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瞭望:阿盟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新角色

2011年11月26日16:14《瞭望》顾正龙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由于有利比亚的前车之鉴,阿盟很难同意外国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但自身又缺少解决成员国危机的手段和权威。

文/顾正龙

阿拉伯国家联盟外长特别会议11月16日正式确认中止叙利亚的阿盟成员国资格,从而使叙利亚成为今年以来继利比亚之后第二个、阿盟历史上第三个被中止成员国资格的国家。

阿盟外长是根据此前在开罗召开的紧急外长会议上通过的一项决议作此宣布的。这项决议内容还包括:对叙利亚实施经济与政治制裁;若叙利亚不能执行阿盟提出的和解协议,阿盟将开启与叙利亚反对派的对话;呼吁阿盟成员国根据主权决定是否召回驻叙利亚大使。

这项决议是其1945年成立以来所发表的干预成员国事务最强硬的一份声明,俨然是最后通牒。此举表明,阿拉伯世界作为一个整体对叙利亚施加压力,起了西方国家无法取代的作用。阿盟从“调停者”到“施压者”的角色变化,引发叙利亚政府强烈不满。叙利亚驻阿盟代表指出,“阿盟是按美国人的命令行事。”美国《华盛顿邮报》则赞赏道,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游戏规则正在发生改变。此项举措表明,阿盟从统治者和铁腕人物安睡的温床,转变成了更具活力的地区联盟。

分析人士指出,阿盟中止叙利亚成员国资格的重要性在于,阿拉伯国家对巴沙尔政权逐渐形成了一致反对立场的同盟,终于消除了阿拉伯世界对这个政权的庇护,不仅谋求施压并要孤立该政权,而且将越来越多地着眼于后巴沙尔时代的叙利亚。阿盟公开与叙利亚对立,将为联合国安理会对巴沙尔政权实施制裁扫清道路,为国际社会向叙利亚政权施压创造条件。阿盟的决定还可能有助于团结叙利亚反对派,并产生“激励和融合”作用,叙利亚越来越接近暴力推翻政权的时刻。

阿盟所以在叙利亚问题上“变脸”,一是对叙未能履行旨在结束对抗议活动长达8个月血腥镇压的阿盟和平计划感到失望。阿盟方面称,4个月来,阿盟一直就停止暴力流血事件问题与叙政府保持接触和磋商,但这些努力都没有取得成效,叙利亚政府未能兑现承诺,因此只能被迫作出这一决定。

二是阿盟孤立叙利亚的决定旨在拉近与阿拉伯民众的距离。阿盟成员国担心公众指责他们在制止屠杀方面毫无作为,也担心自己会被指责为叙利亚的同谋,还担心自己的国家也会出现一些声援叙利亚人的游行示威。他们既担心自己的国家会受到动荡的冲击,同时又担心在这场谴责叙利亚的行动中,土耳其会成为唯一的获益方——土耳其早在几个月前就与叙利亚断交了。阿盟的这一决定可以使阿拉伯国家政府能对未来的威胁有所预防。

三是在伊朗核问题再次成为焦点话题时,叙利亚局势走向至关重要。长期以来,叙利亚一直是伊朗的坚定盟友,美国对付伊朗政权并非易事,从扫清其周边盟友入手不失为一种选择。阿盟在这个时候,突然对叙利亚展现强硬一面,打击与伊朗保持同盟关系的叙利亚,等于抑制伊朗在本地区的影响力。如果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挺过这场危机,他与伊朗齐心协力的意愿将有增无减,特别是美军于今年底要撤出伊拉克,将导致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大增,那将形成一道连贯的伊朗影响力弧线,沿沙特阿拉伯北部边界和土耳其南部边界从波斯湾延伸到地中海。这是大部分阿拉伯国家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巴沙尔政权如若倒台,将给伊朗的影响力弧线制造一道隔离带,而这与欧盟以及美国的战略利益不谋而合。

联合国大会下属的人权委员会11月22日通过一项决议,强烈谴责叙利亚当局持续不断、严重而有计划地侵犯人权行为,包括肆意杀戮、滥用武力以及对抗议者和人权维护者的迫害。叙利亚则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决议等于是向大马士革“宣战”。叙利亚的强硬态度,置阿盟于两难境地。阿盟一位官员表示,阿盟将继续就叙局势召开紧急会议,很有可能通过制裁叙利亚的决定,并强调如暴力活动在决定生效后仍不能停止,阿盟将转向联合国寻求帮助,而这将意味着叙利亚问题国际化,甚至导致军事干涉。

尽管如此,不论是叙利亚还是阿盟,双方迄今表态多少都还留有余地,并没有把话完全说绝。阿盟决议并未提及在叙利亚设立“禁飞区”,仍希望叙利亚问题能在阿盟范围内得到解决,希望叙利亚政府改变立场,与阿盟合作解决目前危机。阿盟秘书长阿拉比11月13日也曾表示,“承认叙利亚反对派时机尚不成熟。”这说明阿盟没有把门关死。

分析人士注意到,阿盟秘书长阿拉比11月24日收到叙利亚外长穆阿利姆的信函,称叙利亚同意阿盟向其派遣观察团的协议草案。但又有消息说,叙利亚24日送交阿盟部长级委员会的一封急件中说,叙利亚将暂缓派出赴开罗签署该协议的代表,直到阿盟部长级会议结果公布后。此前,叙利亚曾对阿盟观察团计划提出18条修正意见,遭阿盟驳回。分析人士认为,近来叙利亚政府不断受到来自西方的巨大压力,同时国内反政府势力活动日益频繁,经济形势急剧恶化。因此,面对阿盟派遣观察团的要求,叙当局恐怕除表示接受外并无太多选择。

长期以来,阿拉伯国家很少能在重大问题上达成一致,这次在叙利亚问题上虽然达成了一致,由于有利比亚的前车之鉴,阿盟很难同意外国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但自身又缺少解决成员国危机的手段和权威。如何解决目前的危机,是对叙利亚,也是对阿盟和国际社会的严峻考验。

(作者为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