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云南师宗煤矿事故 > 正文

云南师宗矿难领导伪装下井 部分家属不满赔偿额

2011年11月13日01:39京华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云南师宗矿难领导伪装下井 部分家属不满赔偿额

两名遇难者亲属悲痛地呼唤亲人。

云南师宗矿难领导伪装下井 部分家属不满赔偿额

昨天,救援人员在搬运搜救设备。 新华社发

  截至昨晚,云南师宗县私庄煤矿事故已确认30人遇难,仍有13人被困井下。根据相关协议,每位遇难矿工家属将获赔偿66万元。

  据矿工透露,当天的值班领导并未下井,而是在事发后匆匆下井,并伪装井下逃生的假象。

  >>进展

  井下遇积水暂停掘进

  昨天,私庄煤矿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搜救工作进入第三天,现场参与搜救的各类人员仍有数百人,相关职能部门领导、技术人员、煤矿领导带队组成的6支救护队轮流下井搜救。目前,已清理出煤尘等堆积物240吨,清理巷道250米。

  据在师宗矿难救援的二号副井掘进面相关负责人透露,在到达井下220米位置时遭遇井下积水,积水有一米多深,救援队不得不暂停掘进。现场指挥部调集两台水泵进行抽水。

  截至昨天19时25分,私庄煤矿事故已发现30名遇难矿工遗体,其中19人身份得到了确认,还有13人被困井下。

  10日,师宗县私庄煤矿发生一起煤与瓦斯突出事故,致43人被困井下。目前,私庄煤矿法人代表和矿主已经被控制,煤矿资金已经被冻结。

  >>善后

  有家属不满赔偿标准

  昨天中午,“11·10”师宗矿难现场新闻发言人、曲靖市秘书长李建军向媒体通报称,私庄煤矿矿难善后工作正在进行,赔偿标准已出台。根据相关协议,每位遇难矿工家属将获得66万元赔偿款。昨天中午已有17位矿工的家属达成了赔偿协议并签字,并已拿到1万元丧葬费,获赔的66万元赔偿金将在3日内赔偿到位。

  据了解,部分矿工家属对赔偿数额表示不满意,希望增加赔偿金等,其中一名家属拒绝认领尸体,相关工作组还在努力与群众协调。

  >>举报

  领导伪装带班下井逃生

  11日,多名目击者和当班矿工透露,事发当天,私庄煤矿值班领导并未带班下井。事发后,矿领导齐谷明匆忙下井,并伪装井下逃生的假象。

  按国家安监总局2010年11月15日施行的《金属非金属地下矿山企业领导带班下井及监督检查暂行规定》规定,矿山企业是落实领导带班下井制度的责任主体,必须确保每个班次至少有1名领导在井下现场带班,并与工人同时下井、同时升井。

  曲靖市政府新闻办发布的消息称,经核实,事故发生在交接班过程中,夜班带班领导为安全副矿长齐谷明,早班带班领导为技术副矿长孙石奎。

  11日,多名死者亲属、周围群众及当班矿工透露,事发当晚,齐谷明并未按规定带班下井。而且,大班长岳友山也未下井工作。

  死者尹家增的妻子李小丽和当班矿工孙书(化名)说,事发时齐谷明在矿上睡觉。事发后,齐谷明并未及时救人,而是从煤矿小斜井进入矿井中,再从小斜井跑出,伪装带班下井后逃生的假象。

  煤管所来检查就停工

  私庄煤矿被停产整顿期间一直在采煤,一些矿工透露,煤矿管理混乱,瓦检员也参与采煤。

  私庄村村民尹某因身体不好,在私庄煤矿上班时断时续,3个月前离开私庄煤矿在家养病。尹某说,私庄煤矿在停产整顿期间,煤炭管理所来检查过,但他们有对付检查的手段。

  在2号副井口,有两名倒车矿工。尹某说:“这两名工人还负责观察。如果煤炭管理所的人下来检查,他马上电话通知井下的班长,班长组织矿工撤离出井。一般来检查的工作人员有五六人,他们一走,矿上又通知我们下矿干活。”

  曲靖市煤监局负责人证实,私庄煤矿整改措施没有落到实处,上级部门来检查时,煤矿就停产,检查组走后又偷偷生产,跟检查组玩起“躲猫猫”,而且已经生产了几万吨煤。另外,平时井下瓦斯抽放时抽时停,也没有人来检查。

  一些受访的老矿工说,“我们知道,有些做法不符合培训要求的安全规定。如果向矿上的负责人反映,轻则被骂,重则走人。我们不敢向矿上的有关负责人反映安全问题”。

  >>责问

  平时监管形同虚设

  私庄矿难是15年来云南省发生的最为严重的一起安全事故。

  云南省煤监局通报显示,私庄煤矿属煤与瓦斯突出的私营矿井。去年11月,由于煤与瓦斯突出隐患严重,私庄煤矿被云南煤监局责令停产整顿并暂扣安全生产许可证;今年4月,曲靖市煤监局再次对该矿做出停产整顿令。在私庄煤矿,不时可以看见“安全生产”等内容的标语。但就在停产整顿期间,该矿无视禁令,擅自组织生产,在掘进过程中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

  师宗县长几失语

  11日凌晨,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国家煤监局局长赵铁锤来到私庄煤矿事故现场,直接询问师宗县县长徐宏波。

  赵铁锤:停了的矿为什么还在生产?

  徐宏波:这个,它是偷着在生产。

  赵铁锤:偷着在生产,那你平时监管干什么了?

  徐宏波:平常时间……赵铁锤:去年的11月28号安全生产许可证就被暂扣了。到现在多长时间了?

  徐宏波:一年的时间,快一年了。

  赵铁锤:快一年了,你们现在还在这儿组织生产,你平常怎么监管的?

  徐宏波:我们经常派人来,都……

  赵铁锤:你派人来都形同虚设啊,你没有管住啊。

  徐宏波:这个是我们的责任,还是监管的漏洞……

  赵铁锤:该矿在停产整顿后,仍偷偷进行生产活动,属于违法违规生产。这说明企业主体责任和地方监管责任都没有落实。

  矿难无情。几问几答,令在场的人为监管存漏洞付出的巨大代价而震惊。

  煤炭官员叫不准

  师宗县政府领导介绍,为了预防煤矿安全事故发生,县里建立了监管机制,每个县领导包一个煤矿,县煤炭局领导分片区包干负责,煤监局在每个煤矿都安排了两名驻矿监督员。

  按要求,两名驻矿监督员必须24小时在煤矿监管。但知情人说,实际上,一些驻矿监督员吃着煤矿的“饭”,表面是在煤矿做监管,实则在为矿主打工,监管工作没有落到实处。监管不到位,在利益驱动下,矿主往往铤而走险组织生产。

  在事故现场,赵铁锤向当地政府了解救援情况及细节时,师宗县煤炭工业局负责人回答多次使用“大概”“可能”“应该”等词语,被赵铁锤打断:“你不要再说应该了,不能再说应该了,你现在实事求是地把情况说一说,全力以赴去救人,这是最主要的。第一位就是抢救人员,你可不能再说应该几个人,不应该几个人。”

  “要正确处理好生产、效益和安全的关系,不能把经济发展建立在发生职工的死亡事故、生命安全这个基础上。”赵铁锤说。

  >>问题

  六大系统建设不到位

  11日下午,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率领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中国工程院瓦斯方面的专家等一行来到事故现场,详细了解搜救进展、井下瓦斯浓度和巷道堵塞等情况。他说,目前搜救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不少,巷道内堆积物多、煤尘大、有害气体浓度很高,一定要采取科学措施,全力以赴救人;组织各方力量,进一步完善和实施好救援方案,加强通风降低瓦斯浓度,保证救援队伍不发生次生事故;要科学组织,轮班作业,加强煤尘等堆积物的清理;井上要调集各方力量,加强救援人员的后勤保障,井下的指挥力量要加强,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加快推进工作;进一步核清被困人数,切实做好善后的安抚和赔偿工作;客观公正及时准确对外发布新闻信息;及时进行原因分析,为事故调查做好前期工作。

  骆琳说,事故煤矿违法违规擅自生产,有关部门监管监督不到位,责令停产整顿工作不到位,煤与瓦斯突出矿井综合防控措施不到位,井下六大系统工程建设不到位,安全系统无保障,没有严格执行领导干部下井带班制度。事故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一定要查明事故原因,依法依规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给家属和公众一个交待。  据《都市时报》《春城晚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相关专题:

云南师宗县煤矿发生事故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l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