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希腊组建联合政府 > 正文

希腊沦为欧洲病理样本 高福利背后存浪费腐败

2011年11月11日14:33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希腊沦为欧洲病理样本 高福利背后存浪费与腐败

1月6日晚,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与反对党就组建联合政府事宜达成一致,帕潘德里欧将辞去总理职务,至于谁将是新总理,目前猜测五花八门。图为11月4日,希腊古建筑雅典卫城上的游客。法新社

希腊经济和社会方面的问题是长期积累下来的,无论什么样的政府执政,如果不进行根本性的结构改革,被迫退出欧元区并不是没有可能,这个作为西方文明摇篮的国家正变为欧洲病理样本。

近日,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政局摇摆不定。希腊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和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达成协议,现任总理帕潘德里欧将辞职,为组建联合政府让路。此前,这位政治世家的末代掌门,上演了一出谢幕大戏公投风波。面对欧盟新救援方案,希腊表现出的不领情,令外界匪夷所思,而这也被视为该国政坛“地震”的导火索。

说说笑笑中抛出“公投炸弹”

公投风波始于一场气氛轻松的会议10月31日晚,在希腊议会大厦的老参议院厅,执政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的议员们在等着他们的领袖帕潘德里欧总理发言。议员们说说笑笑,气氛轻松,和前几天准备就新紧缩措施进行投票时剑拔弩张的气氛形成鲜明对比。

在美国长大的总理帕潘德里欧开始发言时,一切都很正常。但发言接近尾声时,被希腊人称为“大男孩”的他说:“我们信任人民。我们将请他们来对10月26日的新协议说赞成或反对。”

根据欧元区领导人10月26日深夜在布鲁塞尔达成的协议,欧洲银行业将把持有的希腊国债进行50%减记,同时向希腊提供1300亿欧元的新救援贷款。这一加一减,希腊的获益在2000亿欧元以上。当然,作为条件,希腊必须继续实施以减薪、裁员、增税和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紧缩和改革措施。公平来说,这实际上是对希腊相当有利的协议,也算是希腊摆脱债务危机的唯一出路。

11月2日,帕潘德里欧前往戛纳,与那里准备参加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首脑会议的德法领导人讨论全民公决问题。

面对可能掀起的一场全民风暴,希腊百姓异常平静。本报记者近日前往市中心的宪法广场时,发现以往抗议者云集的广场上竟然没有一个抗议者,秋天的阳光也异常明媚。一名老者拉着小提琴在广场台阶上卖艺,两名有点另类的艺术家以议会大楼为背景拍MTV,成群的鸽子在无名烈士墓前觅食。其实,大家都在等待戛纳会晤的结果,并据此决定自己的立场。

德法发出最后通牒驱逐希腊

与百姓的平静相反,希腊政客在公投风波中上演了一出又一出“步步惊心”的剧目。而这一切似乎始于帕潘德里欧与德法领导人在戛纳并不愉快的会晤G20峰会后,帕潘德里欧带回希腊的,不是德法领导人的支持,而是一份希腊可能被驱逐出欧元区的最后通牒。实际上,他们把公投这颗炸弹扔回了希腊。不出所料,帕潘德里欧回到国内,面对的是新一波反对声浪。

带头发难的是帕潘德里欧的副手,但同时也是其长期竞争对手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韦尼泽洛斯。在其之后,至少有3名执政党议员表示,他们可能会在信任投票中投反对票,这使帕潘德里欧面临在信任投票中折戟沉沙的现实风险。

严峻的形势迫使帕潘德里欧改变立场,希腊最终放弃公投计划。不过,这场政坛危机才刚刚开始,信任投票仍然按计划进行。由于执政党在议会只有2席的多数,加上公投提议出炉后多名议员改变立场,帕潘德里欧政府能否在信任投票中过关很多人心里没底。

但信任投票对帕潘德里欧总理来说,也许是一个惊喜。在11月5日凌晨进行的计名投票中,政府以153票支持、145票反对通过了信任投票。

信任投票过关,使希腊在关键时刻避免了政府倒台、重新大选的动荡局面,为解决债务危机赢得了时间。但是,今后一段时间内,希腊政局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新的联合政府能否精诚合作共渡债务危机难关,以及欧盟新救援协议能否真正得到落实,都令政局充满变数。

高福利背后是浪费与腐败

有分析认为,希腊政局的飘摇与其糟糕的经济状况关系密切。事实上,如今沦为欧洲“大包袱”的希腊在21世纪的头几年里曾经历了一段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从2000年到2007年,希腊经济的年增长率高达4.2%,在欧元区国家中名列前茅。这种高速经济增长使希腊在国际上举债轻而易举,使其经济逐渐变成了赤字经济。

从1993年开始,债务在希腊经济中的比重,一直在100%以上。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债务大多数没有用于投资,而是用来向日益庞大的国有部门职工发放工资、补贴。据统计,由政府发放工资的公务人员,约占希腊就业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而且这些部门员工的工资及福利比私营部门高出近一倍。

希腊庞大而低效率的公共部门,成了政府的沉重负担和经济发展的障碍。连欧盟官员都承认,面对希腊的官僚主义需要勇气。

除受公务员“拖累”外,希腊在社会福利上盲目的高投入,也是导致其陷入经济困局的重要原因。统计显示,虽然希腊长期靠举债度日,但其每年仍把国民收入的26%用于社会福利,接近欧盟国家27.3%的平均水平。

对百姓而言,高福利固然好,但希腊社会福利体系长期以来存在浪费和腐败等运行不正常的问题,让这种好变成了希腊的“毒药”。雅典经济和商务大学助理教授马诺斯·马塔萨加尼斯指出,高福利是导致希腊债务危机的原因之一,而它本身也成了这场危机的受害者。

根据希腊政府的统计,希腊社会保障基金目前已经有45亿欧元的亏空,公立医院的负债达到65亿欧元。受此影响,希腊工人住房组织去年被迫暂停支付租房补贴,残障人士的津贴也被迫减少。

此外,配比不合理也令希腊福利体系饱受指责。马塔萨加尼斯指出,用于社会福利的资金至少90%被用在发放退休或退养金方面,而用在家庭、医疗、失业和社会救助等方面的资金只占3.2%左右。

剑桥大学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说,由于高达16.5%的失业率和一系列紧缩措施,希腊最脆弱群体失去了医疗保障,海洛因依赖者的人数在过年一年内增加了20%,艾滋病毒感染者的人数则翻了一番。

与政府的“大方”相比,希腊的企业显得颇为“吝啬”,想尽办法逃税,这让希腊陷入了多出少入的怪圈。

据估计,希腊政府每年因逃税损失的收入达200亿美元,约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据专家估计,不向政府纳税、不为职工办理任何保险、无法纳入政府正常经济统计系统的“影子经济”占希腊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希腊东北部邻近保加利亚的小城科莫蒂尼,大量崭新的厂房闲置,但厂主们并不在乎。原因在于,在希腊经济高速发展的那些年里,只要向政府报告说要开办一个工厂,就可以轻易得到大量贷款或补贴。这些企业运行情况如何,是否向政府纳税,并没有人去关心。有分析认为,这也是希腊经济最终走到今天的一个重要原因。

欧洲病需根本性的结构改革

“病入膏肓”的希腊愁坏了欧洲各国。德法领导人在希腊债务问题上的强硬表态显示,欧盟对希腊债务问题久拖不决的忍耐已到极限,甚至到了不惜把希腊驱逐出欧元区的程度。

但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希腊本身和欧盟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对希腊来说,退出欧元区并不能解决希腊的债务问题。支持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最大依据是希腊采用新的货币后可以迅速实现货币贬值,刺激经济增长。实际上,这种观点是存在很大缺陷,原因在于,希腊债务危机不是贸易逆差造成,而是其财政政策不合理造成的。如果希腊采用新的货币,并听任其贬值,必然将造成通胀上升,但由于希腊出口额很小,货币贬值并不能显著刺激出口,也无法增加收入。在这种情况下,无力偿债的希腊只有无序违约,失信于国际社会,其国内经济将面临崩盘的危险,至少需要数年才能走出混乱,而过去数十年所享受的欧洲一体化“福利”也将付诸东流。

希腊副总理韦尼泽洛斯警告说,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那么它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可能退回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平。

对欧盟而言,希腊退出欧元区以及必然导致的无序违约将引发市场恐慌,欧盟各国及其银行业会面临惨重损失,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元区国家的债务形势将骤然加剧,欧洲可能爆发金融危机,并拖累全球经济。从政治方面来说,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使欧洲一体化进程出现倒退,也会影响到欧盟作为世界格局中重要一极的地位。

综上所述,希腊退出欧元区仅是各方的“最后一招”,不到万不得已各方都不愿选这条路。

目前,总理帕潘德里欧已与主要反对党新民主党领导人萨马拉斯达成协议,组建联合政府,新政府将由一位新总理来领导。两党同意,新政府将在实施欧元区国家达成的新救援协议后领导国家提前举行议会选举。这表明,全民公决促使希腊两大政党在落实欧盟救援协议、保住欧元区地位方面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共识。但是,希腊经济和社会方面的问题是长期积累下来的,无论什么样的政府执政,如果不进行根本性的结构改革,希腊的局势难以出现根本性好转,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并不是没有可能。

尽管希腊前路尚不清晰,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个西方文明的摇篮已沦为欧洲病理样本。(国际先驱导报)

相关专题:

希腊组建联合政府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