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广州最牛钉子户坚守五年撤离 家中被投蛇射烟花

2011年11月06日08:08羊城晚报姚思东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雪菊站在自家祖屋前 羊城晚报记者 姚思东 实习生 梁灏 摄

李雪菊站在自家祖屋前 羊城晚报记者 姚思东 实习生 梁灏 摄

“最牛钉子户”拉了五年“锯”

家里曾被投活蛇射烟花,也曾被深达1 米的“护城河”围困,但最终双方各让一步签下协议,李家7 日之前搬走

2006年之前,作为家中7 个孩子中的老幺, 李雪菊独自经营着一个印刷作坊,要照顾年迈的父亲,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哥哥, 还有一个植物人的姐姐, 那年她41岁,未婚。

2006 年之后, 她成了广州市海珠区最牛的钉子户。要打官司,对象是广州市国土局和广州市知名的地产置业公司;要在被护城河围困, 并不时被人投入活蛇、死猫、烂鱼死虾的祖屋中坚守; 要在推土机和拆迁队的注视中, 给自己年迈的老父亲送葬。

坚守了5 年之后,2011 年10 月13日,她终于和开发商签订了补偿协议。11月7 日之前, 她将会搬离自己生活了40多年的老屋,住进百米之外的新居。她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以前,我从来都不知道害怕。现在,我开始会了。”

当上最牛钉子户

2006 年2 月, 广州中惠置业有限公司通过拍卖的方式,获取了“海珠区南田路龙田直街地块”的开发经营权,李雪菊的家就在其中。从此,本来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的女人和置业公司开始了长达5 年的拉锯战。

李雪菊说,我一套三层独栋的楼房他们评估是50 多万元, 补偿给我一套房子据说市价是120 万元, 让我补70 万元的差价再搬进去,“你让我怎么活? ”

她要求开发商按“经营性用房” 标准补偿她一楼的印刷门店。也就是3 个70平方米的套间, 外加一个约45 平方米的铺位。

中惠置业觉得不可接受———规划报建及各部门审批早就完成,广州市国土局也下达了房屋拆迁裁决书, 强拆合理,可是无法实行。“按她的要求办了,一个我们承受不了,再来对其他拆迁户也不公平。”

迁拆户不搬,二期工程无法动工,经济损失难以估量,“我们是弱势群体。”

门外挖河蛇进屋

2008 年7 月26 日, 李雪菊的二姐李雪芳从香港回到广州,正在洗澡,突然看到浴室门口盘着一条花蛇,吓得几乎昏死过去。家里总共找出6 条蛇,后来知道,是有人捅破了一楼的窗户,把装着蛇的袋子塞进屋内的。

李雪菊不怕:“我拿盆子把蛇盖住,拿衣服给我二姐穿,扶她出来。”可是此后,受到打击的二姐一直需要吃药和接受心理咨询。采访时询问起这则旧事,李雪菊立马指了指正在洗衣服的二姐,示意记者小声:“她听到就不行了。”

2008 年10 月13 日早晨,睡梦中的李雪菊被屋外轰隆隆的挖掘声吵醒。10 天后,李家房屋外出现了一条深宽都超过一米的“护城河”,来往都需要趟河而过,从此李雪菊很少出门了。“一是没心情,(拆迁)这事儿一天不解决,心头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更多的是不敢,我怕我一走,回来我的房子就没了。”

2011 年1 月15 日, 是李雪菊最悲愤的时刻。80 多岁高龄的老父亲直到去世都在饱受拆迁队的折磨。“ 我母亲去世的时候, 我哭得很厉害。这次, 我竟然一滴眼泪也没有, 我只觉得愤怒! ” 她在三楼的阳台上储备了很多空酒瓶, “ 我搬个沙滩椅坐这儿守着, 有人来动我的房子, 我就在瓶子里倒点汽油, 点燃了,扔下去。”

7 月17 日凌晨, 李雪菊发现从前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居然生出了恐惧。她在睡梦中被爆炸声吓醒, 原来是有人在放火箭式的烟花筒,后来发现,烟花筒被人刻意调整了位置,正对着李家房门。经过这件事, 李雪菊知道自己已经不年轻了:“以前,从来都是人家敢来挑衅,我就敢硬拼到底,可这次我真吓坏了,年龄大了吧,心累了。”

这些年来我变了

到底有多长时间没逛过街? 也没有和朋友喝过茶,聊过天了?李雪菊记不得了。

“从拆迁开始,我基本就是与世隔绝。”除了外出买菜、到医院看望生病的父亲和哥哥姐姐,和为争取拆迁补偿奔波,她几乎从不出门,就待在被一片高楼和瓦砾包围的家里。

“你看我现在的穿着很不上台面,那是因为我实在没精力。以前,我当个体户会长的时候,我很讲究的。”李雪菊的眉毛和眼线被精心地描过,但脸色蜡黄:“几年都睡不好,姑且叫做睡就是了,其实就是眯眯眼。”

家门口被挖了“护城河”之后,她托人从老家带来了玉兰花和睡莲的种子,截取了“河”的一段,改成个小池塘。“可漂亮了,我种的,都是我母亲生前喜欢的花。”

今年7 月,这个小池塘也被拆迁队填了。

她成了个很好的采访对象,无论来访的记者问出什么问题,她都会给你充足的回答。叙述过程中,她会停下来,甚至把话重复一遍,等记者跟上她的节奏。看见镜头,她会保持姿势,等记者拍照。她拍了厚厚一叠照片,留作证据。家里的各种资料文件,也堆成堆,随时能找出来给你看。

各让一步定尘埃

10 月8 日, 李雪菊终于等到了中惠置业的肖总, 李雪菊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开发商高层放低姿态主动寻求解决之道。

最终, 双方达成了协议: 开发商为李雪菊一家提供宝岗大厦131 平方米的安置房一套,并进行一定数额的货币补偿,同时帮助李雪菊寻找商铺。

李雪菊对结果表示认可但是没有什么欣喜, 她已经46 岁了, 依旧单身一人。“ 广州人最怕坐下来好好说话了, 既然对方让步了, 那大家各让一步算了。

这么长时间太累了……如果让我选, 我还是喜欢自己的房子, 有天有地, 哪怕是走到顶, 都是自己的, 电梯楼, 我不喜欢。”

电话里, 中惠置业的负责人也显得疲惫不堪:“我们现在不想对这个事情再作任何回应, 开工以后再谈……被耽误太久了。”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姚思东 实习生 梁灏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