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专家称法国或对叙利亚实施某种形式军事干预

2011年11月26日00:37央视《环球视线》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1年11月25日央视《环球视线》播出《叙政府内外压力日增 是战是和?》,以下是节目实录: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最近,国际社会关于叙利亚爆发内战的言论引发了世人猜想,这个中东国家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利比亚,一向强硬的阿萨德政府外有来自西方国家和阿盟的巨大的压力,内部有声势日益浩大的反对派的挑战,日子确实一天比一天紧。那么,叙利亚是正在滑向战争吗?

今天请两位嘉宾一起跟我们来探讨,首先是我们的特约评论员宋晓军先生,另外一位是中央党校的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教授高祖贵先生。

首先还是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相关的新闻背景。

(播放短片)

解说:

随着叙利亚局势不断发酵升温,以法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频繁同叙利亚国内反对派接触,叙利亚是否会遭到西方国家的军事干预,反对派的武装力量会扮演什么角色,都成为国际社会关心的问题。

“不胜则亡。”这是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在网络上打出的行动口号。最近一段时间,频频对于重要军政机构发动袭击的自由军,将社交网站当成他们宣誓战果的窗口。

据媒体了解,这支看似神秘的武装力量,其实缺乏武器,联络不畅。有些武器甚至要从黑市上购买,在一些西方国家看来,目前的叙利亚反对派组织还没有显现出能够推翻政府的潜力。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反对派想难以得到外国向其提供资金或武器的支持。

24日,法国外长朱佩在巴黎同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人员举行会晤,并表示法国希望继续帮助叙利亚国内反对派,并考虑在叙利亚建立“人道主义走廊”。而值得注意的是,同法国在利比亚问题上的不同之处是在谈到军事行动时,法国外长朱佩表示军事手段并不在法国的议程之上,法国也没有对此进行研究。朱佩还谈到,军事行动会引发叙利亚的内战。而这将会使叙利亚的局势更加恶化。

当天,阿拉伯国家联盟在埃及开罗召开部长紧急会议,要求叙利亚政府最晚在25日签署允许阿盟向叙利亚派遣观察团的协议,否则将考虑对其采取经济制裁,而半岛电视台也评论称,巴沙尔·阿萨德面临来自阿盟的最后期限。

面对多方的压力,叙利亚政府军开始在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增兵,而已经宣誓战斗到底的巴沙尔·阿萨德将采取怎样的动作,是妥协还是继续强硬,这些都成为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焦点。

有分析人士称,作为中东的心脏,叙利亚局势接下来的一举一动,可能都会牵动整个中东地区的神经。

水均益:

刚才短片当中也提到了法国外长朱佩的一番表态,在这儿也有他的一段同期声,我们也来听听他具体的一些说法,一起来看一下。

(播放短片)

朱佩 法国外长:

这涉及政治,我们会继续帮助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我们也在同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相关人员保持联系,根据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的需求,我们会同欧洲的伙伴们,就是否需要采取人道主义行动进行探讨,以帮助叙利亚人民脱系痛苦,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人道主义走廊”或者“人道主义地区”吗?对此我们将会认真研究,我会请求欧盟将此事提上议程。

水均益:

之前我们也看了一些报道,法国情报部门正在土耳其一带对叙利亚的军事反对派自由军进行训练。但是我想问一下宋先生,你怎么解读朱佩所说的搞人道主义走廊,事先有记者说你的走廊是纯粹人道主义还是需要有部队来护送,他说不排除用军事的方式来护送,这等于把军事色彩也融到这里边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正在评论:法外长表态透露什么信息?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其实,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整个的爆发有一个很大的背景是美国这块石头压不住了。由于2008年金融危机,当然一系列的问题。总之,美国的后退使得这块石头掀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地方出现一个真空,新的领导没出现的时候,无论是利比亚还是叙利亚一定要出这个头,要充当政治上的领导,经济上的砣子在德国的手里,法国原来又是叙利亚的殖民者。

在2006年,原来阿萨德他爸的老臣哈利姆总统也跑到法国去避难,这一次也说要怎么样?

水均益:

对。

宋晓军:

要重返叙利亚等等。法国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他在欧洲混老大,一定要拉住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土耳其。它非常希望在土耳其方向上设置隔离区或者安全区来建立一个走廊,这样法国就充当了整合者的角色。第一它了解叙利亚,第二它在这块地方,欧亚这一块交界之处它仍然要当老大,这一块地方下边就是俄罗斯的油田等等,这一块将来也是一个好地方,有点儿像美国必须要重返东亚一样,这块地方要真正整合好也是个聚宝盆,法国眼睛看得其实是很远的。

水均益:

高先生,现在很多媒体在解读说法国的态度是在传递一个信号,不排除以某种形式对叙利亚使用武力或者说军事的手段来介入叙利亚的局势,这个信号有多强?

高祖贵 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这个信号现在不是很亮,但是存在。到现在为止,从朱佩的表态里面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反对派,他接触各派,其实他就想整合现在的反对派。现在叙利亚至少三大派别还没有整合起来,还没有像利比亚一样。如果和利比亚相比,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派别。

水均益:

对。

专家观点:整合反对派是目前法国的首选

高祖贵:

所以现在法国在做这个事情。但同时第二个事情是人道主义走廊,这个东西它要做,而且它不排除通过军事手段保护这个走廊。一提人道主义、保护平民就让我们想到利比亚也是这样一个借口开始的。

水均益:

一样的模式。

高祖贵:

一样的模式。

水均益:

对。

高祖贵:

如果说人道主义的走廊遭受到攻击的情况下,那种情况法国外长朱佩表态可能就会变了。现在是战还是和?这个时机并没有成熟,当时利比亚的局势是发展到了班加西被围困,赛义夫说我再过24小时就要东进班加西。

水均益:

要屠城。

高祖贵:

那个时候法国做出一个决定就是采取军事行动。

水均益:

所以您的感觉是现在叙利亚还没有到这样一个临界点?

专家观点:某种形式的军事干预可能发生

高祖贵:

它没有到这个临界点,而且似乎法国要等时机成熟,一旦时机成熟法国绝对不会手软的。

水均益:

现在叙利亚的反对派也好,包括阿盟,刚才宋先生也提到了,土耳其的态度高调就是说不行了,现在叙利亚的局势很乱,有很多逃难的人逃到边境,现在的生活非常的窘迫,必须马上实施人道主义救援,这是推动法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来插一杠子的很好的机会呢?

专家观点:土耳其将发挥更大作用

高祖贵:

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和借口,现在有了一个很好的决策,刚才宋先生提到了土耳其。如果说下一步要出现任何解决方案,土耳其可能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别忘了土耳其它是中东国家,它是伊斯兰国家,它也是北约成员,在利比亚的局势最后关键点上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到现在为止,土耳其边境上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假定有某种军事行动,恐怕不是来自于欧洲而是来自于土耳其。所以正是由于此,叙利亚也在它的这一侧加强了很多准备,有些报道说埋了很多坦克做了很多埋伏,挖战壕做攻势,做好了会来土耳其进攻的这种准备。

水均益:

刚才给大家介绍了实际上叙利亚还面临着一个很大的压力,实际上今天晚上北京时间7点钟已经过了。

高祖贵:

对。

正在评论:阿盟向叙发出最后通牒

水均益:

之前阿盟给他了48小时的最后通牒,我们这个协议你必须要接受,其中包括你要允许我派几百个观察员到那儿去监督你的停火。但是期限过了,大马士革现在风平浪静,一点儿动静没有,刚才我们也联系了前方的记者,前方的记者说现在市面上一切很正常。宋先生怎么解读叙利亚阿萨德这样的回应,以无声来回应现在的风暴。

宋晓军:

他爸爸就是这样,玩平衡的高手,甚至当时戈兰高地1000平方公里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丢了,他也没再招惹以色列,因为后来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及先被赎买了,它马上就不再出头了,它在这里面平衡玩的是非常好的。另外他也知道对手是各怀鬼胎,各怀自己的利益,比如说现在沙特是希望借此事冲击什叶派,因为沙特被什叶派所包围,一个是巴黎,我们知道前一段闹事沙特派了坦克。

另外沙特东部地区的油田区有200万什叶派,那就是伊朗、叙利亚控制的,再加上整个什叶派的,沙特是想通过这个事把什叶派切割掉。法国是拉着土耳其重返这块地方,因为欧盟之所以坚持欧元不垮,它未来的劳动力就来自于这个地方。

水均益:

对。

宋晓军:

欧洲人是不干活的,生孩子也少,将来这块是个大市场,通过欧元辐射到俄罗斯,所以都有各自的利益。但是阿萨德不傻,他知道你们未必能统一,土耳其是要奥斯曼帝国重回几百年年的辉煌,你们三家是三岔子这一块。

水均益:

所以这时候我正好跟你们玩这个。

宋晓军:

我就不出声看你们怎么整合?所以说他像他爸一样,最后的办法是沉默。

正在评论:叙利亚反政府军实力几何?

水均益:

当然了,还要继续来关注事态进一步的发展,阿盟下一步能够打出什么牌来制约叙利亚。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今天英国广播公司的一篇报道说,他们的记者化妆进入到了叙利亚,发现叙利亚反对派有这种更加武装化的一种倾向,包括越来越多的士兵从政府军里面叛逃过来,很多的叙利亚自由军也搞到一些武器武装自己,有点儿像当时的利比亚了,班加西那些人已经开始拿起枪了,这次的霍姆斯这些人开始已经有枪了,以武力的方式在和叙利亚的政府军在对抗。

高先生,当然我们无法从现场知道,现在叙利亚的反对派是一种什么状态?

高祖贵:

从它的军事力量上来说,确实是有的说法不一,有人说1.5万人,有人说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人。但是力量大小现在并不重要,它的武器装备似乎也不重要。现在总是把叙利亚和利比亚相比,事实上利比亚起初的时候,也说利比亚的反对派是乌合之众,打不起来。现在一个最重要的变数不在于它们本身的力量,如果靠他们本身力量和叙利亚政府去对抗,没有胜利的希望,现在最大的力量还是外部力量。

如果说当西方、当美国、当北约决定要扶持它,现在给它训练、给它提供一些武器,设防或者收买一些军官反叛过来。慢慢会扶起来的,特别是局势进一步发展下去,现在美欧已经很明确了,你必须下台。

水均益:

对。

高祖贵:

如果找不到软着陆这种方式把它扶起来,最后走向内战找一个方式把它干掉,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现在似乎美国人还没有想好,战的时机还没有成熟,它正在等到内部的条件慢慢成长起来之后,它们来做一个截断。

水均益:

所以不管怎么说,叙利亚的这台戏还在上演当中,有可能未来还会存在很大的变数。

好,我们这个话题就谈到这儿,我们《环球视线》马上继续。

(央视《环球视线》)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