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和静钧:赛义夫等犯下反人类罪 难逃正义审判

2011年11月24日03:49时代周报和静钧我要评论(0)
字号:T|T

  和静钧

  近几天,有三起审判引人注目:一个是已结束的审判,一个是正在进行的审判,最后一个是即将到来的审判。

  11月21日,日本最高法院驳回奥姆真理教成员远藤诚一的上诉,维持死刑判决,从而实际结束对这一邪教所有被告的司法审理,调查和审理累计耗时近17年。最高法院主审法官金筑诚志宣读判决书,认定远藤的“一切罪行意在保护奥姆真理教,罪行残忍,没有人道,前所未见”。

  1994年6月27日,奥姆真理教在日本长野县松本市试验沙林毒气,致使6人死亡,大约600人受伤;1995年3月20日在东京地铁放沙林毒气,致死12人,致伤5500人。奥姆真理教189名成员受到指控,包括教主麻原彰晃在内,共13人被判处了死刑。可以预计,随着司法审判的结束,接着就面临集中的死刑执行期,这13名罪恶分子,将被推入行刑室。

  而在柬埔寨,21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联合国设在柬埔寨的国际特别法庭宣布,就3名前红色高棉领导人于执政期间犯下的反人道杀戮等罪展开听证。法官诺恩表示,波尔布特政权第二号人物、前人民代表议会农谢、前国家主席乔森潘和前副总理兼外长英萨利,涉嫌犯下反人类罪和种族屠杀罪等。若不是首恶波尔布特13年前被软禁期间突发心脏病而亡,今天站在被告席的应该是“四人帮”。

  在他们执政期间,在短短的1975年到1979年统治期间,就造成了300万柬埔寨人民的死亡,他们或死于饥饿,或死于奴役,或死于酷刑,或死于未经审判的处决。“S21监狱”一夜处决1.5万名政治犯,其恶行也令纳粹分子希特勒自叹弗如。

  这一场期待已久的大审判,将会对柬埔寨民众直播。即便这些被告都已年过80,有的可能在庭审未结束时就会去世,甚至最后的结果是这三人无人最终被判刑就归西了,但他们被诉至公正的法庭这一本身,足以令柬埔寨人民看到法律与正义的力量。只有所有的罪恶得到法律的公正清算,才会迎来社会的真正进步和民族和解。

  而这几天前,潜伏在利比亚西南边境、伺机逃往尼日尔的卡扎菲次子赛义夫,已被“过渡季”武装抓获。赛义夫应该庆幸,他没有被愤怒的民众当场打死,没有落入其父与兄弟的悲惨命运。他被捕后,被带到津坦城,面临着在何处被审判的问题。

  设在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以反人类罪全球通缉赛义夫,目前来看,赛义夫面临两个管辖权的选择:进国际刑事法院,步入漫长的审判,但没有被判处死刑的可能;留在利比亚国内受审,依利比亚主权原则,利比亚国内法院获得对他的管辖权,依国内法律,一旦反人类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死刑。

  据报道,赛义夫对“过渡委”武装说,只要放了他让其逃到尼日尔,他可以给“过渡委”20亿美元,而“过渡委”认为,只要抓获赛义夫并对他进行公开和公正的审判,就将有利于“过渡委”领导利比亚,只要利比亚稳定下来,利比亚一个月内的石油出口,就足可以为国家挣回20亿美元,“过渡委”对赛义夫的“报价”嗤之以鼻,断然拒绝。

  一个人既不是商业巨子,也不是世袭皇族,一出手就能甩出20亿美元,一覆手就能机枪大炮狂杀老百姓,体制使然矣。赛义夫枉获伦敦政治学院博士学位,在体制与血缘的封闭下,他成为“卡扎菲第二”。在管辖权竞争中,国际刑事法院会力争在海牙审判,但也会充分尊重主权国家的司法管辖优先权,那些赛义夫会在海牙抖出与西方政要交易内幕的猜测,并不是国际刑事法院不想力争管辖权的主因,因为一个罪人在其犯罪地方、当着被害人的面得到审判,其意义远远大于执法本身。

  麻原彰晃、农谢、赛义夫的共性,在于未加选择地滥杀民众,只是农谢和赛义夫动用了政权与政党的力量,罪加一等,犯下反人类罪,犯《罗马规约》之重罪,而麻原彰晃及其同伙,则以民间宗教为幌子,避开了反人类罪的追索,但避不过杀人罪、非法制造武器罪等普通刑事罪名,同样罪大恶极,被日本国内法庭处以极刑。不论罪名各异,其手法却是同一的,目的也是一个,排斥异见、异己到排斥异族、异教,最后成为人性丧失的魔鬼。“反人类罪”的提出是基于这样的观念:人类是一个平等的、和睦共处的大家庭,人们不分国家、种族、文化信仰、阶层、性别都应享有公平、自由与尊严的基本人权,“反人类罪”是人类文明突破狭隘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偏见的发展成果。

  波尔布特、卡扎菲因死亡而侥幸逃过了正义的审判,但赛义夫及红色高棉残余分子注定是逃不过这一关的。滚滚历史潮流,顺者昌,逆者亡。

  作者和静钧系国际政治文化研究者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