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埃及持续冲突 > 正文

《南方周末》:埃及革命尚未成功

2011年12月01日10:25南方周末[微博]徐丽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这周一开始的选举将成为埃及乃至阿拉伯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民主实践,还是独裁时期舞弊弄权的延续?

《南方周末》:埃及革命尚未成功

染色的手指,表示已经完成投票。这对于许多埃及人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Ashraf Amra/图)

这周一开始的选举将成为埃及乃至阿拉伯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民主实践,还是独裁时期舞弊弄权的延续?

革命还剩充满挑战与不确定性的最后一公里。但至少人们已经坚信独裁者战胜不了人民,独裁无法延续。这已经是埃及革命最大的成就。

流过埃及五千年文明的尼罗河,会记下2011年的11月28日。

在这个星期一,不论是戴着防化眼罩三防面具的示威者,还是手持盾牌木棒的军警;不论是穿着长袍的穆斯林,还是身着西装的中产阶级;不论居住在海外的商人还是在上埃及沙漠的少数族裔,大多数埃及人都会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一个个的投票站。

埃及,自七世纪阿拉伯化以来就一直是阿拉伯世界的盟主,在经历了半个世纪四场战争三代军政府领导人之后,以10个月的广场革命为代价,终于迎来了第一次自由选举。

染色的手指

11月的埃及已是雨季。27日晚的一场雨,让开罗的早晨变得湿冷湿冷的。

刚过6点,就有人陆续来到开罗艺术学院门口。开罗艺术学院是此次选举的投票点之一,确定的投票开始时间是上午8点。即将开始的投票将要选举的是议会下院,即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

当代埃及的选举始于穆巴拉克时代的2005年。那一年,穆巴拉克把他和他指定的竞争对手,交给了埃及人民进行总统选举。此后的五年中,埃及还举行了议会选举。然而,那时的选举,一纸选民证就能把许多人排除在外,即便去投票也只能投给那些被圈定的人。

这是第一次,埃及人只要凭身份证就可以现场登记投票,而且下院全部508席,除了10席由总统指定外,全部由选举产生。

开罗、亚历山大、红海等9省有幸成为这头啖汤的尝鲜者。其他的省将分成两拨随后跟进,完成下院选举要到2012年1月。按照临时政府规划的路线图,自11月底至明年3月,埃及人民将选出下院、上院,最终是总统。上院选举将在1月29日至3月4日进行,总统选举则在3月启动,具体时间待定。

革命后的第一次选举,埃及人的热情连埃及人自己都感到惊奇。政党和参选者更是如此。据统计,在穆巴拉克下台后的短短几个月内,埃及就涌现出了近四百个政党。而参与此次下院选举的则有超过50个党派、约6700名政治人物。

排队的选民不会感到寂寞,投票站旁的墙上贴满了各个不同候选人的海报。排队等候的时候,还会不时有人走上前来递上某个候选人的宣传册。不过,这种明显违反“不得在投票现场拉票”的规定,很快就招致了其他政党抗议。

开罗艺术学院没能在8点准时开始投票。投票在延迟了近40分钟后才开始,选民要先完成登记,接着领取选票,然后才是填写投票,但这套流程不论对于投票者还是组织者都过于新鲜了,最初的投票很快引发了小小的混乱,几位老人在领到选票后,甚至凑在一起相互点评起候选人来。

投票当日,社会秩序井然。连还在坚持抵制选举、要求军方立刻交权的解放广场也安静了许多。

黄色的投票箱有24寸彩电大小,两侧是透明的玻璃,每个选民填好表格后,签字然后用手指按上深蓝色的指印,然后将票投入箱中。染色的手指,对埃及人是一次全新的体验。

这在埃及乃至阿拉伯历史上是破天荒的大事。然而,这场选举依然伴随着嘈杂的噪音,并充满悬念。大多数体验者的兴奋并没有压倒关于“选举公平”的疑虑。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这究竟会成为这个国家现代化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公开透明的选举,还是穆巴拉克时期舞弊、作假选举的延续?这会成为明年总统选举的奠基石,还是引发新一轮政治崩盘?

对于解放广场上的抗议者、知识分子、穆斯林兄弟会、财阀、前民族民主党的大佬以及军队高官而言,新的选举和10月前的那场革命一样,无法预测。8000万埃及人的命运,成为这场豪赌最大的赌注。它无先例可循,无纳赛尔般的英雄领袖可以追随。革命之后,制裁、镇压都已无效,连游行正变得乏味无趣。究竟有什么可以保障权力的顺利更迭与重构国家共识的实现?

选举是为了继续革命

11月底,渐入雨季的开罗,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抗议者穿上厚厚的棉服、戴上砖头大小的眼罩,和有橘红色外罩的三防面具以对抗军警的木棍、盾牌、气枪和催泪弹。解放广场周围的老街里到处是碎砖块和玻璃渣子。几次激烈的对抗,导致30多人死亡,2000与人受伤。

军队领导人侯赛因的头像被打上红叉子,旁边的标语写着,我们不要侯赛因,他和穆巴拉克是一头的。有人贴出红名单和黑名单。红名单上是烈士和支持革命的名人,黑名单是穆巴拉克时代遗留下来的旧官僚。

升级的冲突让人担心,选举会被再度推迟。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革命时。

开罗美国大学背后小街的一个咖啡馆,从2011年1月开始就成为“4月6日青年组织”核心成员的集散地。这里距离解放广场步行仅5分钟。开罗美国大学的学生有不少加入该组织。拉米·艾勒斯维斯是组织的创建者之一。他通常会和朋友一起晚上跑到这间街头咖啡馆。革命成功后,4月6日组织因其在革命中的突出表现一下子世界闻名,在全球有了7个分支机构。“其中一个在韩国。”拉米对记者说。

据他介绍,从4月开始,4月6日青年组织尝试与其他组织联合,到6月开始与政府谈判。抗议者提出要求取消军管和紧急状态法,以及准备总统选举,但军方的回应并不积极。不久,军政府宣布原定9月的议会选举推迟,抗议者和军政府的分歧立刻激化。抗议者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到广场举行上千人的大集会,并要求军队领导人侯赛因下台。数月前,他们正是同样的方式推翻了前总统穆巴拉克。

9月底出现的穆斯林与考普特基督徒的冲突以及其引发的基督徒游行死亡事件,被不少抗议者视为有人搞事,把局势搅浑。彼时,迫于压力,临时政府宣布将在不久取消紧急状态法以缓和压力。

然而,对抗依然在继续。在广场上开始出现死伤之后,一直躲在开罗西部金字塔附近家中的巴拉迪亲到解放广场,慰问青年抗议者。随即反对派大佬呼吁暂缓选举,要求军队立即交权,将权力移交到中立的临时委员会。

军方作出数月以来的最大让步,侯赛因将军与反对派大佬巴拉迪、埃姆尔·穆萨会面,劝退穆斯林兄弟会的抗议者,更换总理并宣布选举如期进行。广场上只剩下4月6日青年组织等年轻人懒散地坐在地上坚守。

抗议者对军政府依然持怀疑态度,甚至有极端者呼吁抵制选举。一位资深抗议者侯赛因·阿布德法向记者表示,抗议者并不反对选举,但担心选举不公正,有人搞舞弊。

开罗第6区的议员候选人贾迈勒·伊斯迈尔是埃及著名的电视评论节目主持人。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她称,议会非常重要,而这次革命的力量应该在议会中获得自己的声音。“现在,革命尚未成功,我们需要在议会中获得发言权,去改写宪法,让宪法体现这次革命的诉求。我们有很多目标,但是没有议会的通过,这些目标都不能达成。”

贾迈勒认为目前革命的力量在解放广场,针对各种议题的革命都在那里发生。但我们也要超越这个阶段,让改变的力量抵达议会中,开启政治程序,修正宪法。

不过,贾迈勒并不认为这届议会可以如临时政府计划的,保持5年任期。她说,我不认为这个议会会延续很久,最多一年。因此我们更需要在那里,民主的、改革的力量需要在那里。

相关专题:

埃及多城市持续冲突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oung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