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13岁农大神童因沉迷网游留级 母亲到校陪读(图)

2011年11月03日13:45金黔在线何星辉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两年前,神童和妈妈在一起。本报记者 赵惠 摄

两年前,神童和妈妈在一起。本报记者 赵惠 摄

13岁农大神童因沉迷网游留级 母亲到校陪读(图)

廖崴和妈妈在北京的地下室里。

大方神童廖崴上了大学沉迷于网游,重读大一

两年前,13岁的他考上中国农大;

两年后由于成绩欠佳,重读大一

上了大学,沉迷于网游

两年前,13岁的大方神童廖崴,以563分的成绩考上了中国农业大学,此事成了贵州轰动一时的新闻。

但是,在中国农业大学,廖崴的求学之路并不平坦。由于年纪尚幼,缺乏自制力,再加上父亲看护不严,在这两年中,廖崴一直沉迷于网络游戏,以至于成绩倒数,一路挂科。今年9月份,廖崴不得不转专业,重新读大一。

与此同时,他在经济上也陷入困顿,今年的学费至今还欠着,父母也没有能力支付。当年,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公司和团省委将其纳入“习酒·我的大学”资助计划里,习酒公司一位负责人甚至向廖崴承诺“大学四年学费全包了”。然而,在资助了一年后,习酒公司就中断了资助计划,原因是,他们认为廖崴上大学后没有及时与他们取得联系,且不懂得感恩。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

两年后,神童重读大一

在中国农大见到廖崴时,他主动打了招呼。眼前的廖崴,个子长高了些,尽管脸上稚气还未脱,说话也仍是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但看起来还是比两年前成熟了点。

今年9月份,廖崴从理学院化学系转到信电学院,又从大一开始读起。提及过去两年的生活,他极为不情愿。

“成绩?”“很差!”

“差到什么程度?”“反正排名倒着数!”

“你要问我怎么过的,就是玩呗!”见记者给他拍照,廖崴扬起头“抗议”,“有什么好照的,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穷人,早已不是什么大众人物了。”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当大众人物多累!”

年少不懂事,让初进大学校园的廖崴,很快迷失了自我。贪玩,让他在网络游戏里越陷越深,有时泡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里,干脆连课也不上,原因就是听不懂。以至于后来有老师斥其为“只有小学生的情商,初中生的智商”。

实际上,刚进校那一阵子,他在学校里很“风光”。报到第一天,在学校里遇到农大校长柯炳生,廖崴主动和柯炳生握手,连称“幸会”,乐得柯炳生一下子把廖葳抱了起来合影。

这张照片,第二天登上了京城媒体的版面。一时间,廖崴成了轰动一时的校园新闻人物。彼时,这个13岁的孩子公然宣称,他的理想是当科学家,计划2年修完农大学分,然后考研,再用2年时间读博士,用3年时间读博士后。

可是,1年后,在全年级120名学生中,廖崴的成绩处于倒数20名的群体中。

这个从小就被称为“神童”的少年大学生,显然受到了重大打击。得知成绩后,他独自在操场上整整坐了一夜,那一夜,他想些什么,不得而知。妈妈郝家琼从江苏打来电话安慰他:“没事,万一退学了还可以重考。”

老师让他留级,廖崴拒绝了。他的理由冠冕堂皇:“舍不得寝室那帮兄弟。”或许,内心里,廖崴并不认输。

可是,终究基础还是太差,成绩没有半点起色。大二结束时,除了英语外,廖崴的所有科目一路挂红。学校老师找他谈话,给出两个选择:“要么退学,要么转专业。”这位好心的老师替他做了分析:“退学可惜了,转个专业最好,心里没有阴影,可以从大一重新读起。”

权衡再三,廖崴接受了“转专业”的建议。

再婚母亲,毅然到校陪读

郝家琼却将儿子沉迷网络的原因,归咎于前夫廖清义的管护不当。

两年前,廖清义从乡镇上办了停薪留职,专门到中国农大陪读。在校方的帮助下,他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月薪八九百元。

郝家琼则到南京打工,但是钱没赚到,自己却大病了一场。

她最牵挂的还是廖崴,有时一天打几个电话,不过,廖崴从不跟她提及自己学习上的情况。

不过,廖崴贪玩的消息,还是传到了郝家琼耳边。这个消息,最终得到了班主任老师的证实。

郝家琼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在南京,她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丈夫以离婚相威胁,不让她到北京陪读。在这期间,她的身体时好时坏,药不离身。尽管也多次在电话中劝廖崴好好学习,但儿子早就染上网瘾难以自拔。郝家琼多次指责廖清义“没办法和儿子沟通,动不动就打”,廖清义寄希望于廖崴的自我管理。

班主任杜凤沛将廖崴的问题归结于之前被捧太高引起的“浮躁”。

据说,在课堂上,廖崴会像小学生一样嬉闹,偶尔还会突然跑出教室去。

转眼间,廖崴在大学里已度过了两年时光,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传言四起。有个朋友甚至从老家打电话给郝家琼:“听说你儿子退学了?有人说在大方县看到他流落街头……”郝家琼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今年6月,廖清义留下一封信后,离开了中国农大。

在信中,对于廖崴的表现,廖清义难掩失望之情:“值此期间,尔所作所为,为父甚是惋惜,虽有和风细雨的劝学和凌言厉色的训斥,然汝不以为然,或良辰熟睡,或静夜网聊,诸多不是……”最后,廖清义奉劝儿子“切莫迷途沉沦”。

对于廖清义的离开,郝家琼颇有怨言,说他“是因为儿子成绩不好觉得自己没面子”。随后,她不顾丈夫的再三阻挠,义无反顾来到中国农大。

第一个晚上,郝家琼舍不得花钱找旅社住,偷偷到学校的操场里打地铺。几天后,她才找了个10多平方米的地下室,将廖崴接来同住,白天则到学校的食堂当洗碗工,每天有8块钱的报酬。

为了廖崴的前途,郝家琼决定将陪读进行到底。

作者: 实习生 刘原圆 汪韵 本报记者 何星辉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