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想当中东老大

2011年11月21日08:49浙江在线-钱江晚报[微博]尹维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想当中东老大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最近火气有点大。2011年11月2日,德国媒体刊登了一篇对他的专访。访问中,他尖锐地批评德国总理默克尔,指责她不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德国本来能做更多的事,我们非常积极地对待德国,但德国让我们失望。”此前,埃尔多安在联合国大会上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相遇,两人也是有过一番唇枪舌剑。奥巴马对埃尔多安说:“你在保护伊朗。”埃尔多安马上回敬说:“你是以色列的律师,你为以色列辩护,在保护它。”

埃尔多安在国际舞台上本不怎么引人注意,但在西亚北非局势发生变化以后,土耳其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随着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世俗化专制政权相继垮台,温和伊斯兰势力卷土重来,埃尔多安从中看到了领导中东的机会。土耳其世俗化程度很高,其经济发展、与西方关系也都不错,完全可以成为埃及等国发展的“样板”。在这种情况下,埃尔多安行事高调起来。

土耳其的“异类”

1954年2月26日,埃尔多安出生于黑海地区里泽省的一个贫困穆斯林家庭。小时候,他曾在足球场里当小贩,靠卖糖果挣零花钱。上中学时,他靠打工解决自己的生活费,为父母分忧。1973年,他毕业于马尔马拉大学经贸学院,很快踏上了从政道路。

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交界,国民大多为土耳其族。虽然99.8%的人信奉伊斯兰教,但世俗化程度高,也不是阿拉伯国家。不过,埃尔多安算是国内的“异类”,宗教感情强烈。年轻时,埃尔多安积极主张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并曾加入主张政教合一的土耳其繁荣党。1998年1月16日,繁荣党被土耳其宪法法院取缔,埃尔多安就和其他成员一起转入土耳其美德党,并任伊斯坦布尔党部主席。在一些公开集会中,埃尔多安高声朗诵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诗。1998年4月,他被土耳其国家安全法院以“发表煽动宗教仇恨言论”为由,判处了10个月监禁,5年内不许从政。2001年8月,美德党也被宪法法院取缔。

政党两遭取缔、本人一次入狱,并没打消埃尔多安的政治野心。他随后创建了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自任主席。2002年11月,正义与发展党赢得议会选举,随即着手修改宪法条款,推翻了限制埃尔多安从政的判决。2003年3月,埃尔多安当选议员,该党副主席居尔马上辞去总理一职,给埃尔多安让位子。2007年和2011年,该党又两度赢得议会选举,埃尔多安也顺利连任。

埃尔多安的成功,靠的是土耳其经济不断增长,失业率持续下降。同时,土耳其努力亲近西方,从1987年就申请加入欧盟,1999年获得候选国资格,2005年开始入盟谈判,只不过现在也没成功。其中一个原因,在于欧盟不敢“向北非和中东延伸”。欧盟一位官员2004年就说,如果让土耳其加入欧盟,欧盟就将崩溃,“土耳其在历史上始终意味着另一个大陆,永远与欧洲不同。”当不少土耳其人看到自己的穆斯林身份始终难以被西方认可,便转而支持埃尔多安和他领导的政党。

利益中的取舍

中东各阿拉伯国家也并不把土耳其当“亲兄弟”,充其量出于宗教考虑认它为“堂兄弟”。埃及等国持续的动荡,让中东失去了主心骨。埃尔多安没犹豫,决定先拉住埃及。

9月12日,埃尔多安访问埃及,成为15年来第一位访埃的土耳其总理。埃及人对这个“堂兄弟”也很好奇,给了他“英雄般的欢迎”。开罗街头竖起巨大的欢迎标语,民众热烈的掌声让埃尔多安红光满面。在开罗大剧院,他发表了对“全体阿拉伯民众”的讲话,称土耳其与埃及是“兄弟”,他还用阿拉伯语说“埃及和土耳其是同一只手”。这让刚刚经受了动荡的埃及人感到了温暖。两国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

除了埃及,埃尔多安还访问了“革命”后的突尼斯、动荡中的利比亚,甚至公开声称希望访问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控制下的加沙,还支持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分析人士称,埃尔多安这是要带土耳其“转轨”,放缓融入西方,转而寻求中东老大的地位。

不过,在中东立足,除了要拉拢阿拉伯国家,还要搞定以色列。2010年,以色列海军突袭国际人道主义救援船,造成多名土耳其人丧生。此事造成两国关系越来越僵。今年9月7日,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海军将加强在东地中海的巡逻,并对以色列进行更多“制裁”。人们相信,埃尔多安对以色列的强硬表态,只是改变中东政策的重要一环。

其实,土耳其和埃及在过去几十年是以色列最坚定的穆斯林盟友。土耳其1949年就承认了以色列,是第一个与以色列建交的穆斯林国家;而埃及则在1979年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阿拉伯国家。土以是重要的军火交易伙伴,也一度在彼此的领土上进行联合军演。埃尔多安这时候准备抛弃以色列,一来可以加大自己在阿拉伯国家内的影响力;二来在埃及与以色列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土耳其要拉拢埃及,也要做做样子。

要把叙利亚当舞台

埃尔多安也是脚踏两条船。他虽然貌似要“牺牲”与以色列的关系,但又同时做出制裁叙利亚的决定,这和西方国家的想法是一致的。

随着利比亚战事的结束,叙利亚及伊朗成为西方国家新的“攻击目标”。埃尔多安对叙利亚局势也十分“热心”。有专家称,土耳其内部认定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两年内会倒台,并担心叙利亚动荡会威胁本国安全,所以积极介入。由于叙利亚地理位置敏感,西方直接出面干涉并不容易,这也给了身为北约成员国、又是穆斯林国家的土耳其更大的用武之地。

今年7月,叛逃到土耳其的叙军上校阿萨德组建了“叙利亚自由军”,并在9月合并了一个自称“自由军官运动”的组织,实力大增。11月初,阿萨德在土耳其接受采访时说,叙利亚22万名政府军中,有1.5万人已经叛变。“叙利亚自由军”有1万多人,分18个营,“恳请”国际社会为他们提供武器装备。虽然土耳其官员称,庇护阿萨德等人“纯属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但人们相信,在叙利亚局势发生变化的时候,埃尔多安会让这批人发挥作用。

埃尔多安会成为未来中东的盟主吗?中东媒体对此说法不一。

阿拉伯世界向来“山头”林立,历史上有不少国家领导人都曾试图要当老大,但都没成功。连“自己人”尚且不能如愿,多少有些“外人”之嫌的埃尔多安更难被接纳。但人家有想法,谁又能阻止得了呢?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