垢。

村医李福杰说,永城市卫生监督所今年对该卫生室检查了3次,最近的一次就在十几天前,检查内容包括机构和人员资质、药品批号、有效期等。

“检查时,也会看进药单”。李福杰随手从药房桌子上拿出几十张进药单,时间从2009年至今年11月份。在一张进药单上,写着进药的名目、价格和进药单位。

但李福杰的这些进药单上,进药单位并不是菜园子村卫生室,而是几公里外的桐沟村卫生室。

李的解释是,“人家问我是哪的,我说桐沟那边的,就这么写上去了”。

桐沟村卫生室医生李兴坚称,李福杰的购药单不是从桐沟村卫生室拿的,他们两人从无来往。当场,李兴拨打对方电话询问。

之后,李兴称,他询问了县里药品批发公司,对方告诉他,“可能是拿混了”。但几十张跨度两年的进药单如何拿混,对方只称不清楚。

“对村卫生室的检查一般由卫生监督部门负责,他们的工作职能偏重于执法监督,重点关注的是有没有非法行医、查验医疗用品是否合格以及医疗场所的环境卫生,对医疗操作环节基本不涉及。”永城市卫生局副局长左玉安曾这样对媒体说。

黑诊所代收“新农合”经费

永城刘楼村和李庄村的卫生室均无“执业许可证”,村医也没有资质,但它们至今仍是新农合定点机构

丙肝疫情暴发后,马桥镇刘楼村卫生室已关门三四天了。

该卫生室的村医刘宗效说,永城市卫生局人员专程登门,告诉他“先关几天门”。什么时候再开门营业,对方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该卫生室有县卫生局核发的“新农合村定点医疗机构”的牌子。但刘宗效本人并没有行医资质。

10年前,刘宗效曾是村里的一名赤脚医生,但因为每月几百元收入,养不了家。他之后外出打工。

直到2008年,外出打工七八年后,他被村干部邀请回村担任村医。

要获得乡村医生从业资质,必须通过资格考试,方可获得行医资格证书。

刘宗效承认,他未通过考试。

刘宗效说,他给乡卫生院一个主任几千块钱,对方就帮他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办下来了。

但究竟怎么办下来的,刘宗效说,他也不清楚。

随后,刘宗效成功申办下了“新农合村定点医疗机构”。

“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一年一审。去年,刘宗效的卫生室资质被“审掉了”。

虽然刘宗效的卫生室现在是两证全无,但它还承担着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的职能——代乡财政所收取村民的新农合费用。

当地村民说,他们每年将新农合费用交到卫生室。去年每名村民交纳30元,今年每名村民交纳50元。

5公里外的李庄村,该村卫生室的卷闸门紧闭。村民说,这里是“新农合村定点医疗机构”,他们每年都把新农合经费交到此处。

记者敲开卫生室的门,村医何懂懂不在家,他妻子正在药房里陪儿子上网打游戏。满地碎屑的治疗室内,一名男子正在接受输液治疗。

何懂懂的妻子说,卫生室是帮县里代收新农合的钱,但卫生室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何懂懂也没有乡村医师执业证书。

12月5日,记者电话何懂懂。何解释说,他2002年卫校毕业,在乡镇卫生院学习过,当时村里没有村医,乡镇卫生院让他去帮忙办个乡村卫生室。

今年,何懂懂参加了执业助理医师考试,如果考试合格,他才能获得行医资质。

相关专题:

河南安徽丙肝疫情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dre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