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地方站-上海 > 正文

朱敏:天使会看走眼,但是坚持自己是你!

2011年11月23日11:28腾讯上海站
字号:T|T

11月18日,2011全球创业周中国站开幕式暨天使投资峰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本次创业周以“汲天下智,铸创业力”为主题。

著名天使投资人,赛伯乐中国投资董事长朱敏在天使投资公开课中指出,创业就是做一件很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并且要不断坚持往前走,很多天使投资人并不是被我们打败而是被自己打败。

朱敏透露他做天使投资也曾错过一些好的投资机会,所以被大碗拒绝不要伤心,大腕说你不行并不是说你真的不行,创业者最大的是坚持,认准方向坚持下来,学会聪明的转弯。

朱敏:天使会看走眼,但是坚持自己是你!

赛伯乐中国投资董事长朱敏在2011全球创业周中国站现场

以下为 现场文字实录:

朱敏:

今天很高兴分享一下我的经验,希望可以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宁波读中学,中学还没有毕业,1969年到农村做 农民,改革开放开始跑到浙江农大拖拉机设计与制造,1984年到美国去留学。我从科学家开始,在1991年开始在美国 创办FL。1996年创办WebEx,2007年CISCO,在上海投资了通讯,2005年回到中国成立了赛伯乐中国投资,同时我 作为一个成功的人,希望支持更多的创业者成功,所以我们美国硅谷第一成立了易克拉姆。就是创业俱乐部,培养很 多的创业者,百度的李彦宏到我们那里听了之后充满激情到中国创业,做得非常成功。后来成立了华源科技协会,支 持中国的留学生创业者怎么在美国创业成功。这里面我们的体会,整个过程里面Webex早期有非常成功的天使投资人 ,再后来上市以前我们带来了很多投资多年的资源很多非常有名的公司都投到我们公司里面,从天使投资开始,一直 到后面的投资我们觉得分不开。

创业的过程就是做一件事很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需要做这样的事情的话,需要充满激情年轻的团队,而且某 种意义是无知与无畏的团队,第二个是不断坚持往前走。我认识很多所谓竞争对手不是被你打败的,而是他们不能坚 持住倒下来了,最后你坚持在那边,最后成功了。

过去三十年,特别是2005年回来的时候,希望在中国把VC这个行业可以做起来,看到跟硅谷比较,中国企业的 成长轨迹里面,它是在一个相当好的投资人的关注下成立起来的。企业的成长有两种过程,一种是自学成才,通过自 己的聪明一步一步出来,把创业企业做得很好,另外一种相当于进入学校一样,这里面我看到在硅谷风投起了非常好 的作用在里面。

这个里面我看了很高兴,包括《创业邦》在内,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打造科技创新的生态系统,使得整个创业环境 能够超过硅谷的创业环境,这里面在硅谷我们的体会是知名的大学,像斯坦福大学都是非常优秀的,这里面聚集了一 批世界各地过来的,愿意冒险充满激情的创意者,又有非常多知名风险投资公司,带来非常大的价值,有很多非常好 的研究机构,另外有一个服务的体系,包括律师和会计事务所,又是知名的企业,这个企业像思科(音)是非常典型 的例子,收购了几十个企业,企业做得优秀都愿意以比市场更高的价钱不断买,这里面做出了非常好的生态系统出来 。我觉得中国今天生态系统还在一个早期阶段,不断完善的阶段里面,这样的生态系统我觉得对于创业是非常好的。

这里面我在看一个企业的成长像一个孩子的成长,一个企业生出来的时候,就像一个非常小的婴儿一样,那个时 候希望好的天使投资人跟着你一起往前走,早期希望有早期的VC进来,中期希望有中期的VC进来,这些人的特点反 映在这里,早期的投资人可能是优秀的创业者,作为优秀的创业者对自己创业的过程非常的了解,有很多的帮助。早 期投资人可能是企业里面的高管,这些企业的高管对企业管理有非常大的帮助,再后面一点可能做管理咨询团队,这 样的投资带来市场,带来合作伙伴,这地方起来的过程,同时希望有不同的债权融资,所谓的科技银行,可以带来配 套的债,把资金可以迅速发展,这个过程跟培养运动员的过程很像,天使投资人相当于找到一个原始最早期的体重运 动员,教他基本的举重技术,怎么送到县体育队,接过来以后把他送到市队、省队、国家队,这就培养成为一个优秀 的企业家出来。

有一个典型的案例,美国的红衫资本创始人,他们两个人为了谈恋爱的需要,两个学校没有很好的联网,搞了一个 路由器出来,可以把邮件翻译过来,这就想出这个路由器希望,红衫资本看了这个机会,早期进了两百万美金,他们 很快在六年以内可以上市,通过红衫资本投资了很多很多企业,不断的并购,使得思科很快成为有万亿市值非常好的 全球领先科技企业出来。

我讲到VC很多人想VC创业需要钱,所以这个地方我觉得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因为一旦拿到谁的钱以后,钱的价 值完全不一样的,我认为最好的价值能够给你带来一种非常好的创业精神,这种精神每天充满激情带领创业团队享受 创业的艰辛和快乐。第二VC可以帮你公司股权可以做好,好的共享文化,一个公司之所以成功,是希望有非常多的优 秀人才,能够共同进入到创业过程里面。VC有很多实践经验,可以带来发展方向,专业模式,很多方面都带来价值, 这里我想给你们大家举两个我知道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我在硅谷的时候,看整个硅谷的文化,很多人讲硅谷创业,因为有了斯坦福大学的科技,硅谷有很 多钱,但是我认为这不是最主要的,硅谷最主要的东西创业精神和共享文化。

创业精神体现在硅谷人的评价和认可都是有没有创业,如果作为一个大公司的高管某种意义上看不起你,如果一 个很小公司的创业者对你很钦佩的,如果创业成功不管你人长得多丑,英语讲得多烂都觉得很伟大,像我这样对我非 常尊重,我觉得这个文化是非常简单的。

第二个是PartyTable里面很多股权的东西做得非常清晰,WebEx是我跟夫人两个人一起做的,我们像家族企业一 样,我发现做不大,找了印度人进来,我说进来把一半的股份给你,你跟我一起做,一个条件你跟我们俩夫妻一样不 拿工资一起做,第一次的股份做成这样,我们三个人融资进来大家投资一亿美金,另外我们来了非常多的高管和管理 团队,我们把其中的一半股份给团队,创始人占25%,管理团队25%,投资人50%非常好的共享东西,我觉得这种是 在中国做企业可以做大,可以把很多优秀人吸进来。中国的创业东西也是一样的,把齿轮部分做起来,这个齿轮除了 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政府的支持,政府的主导,因为国外不需要那个东西,在中国是很需要的。我讲做投资早期的经 验,这是我在2002年的时候,当年他们两个人拿斯坦福大学拿博士出来,这两个讲他们拿一张纸,希望拿到天使投资 ,当时好在不错,我给你们五十万美金投资,另外每个人借五万美金也投进来,六十万美金两个人高高兴兴回到杭州 创业,经过他们八年的努力,终于在2010年在创业板上市,我很高兴六十万美金现在变成十几个亿。

创新创业我们的体会,国内国外怎么能够做成一个大的创新的生产链出来,生产链中间孵化的过程还是非常重要 的,孵化过程里面怎么把所有的资源整合在一起,使得创业路上道路不会这么艰辛。这里面我们也在这方面希望做更 多的服务,所以我们也搞了很多创业服务孵化器平台出来,这个平台我们作为一个公益事业提供很多孵化器,使得他 们在创业服务里面希望给创业者带来更多的价值。

现场问答

提问:

朱总您好,我有一个问题,现在市场上有一些机会很好,比如像封面网站,甚至像如家这种酒店,我们一旦上市 场之后,我想问您刚出来的创业者怎么把握?

朱敏:

每一个创业者找到适合自己的东西,其中一个概念不能错,我们现在作为投资人,很明确看到这个东西是不是有 商业机会,第二个这个市场里面能不能建起竞争壁垒起来,如果没有能力建竞争壁垒,我建议找一个有竞争壁垒的, 看一下例子,浙江老乡很聪明的,他们找了很多非常小的细分市场,在细分市场里面做老大,不是找一个大的随便做 ,像团购一样,然后低门槛随时可以进的东西,好的市场特点不一定市场的规模很大,我建议早期的创业者,找一个 自己能做,自己建立起竞争壁垒,这个是最合适你做的。

提问:

您好,我叫孔祥融,来自上海理工大学一名普通的教师,我的行业是医疗器械和医疗信息化,第一问题很明显, 我请教一下朱敏老学长,在医疗器械与信息化这方面它的机会是如何的?应该如何看待这个产业。第二个问题因为我 是教师,也做一些辅导大学生创新的工作,我想看您在创新圈里面,我们研究机构和大学位置应该如何更好发挥它的 作用?谢谢。

朱敏:

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医疗仪器里面中国有很大的指挥,因为中国是制造大国,所以制造业里面医疗器械是很大的优 势,第二个我觉得你问我,它还是一个互联网怎么跟医疗仪器结合在一起,这样的领域我觉得很好,这里面一个特点 怎么做成非常简单,非常容易用得小的医疗仪器。这个医疗期可以大的服务在后面,做成整个互联网模式出来,把今 天医疗仪器整个产业有一个革命,我举个例子,我老是在想,比如现在大家看到的B超,做B超我跑到医院里面去,因 为医院里面给我B超做做,旁边有一个终端可以看B超什么东西,我认为这个模式多年前设计B超机因为没有互联网, 为什么不能把B超的头到处可以卖给人家,租给人家,同时把后台做成一个非常大的,

突然之间我觉得肚子疼拉到医院,医院不行又拉回家里,这种东西为什么把B超拉到家里,偷偷自己看看孩子怎 么样,我觉得这个医疗机械是非常好的机会。这些研究机构怎么参与,我想谈到在美国天使投资,很多人把它看做某 种形式的慈善,每一个某种意义上成功的人,都有责任支持做天使投资,天使投资不是抓紧花你的钱,你的钱可能一 万,五万,可是你带来在人生很多价值怎么体现到年轻创业者身上,我想我们的教师也好,择业人员都是社会非常有 经验,怎么投身劳动天使投资行业里面,我们有更多的天使投资俱乐部,天使投资网络合作,怎么把年轻人创业进一 步发挥起来,所以我觉得是很大的价值。

提问:

朱先生您好,我叫孙红晨,我是大一学生,我现在在上海创业,您认为中国和美国硅谷的创业氛围区别在哪里? 我们在中国的初创企业有哪些东西特别注意的?谢谢。

朱敏:

我觉得中国和美国的区别也是好的,也是不好的,中国政府像中国的老爸、老妈一样,美国的政府是美国的老爸 、老妈,区别是美国的老爸、老妈给美国的孩子很多自由,中国的老爸、老妈恨不得什么东西都帮你做,我们政府也 有这个习惯,希望在某种意义上帮着年轻创业者,这个差异在里面,怎么利用老爸、老妈的资源,同时不被它捆住手 脚,我建议你独立思考,同时善于利用这个资源。

第二个中国和美国的差异,我认为美国共享的文化建得比较好,中国你看制度里面是一个老大,所以一个公司里 面一个老大,所以这个地方共享的文化可能比较困难,如果你这个公司有三个创始人,很有可能这个公司明天变成三 个公司,每个公司有一个老大,体现的文化里面我举个例子。美国公司注册的时候,没有一个法文的,中国注册有法 文的,法文是公司的老大。

提问:

朱先生我是斯维斯(音)上海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我们打造一个属于男人的时尚,随着IT行业的发展,和我们现 在男人对时尚化的追求,我们发现市场细分领域有一个非常有潜力的产品就是男士的包包,我们的产品打造让我们在 座所有男士锦上添花,更具男士的魅力。我现在的问题像一个传统行业的创业,怎么样与现在的VC完美融合,中国现 在传统行业的推广,包括门店开设的难度,怎么快速占领市场,我们目前在上海已经开设三家专卖店,谢谢。

朱敏:

我觉得行业里面没有真正的传统行业,所有的行业里面都可以做到很精彩,我认识美国一个投资人,他当年犯了 一个错误,丢失了很大的好机会,星巴克的创始人找他,他说我现在咖啡店到处都是,咖啡只有三块一杯,我把咖啡 做成十块一杯,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怎么想想做不出来,结果他居然把星巴克开到全世界做得非常好,这个意义上, 斯巴克是一个非常创新的公司,不是一个传统的咖啡店的公司,这里面没有什么传统产业概念在里面,只要有非常好 的创新模型,怎么利用互联网的平台,在今天的环境下面怎么把这个打造出来,我祝你成功。

主持人:

朱总在你的投资生涯中有没有失掉最好的机会?

朱敏:

很多机会失掉了,举个例子周鸿祎找我让我投360,失去的都是大腕的机会,上海的1号店最早的时候找我,我看 了之后觉得他们两个人大公司出来的,我说不好意思。

主持人:

您有没有做过深刻经验教训的总结?为什么看走眼?

朱敏:

每个人他能够拿到的机会都是很公平的,所以我不可能把世界上所有的好机会都拿到手里,每个人拿到你这部分 的机会。

主持人:

你感谢上帝就变成天使了?

朱敏:

我变成上帝的天使,我跟很多人讲这个事情,不要认为特别大腕的天使投资人拒绝你,你感觉很伤心,比如我们 公司门口很多时候等了一天,见到我的时候我说你这个项目我不要投,他回去觉得这么伤心,我这个项目非常好,眼 睛瞎了,我说投得很多项目不如你的好,你们千万不要觉得大腕说你不行,你就是不行的,创业者最大的是坚持,你 认准你的方向坚持下来,你聪明在里面转弯,把你的做成功。

主持人:

我顺便问一下细节,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把脚放在桌子上?

朱敏:

我没有这种习惯了,所以你看一下中国的投资公司可能也许好一点,美国的投资公司第一就是吓唬你,桌子特别 长,他在桌子这一端,你坐桌子那一端,看起来像上帝一样。

主持人:

这个上帝通常摆出什么样的姿势呢?

朱敏:

另外一个做法,当年钱不好拿的时候,通常问你,你的钱还能烧几个月?我说一个月大概烧两万块钱,可能三个 月钱没有,他说好的,第三个月到位钱给你,第三月的时候他说他妈生病了,马上走了。第五个月回来的时候看你活 着钱就投给你了,你说这两个月没有钱关门了,你自己该死完蛋,这是对你非常好的压力测试的方法,所以创业者很 多另外能力就是坚持里面的承受压力的能力。如果问一下自己,如果创业的时候有一点担心的事情,晚上睡不着觉, 肯定不是一个好的创业者,如果你承受的压力比你的伙伴和同学都强的,你比较适合创业。

主持人:

朱总特别感谢您把自己的思想说在朋友的面前。在你的人生当中到目前为止什么样的压力是最大的压力?

朱敏:

我觉得最大的压力是自己带来的,不是外界带来的压力,自己带来的压力,你永远把自己比如跳高一样,我已经 跳过这个高度,明天把这个杆子往上升,后天再升,不断想跳过去,可能人生最后跳不过去,像刘翔一样,不可能永 远打破世界记录,我也是一样,可能有一天跳杆子没有办法了,人生是最自己的挑战,自己努力把这个杆子提在那边 ,努力想跳过去,有一天老了跳不过去,这里跳不动了,像500一样,500的武侠都是杀掉的,不是养老回家的,跟运 动员一样,最后的奋斗里面,最后说我真得不行了,倒下来了。

主持人:

朱总在不断的给自己设标。麦总来兴趣提问了,麦总的问题比较有挑战性。

麦刚:

我叫麦刚,是创业工厂,是2005年5月成立的创业工厂。朱总是我在硅谷曾经找过的天使投资人,他拒绝我了。 朱总一直豪气十足,非常有干劲,有能力的创业投资人,在2002年,2003年的时候,我很感激,一直以来是硅谷的老 前辈。

主持人:

你还记得当时说的最刻薄的一句话吗?

麦刚:

还没有,因为是互联网,那时候不是特别了解这个领域。

主持人:

有没有说过最鼓励的你一句话?

麦刚:

有的,我觉得他基本上激励去做,拒绝你还是说很多激励的话,当时在硅谷还是一个小众规划,几位前辈对我们 很大的激励和榜样。给朱总的问题到中国做早期投资,我们在2005年开始,今天天使投资非常热门,满大街都是,范 伟《非诚勿扰》涮了一把,在美国有很多天使投资的小团队,这边可以分享一下中国的特色?

朱敏:

中国的事情很多是一窝蜂的,最大的特点他们讲的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不一样,西方文化希望特色的,东方就是 跟风。一个非常好的弹钢琴,在美国演出的时候大家自然鼓掌,但是到日本弹钢琴,弹了以后一分钟没有人鼓掌,每 个人都看你鼓掌吗?所以它是这样的过程,第一个鼓掌的人有可能被认为是傻瓜,大家都鼓掌就一起鼓吧,所以是这 样的文化,枪打出头鸟。中国的文化像麦刚一样,2005年做天使投资,非常可贵,非常可爱,我希望他成功的,我觉 得非常好。今天我认为天使投资,当时也把我评上第一届最佳天使投资人,这个东西大家都在普及天使投资的过程里 面,我把天使投资想成一半慈善,一半盈利的过程,对社会做非常多的贡献,并不认为对社会做贡献就是捐钱,最好 是捐钱还干活,中间有回报,回报以后再去捐,我现在天使投资不过瘾,做得东西比较多,所以我觉得在今天现象里 面,真正沉淀下来,真正做好的天使投资人,包括有一个好的天使投资的模式和团队,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你也看了 硅谷模式,每个地方最后都是一个模式,也许你到成功的时候看起来很简单,因为你说你也会做,但是过程还是很不 容易的。我今天有一些理论实践,也做一些天使投资,我现在更多会做一些所谓产业化的孵化,怎么能够把一些东西 进来,很快做出很大的企业出来,这个地方跟规律有一点违背,规律经典的例子,八年左右一个企业的成功,美国 IPO平均是八年左右的时间,从零开始到成功。因为它前面跟一个市场的磨合,要知道这个市场到底在哪里,这个市 场怎么进去,最适合的第一个产品是什么,你战略合作伙伴是谁,这个过程我认为是五年。

后面的磨合研发团队,运营团队,怎么把公司里面的流程做出来也有五年的时间,中间最大的事情是团队的磨合 ,不断有最好的人进来,人和公司文化建立起来,眼睛一闭我觉得八年过去,三年是给你犯错误,五年是正常的,如 果不犯错误就是五年的时间。

提问:

我是上海一家网络游戏公司的,我今天第一次进这个会场,谢谢大家给我这个机会。我想问两个问题,我的问题 很简短,第一个问题想问朱敏先生我怎么样可以得到你的投资,第二个问题是我不知道朱总对网络游戏怎么看,是不 是想要进入这个行业,跟我们陈天桥、史玉柱的蛋糕分一下,还有我希望会后有一个助理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本人叫 黄志刚,我来自一家知名的网络游戏公司,我今天翘班来的,我的问题结束了。

朱敏:

第一个不幸的是我不做网络游戏的,我年纪太大了,第二个受共产党教育时间太长了。我看见网络游戏脑袋有一 点大,所以陈天桥(音)我拜访过他,我对他很尊重,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有一点无聊,千万 不要学我这种,网络游戏是非常好的领域。还有五年是没有问题的,谢谢。

提问:

朱老师您好,我来自上海太创新能源(音)科技,我们是一家海归和土鳖结合的团队,我们的背景跟您有一点类 似,在美国呆了差不多十年的过程,我们做一家跟储能相关的,您对这块不知道了不了解,因为涉及到智能电网投资 周期比较长,不仅有技术门槛,资金门槛,还需要社会门槛,它的产业是上万亿庞大的市场,而且这个市场刚刚兴起 ,这样的门槛这么高,对于我们的海归团队讲怎么进入,在中国的投资人怎么关注我们,周期一般需要三四年才有基 本的回报。

朱敏:

我可以告诉你这个领域我非常擅长,我的知识可能比你多一点,这个领域像你说的,通常不鼓励早期的创业者进 这个领域,像你说的一样,第一个是前景游戏,没有一亿美金玩儿不起来,第二个是关系的游戏,需要很多关系,国 家电网是垄断的,第三个技术门槛非常高,但是这个领域像你说的一样是非常好的领域,这个领域做成功了,肯定比 我有钱,所以这是非常好的,我们这个领域投资了很多公司在里面,这个领域我们非常关注,也是非常好的领域,我 只告诉你这个事情,我们一家公司投资的三亿美金的融资,每次启动最少是一亿美金的。

主持人:

说到新能源行业,你投到具体一家新能源公司时候, 你的专业知识各方面背景比他们丰富,有没有一种欲望掌控?

朱敏:

我的创业者通常这样说,第一个千万不要相信我的话,千万不把我的话当毛主席一样一句顶一万句,一定要经过 自己的独立思考,我的话讲的时候,有的话适合今天,有的话适合明天和后天,有的话根本不适合,乱讲的,我说老 实话经验很多,不代表在这个领域每天做这个事情,但是我讲的东西会给他留下像味精和辣椒一样的感觉。

主持人:

如果不听您的话,您会把这个孩子换掉?

朱敏:

我喜欢不听我话的孩子,听我话的孩子通常不是做得最好的,他听了以后断章取义的,他是一个演说的团队一样 ,我说这个演说对现在这个旗举成这样的,他们跟团队讲红旗举成这个样子,下一步我不知道怎么样。

主持人:

所以刚才讨论了非常重要的问题,是投资人和公司创业者之间的关系。

相关专题:

2011中国创业周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himmelshi]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