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云南师宗煤矿事故 > 正文

云南师宗煤矿领导被指未带班下井 事后伪装逃生

2011年11月13日05:02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云南师宗煤矿领导被指未带班下井 事后伪装逃生

矿难示意图

“云南师宗矿难”追踪

云南师宗矿难已致30人遇难

剩余13 人极难生还;遇难者将获66 万元赔偿;

矿领导被指未带班下井,事后伪装逃生;矿方多人被控制

本报综合报道12 日,云南省师宗县私庄煤矿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搜救工作进入第三天。截至12 日19 时25 分,已发现30 名遇难者遗体,仍有13 人下落不明。

救援

被困矿工极难生还

19 时49 分,记者从曲靖市外宣办获悉, 截至19 时25 分,井下救援队在井下 1820 水平石门及车场附近又发现2 名遇难者遗体,遇难人数现已升至30 名。 12 日上午,经过连续两昼夜的掘进工作,二号副井巷道又向前推进了三十米,据救援工人陈建昌表示,井下有很多淤泥煤灰沉积,已经可以看见被困矿工工作面的运煤车,但中间隔着一段十几米长一米多深的积水,被困矿工极难生还。据悉,只有抽干积水才能展开搜救工作,记者已经看到大量的抽水设备运送到二号副井附近。而据“11·10 师宗矿难”新闻发言人李建军表示,井下瓦斯浓度仍在10%左右,而通风又会搅起煤灰。另外,根据私庄煤矿采掘工程平面图,又组织4个班组、专业技术人员下井对矿井结构再次勘测。从12 日8 时开始,在1824 水平车场采取清理煤层粉尘、抽排污水等强有力的方法,全力推进救援进度。目前,井下搜救工作正有序推进,已清理出煤尘等堆积物240吨,清理巷道250米。

赔偿一遇难家属拒领尸体

李建军昨日中午通报,私庄煤矿矿难善后工作正在进行,其赔偿标准已出台,每名遇难矿工将获得66 万元人民币的赔偿。据介绍,目前善后工作组将先向每户遇难者家属发放1 万元费用,以便家属对遇难者进行安葬,剩下的赔偿款将在3 天内支付完。现在已有17位矿工家属签署协议。但部分矿工家属对此赔偿表示异议,其中一名家属拒绝认领尸体。据师宗县县长徐宏波昨天表示,该县已经组成了200 余人群众工作组,将“点对点、人对人、户对户”继续做群众思想工作。

追责

冻结矿方法人代表账户

据介绍,师宗县公安等部门已对煤矿法人代表、矿长、煤矿安全副矿长采取限制措施,冻结煤矿法人代表银行账户。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表示,事故煤矿违法违规擅自生产,有关部门监管监督不到位,责令停产整顿工作不到位,煤与瓦斯突出矿井综合防控措施不到位,井下六大系统工程建设不到位,安全系统无保障,没有严格执行领导干部下井带班制度。

矿领导被指伪装逃生

事发时在睡觉,事发后从小斜井跑出

伪装逃生

多名目击者和当班矿工前天向记者表示,当天的私庄煤矿值班领导并未带班下井。事故发生后,矿领导齐谷明才匆忙下井,并伪装从井下逃生的假象。

按国家安监总局2010 年11月15日施行的《金属非金属地下矿山企业领导带班下井及监督检查暂行规定》规定,矿山企业是落实领导带班下井制度的责任主体,必须确保每个班次至少有1 名领导在井下现场带班,并与工人同时下井、同时升井。

云南省曲靖市政府新闻办发布的消息称,经核实,事故发生在交接班过程中,夜班带班领导为安全副矿长齐谷明,早班带班领导为技术副矿长孙石奎。

前天,多名死者亲属、周围群众及当班矿工表示,当晚,齐谷明并未按规定带班下井。更让人意外的是,大班长岳友山也未下井工作。

死者尹家增的妻子李小丽和当班矿工孙书(化名)均表示,事故发生时,副矿长齐谷明在矿上睡觉。事故发生后,齐谷明并不是及时赶去救人,而是从煤矿小斜井进入矿井中。随后,从煤矿小斜井跑出,伪装带班下井后逃生的假象。

煤管所来检查就停工

瓦检员参与采煤,矿工向负责人反映违规现象被骂

云南省师宗县私庄煤矿被停产整顿期间一直在采煤。就私庄煤矿的日常工作管理,一些矿工透露,煤矿管理混乱,瓦检员竟参与采煤。

云南省师宗县私庄村村民尹某因身体不好,在私庄煤矿上班时断时续,大约3 个月前,他离开私庄煤矿在家养病。如果不发生这次事故,尹某打算再过几天去矿上继续工作。

尹某透露,私庄煤矿在停产整顿期间,也有煤炭管理所来检查,但他们有对付检查的手段。

在2 号副井口,有两名倒车矿工。尹某说:“这两名工人还要负责观察。如果煤炭管理所的人下来检查,他俩就马上电话通知井里的班长,班长组织矿工撤出井外。”

“撤出来的矿工,就坐在我们换衣服的地方休息。一般来检查的工作人员有五六人,他们待的时间不确定。他们一走,矿上又要通知我们下矿干活,所以根本检查不出问题。” 尹某说。

受访的一些矿工都是老矿工,他们说到国家有关的煤矿安全规定,他们头头是道。但他们说:“我们知道,有些做法不符合培训要求的安全规定。如果向矿上的负责人反映,轻则被骂,重则走人。我们不敢向矿上的有关负责人反映安全问题。”据《都市时报》报道

救援工人一脸煤灰不能洗澡

本报综合报道 记者在现场看到,因条件简陋,在供休息的帐篷与原矿工职工宿舍中,只有一个水管,无法满足所有救援人员的洗澡需求。据专管后勤的师宗县纪委书记余波透露,救援人员不洗澡的真正原因是怕感冒。他介绍,救援特别是晚上救援,矿区内温度很低,常达零下3 摄氏度左右,而救援人员是24 小时轮换工作,需随时准备下井,一旦洗澡很容易感冒而无法下井抢救。于是大家都是坚持着到有条件的地方清洗。

在现场,记者还发现了五个简易帐篷,尽管帐篷内设施比较简陋,但较为暖和。余波告诉记者,除了帐篷外,还准备了80 件大衣、数十床被子和电暖器,保证救援人员能得到很好的休息。

一到中午、晚饭等用餐时间,记者发现不少送餐的车辆人员就准时到达,分批分区域的发放盒饭,打开盒饭有肉有菜,尽管菜品简单,但吃起来还热乎乎地,还给大家送来了苹果。

夜深时候,事故矿山上气候骤降,寒气逼人,很多毫无准备的领导和媒体记者等都冷得发抖,后勤保障组及时调拨御寒物资,向大家发放棉衣棉被。

相关专题:

云南师宗县煤矿发生事故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inter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