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刘中民:中东变局伊斯兰主义面临治理能力挑战

2011年11月24日03:01东方早报[微博]刘中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刘中民:中东变局伊斯兰主义面临治理能力挑战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

  中东变局为伊斯兰主义力量通过民主选举方式进行政治参与、谋取国家政权,提供了更宽松的政治环境和更大的现实可能性。在中东政治转型的过程中,伊斯兰主义既有可能成为中东政治转型的建设性因素,也有可能成为中东政治转型的破坏性因素。

  伊斯兰主义在学界又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政治伊斯兰”。但由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政治伊斯兰”等术语均产生于西方语境,并遭到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抵制,在中国主流学界近年来多使用“伊斯兰主义”的概念。在传统意义上,伊斯兰主义泛指在中东伊斯兰国家要求以伊斯兰教净化社会,以重建实施伊斯兰教法(沙里亚)的伊斯兰国家为目标的社会思潮与社会运动,并尤以1928年在埃及成立的穆斯林兄弟会及其分支组织最具代表性,伊朗现政权、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等也被归入此列。

  自2010年底中东变局发生以来,借势而起的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突尼斯伊斯兰复兴党、利比亚的伊斯兰解放团等组织在中东转型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在已经结束的突尼斯制宪议会选举中,伊斯兰复兴党取得了40%的选票,因具有相对优势获得了组建联合政府的权利;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此前声称有信心取得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40%~50%的选票;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声称将推行伊斯兰教法,无疑是为了争取伊斯兰力量的支持。因此,在已经发生政权更迭的北非三国,均呈现出了伊斯兰主义力量坐大的发展趋势。

  中东变局发生以来,西方十分担忧伊斯兰主义借民主革命掌权,进而使中东变局重回“伊斯兰主义绑架民主”老路——如西方眼中2006年哈马斯在巴勒斯坦大选中的胜利。而穆斯林兄弟会、伊斯兰复兴党等伊斯兰主义组织也正在从最初的观望转向目前的积极参与,并正在政治理念和活动方式等方面进行积极的变革与调整。因此,伊斯兰主义力量已成为影响中东变局走向的重要因素。这里主要澄清三个问题。

  伊斯兰运动并未主导中东变革

  从中东变局缘起的层面看,中东变局的性质并非伊斯兰运动,伊斯兰主义也不是中东变局的主体力量。

  从性质上来说,中东变局是一场席卷阿拉伯世界的地区性政治与社会运动,它是继20世纪50~60年代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70~80年代的伊斯兰复兴运动之后发生的第三次地区性的政治与社会运动,增强民主、改善民生构成了其主要政治诉求,民众和政治反对派以推翻现政权为目标的政治抗议浪潮构成了其典型表现形式。但具体到不同的国家,其具体性质和表现形式有所不同。

  因此,从中东变局的性质和特点来看,伊斯兰主义的传统主张并未能主导阿拉伯国家政治变革的性质。民主和民生构成了中东变革的主要政治诉求,而不是伊斯兰主义所主张的重建伊斯兰国家,实施伊斯兰教法等政治要求。此外伊斯兰主义力量也未能成为中东变革的领导力量,穆斯林兄弟会等伊斯兰组织多经历了从最初观望到中期跟进,再到积极参与的过程。

  伊斯兰力量面临治理能力挑战

  中东变局既为伊斯兰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历史机遇,同时也使其面临严峻挑战。

  从某种程度上看,伊斯兰主义运动对当前中东国家政治转型的参与,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温和的伊斯兰组织合法政治参与的继续,区别只在于中东变局为其通过民主选举方式进行政治参与、谋取国家政权,提供了更宽松的政治环境和更大的现实可能性。在中东政治转型的过程中,伊斯兰主义既有可能成为中东政治转型的建设性因素,也有可能成为中东政治转型的破坏性因素。

  在中东国家政治转型过程中,倘使有部分伊斯兰力量(如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突尼斯伊斯兰复兴党)能够以民主方式主导国家政权,它们能否取得成功将取决于它们能否应对以下挑战:

  首先,伊斯兰主义能否破解“伊斯兰主义绑架民主”的困境,积极探索出具有自身特色的伊斯兰民主;其次,伊斯兰主义能否提出解决伊斯兰社会经济困难的可行的方案和手段;再次,伊斯兰主义能否实现对部落、族群、家族等传统社会力量的整合,避免大规模的社会冲突;最后,伊斯兰主义能否理性处理与外部世界尤其是与西方的关系,使中东国家融入国际体系并从中受益。

  伊斯兰主义新特点

  为适应在未来的中东政治转型,伊斯兰主义力量正在进行深刻的自我改造,其发展趋势呈现出诸多新特点。

  第一,伊斯兰主义的民族化。伊斯兰主义运动的泛伊斯兰主义色彩将进一步淡化,伊斯兰主义组织将逐渐抛弃否认民族国家合法性的立场,不再强调重建“乌玛”(宗教共同体)的政治目标,其主要关注点将集中在民主、民生等国家内部的问题。

  第二,伊斯兰主义的社会化。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突尼斯伊斯兰复兴党之所以赢得了一定的民意基础,其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对社会建设的积极参与。突尼斯“伊斯兰复兴党”的领导人拉西德·加努西(Rachid Ghannoushi)认为,清真寺、宗教学校、慈善机构都是伊斯兰社会的基本要素。

  第三,伊斯兰主义的温和化。在如何理解伊斯兰教、如何进行政治参与、如何对待西方等方面,伊斯兰主义的主张将日趋温和理性。在对伊斯兰教的理解上,伊斯兰主义将更加强调伊斯兰的理性精神,如加努西提出伊斯兰应该是“活生生的伊斯兰”,而不是“博物馆中的伊斯兰”;在政治参与方式上,伊斯兰主义将更加排斥以暴力手段夺取政权的激进道路,转而更注重走参与民主选举的和平渐进道路;在对待西方的问题上,伊斯兰主义有可能更理性地看待与西方的关系,改变过去一味排斥西方的做法。

  第四,伊斯兰主义的政党化。由于多数中东国家对伊斯兰组织直接参政有法律上的限制,伊斯兰主义组织将通过组建政党的方式进行政治参与(如穆斯林兄弟会组建的正义发展党)。早在1991年,加努西在接受埃及反对派报纸《人民报》记者采访时就指出,伊斯兰运动不该鄙视让自己成为一个党派,只有人民才能拥戴它掌握政权,并以社会的名义、伊斯兰和穆斯林的名义成为合法的代言人。

  第五,伊斯兰主义的多元化。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的伊斯兰主义、已经掌权和尚未掌权的伊斯兰主义、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伊斯兰主义、温和与激进的伊斯兰主义等多种复杂的差异,都决定了伊斯兰主义的多元化。总体来说,北非地区伊斯兰主义的处境要好于海湾地区。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