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女高中生命丧“黑诊所” 输液中心脏停止跳动

2011年12月03日11:02大河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女高中生命丧“黑诊所” 输液中心脏停止跳动

郑州多个城中村里,都隐藏有“全能”的小诊所。河南商报 (微博)记者 王春胜/摄

此类悲剧,近年来时有发生事后卫生监督部门的人封了该无证黑诊所

据郑州市卫生局统计,因开黑诊所非法行医,2008年至今已有500多人被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为何依然有人愿意冒险?去看病的人也很无奈:谁也不想出事,但小诊所便宜、方便

河南商报记者李政 见习记者段睿超

虽然没有药监部门颁发的相关资质认证,但廉价却让黑诊所从不缺乏生意。

在郑州多个城中村内,“医生”仅凭着体温计、听诊器、血压器等简单的医学器械做判断,给人诊病开药。

近年来,黑诊所治病致人死亡事件时有发生。面对潜在危险,受访者有无奈:“谁也不想出事。但小诊所比大医院便宜、方便。”

事件

在诊所输液的高中生停止了心跳

11月28日上午10点,郑州市管城区南曹乡。与乡政府一路之隔的29中门前,一个灵台格外引人注目。灵台中央有一幅女孩相片,看上去一脸稚气。一旁,一名中年女子哭成了泪人,嘴里不停地喊着“文文”。

村民说,文文是29中高一学生,哭喊的女子是她母亲,听说是几天前去诊所打针打死了。

据文文的大伯讲,悲剧发生在2011年11月18日。“孩子上课时头疼,班主任让她在桌子上趴了一节课,还是难受,后由班主任和两名同学送她去学校隔壁的诊所看病。”

“诊所医生给她开了药,还让她打吊瓶,几分钟人就昏迷了。”文文大伯说,文文又被送到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

事后,卫生监督部门的人来封了诊所,说是无证黑诊所。11月28日上午,记者来到南曹派出所,一名民警称,这起事件属医疗事故,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数字

500多名非法行医者

被移交公安机关

发生在文文身上的悲剧并非个例,近年来,郑州发生多起黑诊所治病致人死亡事件。虽然政府相关部门严厉打击,但黑诊所依然“春风吹又生”。

2011年1月13日,帮女儿照看孩子的史翠梅,因感冒让一黑诊所医生到家中输液,扎针不到10分钟便口鼻流血,心跳停止。

2010年11月19日,39岁男子因胃疼到一家诊所打针,吊瓶刚挂上不到两分钟就出冷汗,脸色发青,十几分钟后丢了性命。

2010年6月20日,37岁的刘立岩牙疼,在小诊所内点滴没打完就浑身青紫身亡。经查,该诊所为黑诊所。

据郑州市卫生局统计,2008年至今,因开黑诊所非法行医,已有500多人被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调查

小诊所内的医生多是“全能型”

据知情人士透露,黑诊所多隐匿在城中村。于是,11月27日至29日,河南商报记者来到郑州城乡接合部以及市内多个城中村暗访。

文文大伯所说的出事的诊所,距离29中东侧约百米远。记者看到,该诊所大门紧锁,招牌上写着“西医门诊”,主治内科、外科、妇科、皮肤科、牙科(拔牙、各种牙病)。

在国基路沙门村、沟赵乡祥营村等城中村,虽然大部分诊所只有一名“主治医生”,但诊所招牌上写的主营项目却包括感冒发烧、胃炎肠炎、鸡眼瘊子、皮炎湿疹、脚气癣类、痘痘粉刺、妇科杂症等病症。

11月29日上午,在祥营村的许宽门诊,一名女子称自己意外怀孕不想做手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称“这事情很常见”,并建议她实施药物堕胎。“吃米非司酮片,最好用进口的,对身体损害小,花费也少。这种事到大医院可能你花几百了还没上手术台。”

女子问及该药有无副作用时,医生称只要按她说的方法吃,不会出问题。

患者拒输液,医生开出七八种药

国基路沙门村,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诊所里,男子坐在柜台前,没有穿白大褂,墙上也没见到任何执业许可证。屋内只有两个床位、一个柜子,地上有多个烟头。支架上挂着小半瓶未用完的吊瓶。除了这些,记者没有看到任何消毒设备。

沟赵乡祥营村,设备简单、环境堪忧的这种小诊所仅在村子东部就有6家。因临近郑州大学和郑州轻工业学院两所大学的新校区,来看病的多是学生。

伟军诊所里,一名学生声称有点上火,医生看过喉咙后简单询问了症状,建议输液,但遭学生拒绝。

随后,医生开了药:一盒头孢拉定胶囊和三片氯雷他定片、四包散药,总共七八种药品,花费14.5元。问及散药都是什么药、怎么吃时,医生搪塞道“按天吃就可以了”。

患者图便宜,让非法行医者有利可图

一家黑诊所究竟每月能挣多少钱?

王师傅在城中村开旅社已近3年。旅社旁边就有一个小诊所,王师傅也经常去那里看病。“没看到有什么证件,虽然简陋点,不过手艺还行,生意也不错,有次聊天,听医生说一年能赚十几万。”

据记者向卫生执法部门了解,王师傅所说的诊所应是个例,根据执法部门多年与黑诊所打交道积累的经验,开设黑诊所的不少是刚毕业的医科大学生,“一个月能赚个千把块钱吧。”

刘庄村一名租户称,自己在老家办的有“新农合”,但在这里不能用。不像城里人,有固定工作和医疗保险。

“医院治病都是啥药贵开啥,小诊所用的是廉价药,但廉价药也能治好病。而且,诊所就在楼下,方便。”

手段

“挂羊头卖狗肉”或躲进写字楼

采访中记者发现,虽然没有《收费许可证》,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没有《卫生许可证》,但黑诊所依然在营业,他们采取的是什么手段?

郑州市卫生局一位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黑诊所经常掩人耳目以躲避执法,“一般是门头挂药店牌子,或是不挂牌子等。”

据该人士介绍,在一片区域内,小诊所的辐射范围是很有限的,有些不挂牌子,也不需要让路人都知道,只服务附近一带人,靠口口相传。因此,黑诊所挂不挂牌都一样会有客源。

除了在城乡接合部、偏远乡村开黑诊所,目前又有一种新情况。一些诊所打着治疗某种特殊病症的名义开进了写字楼,通过网络和QQ约病人,这让执法人员很难查找。

记者手记

黑诊所背后是低收入群体

对完善医疗保障的渴盼

在对黑诊所调查的几天中,除了对非法行医者只为牟利的行为感到愤慨,我很难忽略掉低收入群体在就医时的无奈。

采访中,一位住在城中村、帮忙照看孙子的老大爷得了肾积水。他的儿子在工地打工,工资并不高。如今,老大爷在一家小诊所里,根据医生的安排,已经输了两天水了。

这儿医术怎么样,于他,不是最重要的。为儿子、为了这个家,多省点钱,才是他所期望的。

还有很多来黑诊所看病的人,跟这位老大爷一样,怀着同样的想法:用最少的钱,争取看好自己的病。

社会该如何改变这种现状?我想,这并不是关掉几家黑诊所、抓进去多少人就能从根本上改变的。

黑诊所的背后,是低收入群体对完善医疗保障的深切渴盼。有一天,做好了这些,黑诊所会自然消失吧。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mber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