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广州日报:阿拉伯不再有劳伦斯

2011年11月24日04:14广州日报周庆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广州日报:阿拉伯不再有劳伦斯

周庆安,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公共外交研究室主任

中东国家叙利亚的事态发展到目前,虽然还没有失控,但已几近失控的边缘。近期叙利亚军警和反对派民众的冲突快速升级,反对派武装甚至开始攻击一些重点机构,比如警察局和复兴党总部,可以被看成是大张旗鼓的一种展示。

坦率说,现在叙利亚内部传出来的消息是碎裂的,因为大量记者被禁止入境。但从之前埃及、利比亚、也门的态势发展来看,叙利亚正面临重要的关头。说这个时候重要,不仅是因为目前叙利亚内部的骚乱愈演愈烈,而且是因为目前联合国主要国家正面对是否制裁叙利亚的艰难抉择。美国和北约在利比亚的胜利增强了干预的信心,而俄罗斯军舰虽然即将开抵叙利亚附近,但能有多大作为,还是一个未知数。

历史常常有惊人的巧合。每个人在历史转折关头,都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例外,但历史往往证明这种例外发生的概率极低。叙利亚目前局势不明朗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领导人巴沙尔十分强硬,比穆巴拉克更强硬;二是叙利亚反对派并未形成真正的武装力量,不如利比亚班加西成长起来的反对派。所以这种拉锯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但是从近期的情况来看,巴沙尔要完全从街头革命中脱身,难度已经很大了。毕竟街头革命一旦开启,民众的诉求会在短时间里爆炸性地释放,之后进入漫长的喷发期。这就好比是一座火山,喷发之后还会外流一段时间,但是很难快速冷却下来。叙利亚的复兴社会党交权与否,巴沙尔可选择的余地已经很少了,这可能只是个时间问题。但交权的过程和方式,还是巴沙尔能够掌握主动的空间。

叙利亚再一次要证明的是,这种社会的转型一旦进入以暴制暴的阶段,就会蔓延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转型的爆发方式不同而已。埃及是广场革命,利比亚是内战,也门是反叛和街头运动交织,叙利亚也类似。而政治强人再强硬,一旦进入这个过程,也只能随波逐流,唯一可以掌控的,就是摆出何种身段示人而已。

很多人都看过一部著名的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劳伦斯帮助阿拉伯联军率先收复的,正是叙利亚今天的首都大马士革。2005年我在大马士革的时候,仍然能够感受到这个城市千年以来的坚如磐石和悠久历史。但即便如此的大马士革,也曾经多次陷入历史的吊诡。对于劳伦斯也一样,他攻下的大马士革,最终因为西方的干预而没有成为他梦想的阿拉伯。他骑着摩托车离开,半个世纪后也不会再回来。明天的大马士革,能成为劳伦斯的梦想之地吗?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