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叙利亚谴责阿盟经济制裁决定 考虑报复措施

2011年11月29日04:16京华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叙利亚谴责阿盟经济制裁决定 考虑报复措施

  11月28日,人们在大马士革市中心的萨巴·巴赫拉特广场游行示威,抗议阿盟对叙实施制裁的决定。 新华社发

  阿拉伯国家联盟(简称阿盟)外长会27日通过对叙利亚制裁措施后,叙利亚经济和贸易部长穆罕默德·尼达尔·沙尔说,阿盟的决定给出“危险先例”,将严重影响叙利亚民众生活。数万名叙利亚民众在首都大马士革举行集会,抗议阿盟制裁。卡塔尔和巴林当天发布叙利亚旅行警告。

  叙高层考虑报复措施

  叙利亚亲政府的《祖国报》28日援引经济部长沙尔的话报道,制裁是“政治决定”,这一危险做法将最终对叙利亚民众造成严重影响。

  他说,如果制裁得以执行,叙利亚“外汇来源将受到影响”。不过,叙利亚经济“空前自主”,政府今后将进一步着重经济发展。沙尔表示,叙利亚高层稍后将讨论可能的报复措施。

  阿盟27日宣布制裁叙利亚,措施包括冻结叙政府在阿盟内阿拉伯国家的资金、停止与叙利亚中央银行的业务往来、限制叙利亚高级别政府官员出访阿拉伯国家和停止同叙利亚政府间贸易。

  叙利亚国家电视台在制裁决定公布后发表简短声明,称阿盟制裁“史无前例”。

  指责阿盟宣布经济战

  叙利亚外交部长穆阿利姆28日出席新闻发布会说,阿盟制裁是对叙利亚宣布“经济战”,叙方已经采取措施应对。

  穆阿利姆说,政府打开了对话的一切窗口,但阿盟“把这些窗口悉数关闭”。

  “阿盟立场明确。他们想在开罗举行有关国家联合政府的对话……这被拒绝,”他说,“真正的对话应该引领国家和解”。

  这名外长重申,对话才能化解危机,叙方欢迎俄罗斯介入调解。

  穆阿利姆说,为降低制裁对叙利亚的影响,叙利亚已经从阿盟成员国中撤走95%或96%的资产。“我们必须保护民众利益。”

  穆阿利姆还在当天新闻发布会上展示一段政府安全人员遭武装分子杀害的录像。他说,阿盟不愿承认叙利亚境内存在武装破坏分子的事实,而这就是明证。

  联合国估计,叙利亚3月冲突至今共导致3000人丧生,包括大约200名儿童。

  多所学校停课表抗议

  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数以万计的民众28日集会,抗议阿盟制裁并对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表示支持。

  大马士革多所学校28日停课,以便学生参与集会。叙利亚国家电视台播放的电视画面显示,示威者在大马士革市中心广场聚集,高举巴沙尔的大幅画像,挥舞国旗并唱起国歌。

  一些示威者呼喊口号:“我们要巴沙尔·阿萨德……我们是巴沙尔的人民。”

  国家电视台在播放示威集会的同时批评,阿盟选择制裁叙利亚,无异于沦为“执行西方和美国针对叙利亚计划的工具”。

  另外,叙利亚官方的阿拉伯叙利亚通讯社说,在叙利亚第二大城市阿勒颇和北部哈塞克等城市,同样出现民众示威集会。

  约旦承认庇护叙逃兵

  约旦外交大臣纳赛尔·朱达27日承认,约旦已经向100名脱离叙利亚军方和警方的人员提供避难。这是约旦首次公开承认这一举动。

  朱达告诉美联社记者,叙利亚一些地区3月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以来,这些避难者分批进入约旦。

  美联社说,朱达提及这些避难人员时,称他们为“应征入伍者”,而非军官。

  今年9月,媒体援引部分官员的话报道,约旦已经向大约60名叙利亚原军方和警方官员提供避难,避难者军衔涵盖下士到上校。另外,一部分避难者还入境土耳其。

  27日,在叙利亚中部霍姆斯市,冲突仍在继续并造成人员死伤。

  卡塔尔和巴林当天警告公民,避免前往叙利亚旅行,呼吁现在叙利亚的两国人员离境。两天前,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发布类似旅行警告。

  加拿大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27日发表声明说,加拿大欢迎阿盟对叙利亚实施的制裁。同时,他再次呼吁旅居叙利亚的加拿大公民及早离开那里。

  ■观察

  制裁影响可能有限

  分析人士认为,阿盟的最新经济制裁肯定会对叙利亚带来负面影响,但这种影响是有限的。

  首先,叙利亚是个相对保守的农业国,人民生活必需的农产品等基本物资可以实现自给自足。此前美国和欧盟就对叙实施了经济制裁,虽然制裁沉重打击了这个国家的旅游业和石油出口,使其外汇收入锐减,但对该国民众的基本生活并未造成太大影响。此次阿盟制裁的影响会比美欧制裁大一些,因为叙利亚经济对阿拉伯国家的依赖较为严重。

  其次,阿盟内部并非铁板一块。与叙利亚经贸往来最为密切的周边阿拉伯国家,如伊拉克、黎巴嫩和约旦三国为避免自身利益受到波及,已经或公开、或变相地表达了对经济制裁叙利亚的抵制,因此阿盟的经济制裁效果或将被打折扣。

  ■链接

  伊朗“坐观”叙利亚

  叙利亚局势动荡,巴沙尔·阿萨德政府备受压力。在叙利亚一侧,叙利亚“传统盟友”伊朗的态度,让外界关注。一些分析师判断,至少到目前为止,伊朗不急于作出选择,仍作壁上观。

  担心站错队

  路透社27日一篇分析文章点明,伊朗和叙利亚同为什叶派掌权,在反对以色列等地区问题上,伊朗与叙利亚“关系密切”。如果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倒台,伊朗或将在中东失去“最亲密盟友”。

  于是,在过去数月,伊朗在外交层面表明坚定立场,反对外部插手叙利亚内部事务,反对军事干涉叙利亚内政。

  但在一些分析师看来,外交言辞以外,伊朗并没有真正“力挺盟友”,并没有站入巴沙尔的阵营中。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朗官员承认:“伊朗采取观望政策……我们需要耐心,因为局势非常不明朗,非常敏感。”

  这名官员说,虽然在对抗以色列立场上巴沙尔政府与伊朗利益相通,但在叙利亚局势上,伊朗现在“选边站”不明智。

  伊朗政治分析师哈米德·法拉瓦什认为:“伊朗担心站错队……这段时期十分敏感,任何失误都可能引发负面效应。”

  做多手准备

  一些人认为,“多手准备”是个不错的选择。

  路透社分析,伊朗如选择继续支持巴沙尔政府,可打出“地区牌”,例如拉拢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联合打击以色列和美国利益,从而进一步拦阻外界介入叙利亚事务。

  驻德黑兰的一名外交人士说:“后台可能发生各种情形,伊朗会与黎巴嫩真主党或其他什叶派武装走得更近,以保持地区影响力。”

  另有分析师认为,伊朗不排除与叙利亚反对派合作的选项,如今“不站边”就是为了留出余地,以便今后接触。

  路透社甚至援引“谣言”报道,伊朗私下已经开始接触叙利亚反对派人物。

  当然,分析人士承认,就交往难度而言,伊朗更“偏好”巴沙尔掌权。分析师法拉瓦什说:“对于伊朗而言,一个什叶派盟友总比逊尼派掌权要好。”

  跟风土耳其

  在叙局势演变过程中,叙“昔日盟友”土耳其的态度骤然趋硬让伊朗“更加谨慎”。媒体注意到,土耳其立场转硬后,伊朗随后表态希望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达成谅解,甚至一度传出“谴责暴力”之类的言辞。

  最近一个多月,土耳其方面在叙利亚问题上“不断示硬”。从一开始作为阿拉伯国家联盟的代表赴大马士革游说叙利亚,到直接严词谴责叙利亚政府暴力镇压示威者,叙土关系见证了一段迅速降温的历史。

  路透社分析文章说,土耳其和伊朗都期望在新中东秩序建立过程中充分发挥自身影响力。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交人士说:“伊朗擅长于精明地利用地区冲突,例如巴以争端,为自己谋求利益。”

  ■反应

  我外交部发言人:

  阿盟框架内解决叙问题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8日表示,叙利亚问题应坚持在阿盟框架内解决,这符合叙利亚、阿拉伯国家及国际社会共同利益。

  洪磊是在当日下午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就阿盟通过对叙利亚的制裁决议做上述表示的。

  洪磊表示,希望阿盟与叙利亚从维护叙利亚人民根本利益、中东和平稳定大局及避免外来干涉出发,为结束叙利亚危机加强沟通和协调,妥善解决有关问题。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