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中国船员在泰遭劫 > 正文

湄公河惨案续:四国联合执法面临多重困难

2011年11月03日10:03时代周报尹鸿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与湄公河次区域的合作,不可能仅停留在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其他必将涉及政治、军事、文化、人口和环境等多个方面。如何通过利益平衡的对话,消除各种误会与矛盾进而获得更多合作收益,似乎越来越多地取决于中国未来对这些地区采取的行动。

被刺痛神经的中国民众在网络上不断倾诉着不安的话语,除了担心造成13名中国船员被害的湄公河惨案真相难查,也对自身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保障充满忧虑。

在中、泰两国警方的共同努力下,案情有了新的进展。首先是有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和泰国警察总监飘潘举行了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杀害中国船员的9名嫌疑人10月28日已经到案,他们是隶属于泰国第三军区(也称泰北军区)“帕莽”军营的9名军人;不过次日又有泰国媒体称,9名军人否认了警方有关杀人及抛尸的询问,并且在随后返回了军营。

众多疑问仍然存在:这些泰国军人究竟是不是凶手,或者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为什么要对13名中国人下此毒手?是出于毒品利益之争,还是为了迫使中国人退出湄公河航运利益,甚至是为了激怒中国或其他国家政府?

惨案发生以后,中国政府宣布湄公河全面封航。一名船主表示,船员们纷纷收拾行李离开船舶,每条船上仅留下一两人守护,中国境内的关累港和景洪港陷入大萧条。出于一些莫名的压力与恐惧,许多船员不再愿意露面谈论相关话题。

泰方难辞其咎

目前,泰国国内的局势异常复杂。远的有长期遗留的政治斗争矛盾,近的则是前所未有的洪水袭击着首都曼谷,因此惨案一时间还难以让泰国花费更多的精力。

由于声称事后赶到的泰国军警与匪徒交战大约半小时,击毙了1名匪徒,其余4人逃走,随后在两艘船上发现毒品麻古90多万颗,并在泰国区域打捞出13名中国船员的遗体,因此泰国方面在惨案中已经难辞其咎。

中国民众对惨案的愤怒情绪伴随着中国政府工作组一起去到了泰国,因此后者也表现出了特别的重视。泰国主管安全事务的副总理差林也到达清莱府,表示将全力协助中方处理善后事宜,但其后出现了泰国第三军区“帕莽”军营9名军人“主动到案”,却又“否认是凶手”的乌龙事件,更使情况变得扑朔迷离。

有熟悉金三角地区事务的中国商人表示,“帕莽”是第三军区中的一支精良机动部队,长期与金三角地区的各种贩毒势力周旋,其在2008年被确定的执行任务区域为从泰北夜丰颂府至彭世洛府与莱府交界处,约950公里的泰缅、泰老边境线。“帕莽”的主要职责是:抵御外国军队侵犯主权、维护泰缅泰老边境安全、清剿边境贩运毒品。

按照泰国媒体的报道,作为一个行动分队的9名泰国军人都否认杀人、抛尸,只承认在案发当日曾登上遇袭船只执行缉毒任务,并查获92万粒兴奋剂和一具疑似毒贩尸体。泰国警方表示由于军人的身份较为特殊,之后他们将被移送到泰国的军事法庭进行裁决。而泰国警方要指证他们就是凶手,还需要获取足够的证据。对于外界关注的9名军人是否与贩毒团伙有关,泰国警方表示正在侦查。

有泰国政治学者则透露,来自警官世家的泰国警察总监飘潘是流亡总理他信前妻的胞兄,其与泰国军方一直誓不两立;而军方势力的态度也针锋相对,一些强硬派对他信的妹妹英拉出任新总理也不支持。

于是也有分析认为,惨案是军方个别力量为了破坏泰国英拉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友好关系而参与设计。惨案发生在缅甸叫停密松水电站之后,发生在英拉总理计划访问中国之前,而英拉取消原计划也是在中国要求对惨案进行严肃调查之后。不过据10月14日《曼谷邮报》消息:由于曼谷被洪水所围,总理英拉决定取消原定于10月中下旬访问中国的计划。

值得注意的细节是,飘潘在接受泰国媒体采访时表示,除了9名军人,还有另外一些涉嫌人员,他最后甚至点出了名字,就是缅甸的诺坎。他同时表示9名军人的所作所为是个人行为,与泰国军队和官方无关。

虽然飘潘透露了泰国警方已经在通缉诺坎,但是能否找到并抓获后者似乎更难预料。诺坎早期随坤沙投降缅甸政府军后获得了高层的庇护,获得了大其力北部一个小镇的拉祜族民兵团的合法领导职务,高峰时拥有400余名人员。

一名知情的船主表示,多年来诺坎不断在缅甸政府军、老挝边防军和泰国军警之间周旋,虽然后期也与缅甸政府军发生过矛盾,但是其与老挝、泰国方面一直关系不错,或者说没有发生过明显的冲突。

大约从2007年开始,诺坎公开在金三角地带及湄公河上游横行,武装贩毒、抢劫船只、绑架人员。他甚至袭击过中国巡逻船,导致3名中国警察严重受伤;还绑架过佤邦领导人的外甥勒索了190万美元赎金。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前后由于毒品问题缅甸政府军多次出兵征剿诺坎,致使其手下士兵死伤严重,当时有三名士兵还被送到泰国境内的医院治疗,一直到缅甸政府发怒,泰国方面才移送过来,“但是诺坎本人一直安然无恙,有时候躲在老挝,有时候躲在泰国,有时候处在缅甸的一些武装势力保护下”。

由此可见,复杂的湄公河、金三角地区出现任何状况都很难简单得出结论,包括泰国军警不断提及诺坎,也被认为是转移矛盾的做法。

泰国的一名政治学者说:“在泰国军方的势力远要大于听命于政府的警方,比如湄公河上一旦有重大案情,往往先是由军方到现场处理,之后警方才能介入调查。”

虽然在1973年之后泰国军人的长期专政体制受到了否定,1992年之后军人直接干政模式又受到了否定,泰国总理必须由民选的下议员出任,但泰国在“二战”后共发生了20次军事政变,其中14次政变成功,最近的一次是2006年推翻他信,可见军队势力在泰国一直占据强势地位。“二战”结束后,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军方领袖始终对泰王都保持着极大的尊重与顺从,因此泰国军队其实不是政府能够调动的,而是色彩明显的“皇家军”。

区域合作考验智慧

对于民众对政府在海外保护公民能力的担忧,中国政府积极采取了针对性的行动,希望能够唤起民众的信心,获得国际社会的尊重。

中国是第一个向泰国提供赈灾援助的国家。10月29日,中国总理温家宝打电话给泰国总理英拉,首先就泰国遭受罕见的洪涝灾害表达了诚挚慰问,并表示在已提供的援助基础上,再向泰国政府提供救灾援助。他同时要求泰方加紧审理此案,依法严惩凶手,并希望中、泰、老、缅四国协商建立联合执法安全合作机制,共同维护湄公河航运秩序。

中国公安部长孟建柱次日也表示,湄公河航道是沿岸国家经贸往来的重要纽带,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最重要的运输通道之一。中国国防部长、国家边海防委员会主任梁光烈也同期宣称,中国军方与外交部和公安部对此事的立场一致,如果有需要,军队可以提供支持。

10月31日,中国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泰国副总理哥威、老挝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隆再和缅甸内政部部长哥哥将分别率团出席了专门的磋商会议,并发布了《中老缅泰关于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的联合声明》,就在湄公河流域加强联合巡逻执法、联合整治治安突出问题、联合打击跨国犯罪、共同应对突发事件等议题达成了共识,表示将争取在12月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会议召开之前恢复湄公河航运。

生活在中缅边境、熟悉金三角事务的云南知名网民边民认为,这个多边合作安全机制史无前例,但是,“四国联合执法安全机制可操作性和效果目前尚令人存疑。中国军队或警察不可能复制亚丁湾由海军武装护航模式到湄公河,因为后者不是海洋,没有公海,其中的主权问题无法解决。”

还有船主表示,四国联合执法构想实行起来困难重重。首先是地理环境的制约,湄公河上游属于原始航段,虽然有过治理但航道依然艰险,而且200多公里的航段基本还属于原始丛林,只有几个很小的自然村落散在沿江的两岸;其次是经济条件的制约,因为四国的常态化的护航经济成本非常高,而且现在基本都是些散货船,还达不到组织一个大型船队护航的规模。

到目前为止,残杀13名中国船员匪徒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劫持两艘船只的原因也仍然不明,这使人们对于湄公河上的安全仍然充满着忧虑。不过按照泰国媒体的分析,鉴于中国政府的积极态度,13名死者家属极有可能从泰国方面获得高昂的赔偿金。

按照1999年生效的《中泰引渡条约》,9名泰国军人即使真是凶手也不可能被引渡到中国,除了其中有“缔约双方有权拒绝引渡其本国国民”条款,更在于军人的敏感身份。而如果按照泰国目前的法律规定,9人能不能被定罪或判处何种刑罚亦未可知。

在过去几年里,各种不安定因素一直影响着湄公河航运的发展,甚至影响着中国积极与下游国家合作,以及共同开发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庞大计划。而此次惨案的发生,则彻底搞乱了整个区域的合作格局,预示了许多潜在的危机,使中国政府的脚步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澜沧江-湄公河的开发使用,以及该次区域经济合作中所产生的矛盾,正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现实关系中的一个缩影。长期以来,这些地区都陷于毒品、战争和贫穷的状态,因此发展经济及改善民生也一直是重要需求,倘若这样的现状得不到改变,最终仍然会影响到中国的对外合作安全,无论商业竞争、安全隐患和环保问题都将很难消除。

中国与湄公河次区域的合作,不可能仅停留在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其他必将涉及政治、军事、文化、人口和环境等多个方面。如何通过利益平衡的对话,消除各种误会与矛盾进而获得更多合作收益,似乎越来越多地取决于中国未来对这些地区采取的行动。

诺坎浮出 真相方白

突破这次湄公河惨案的关键点在哪里?

按照之前从各种渠道反映的情况,虽然以前也经常有中国商船、船员被抢劫和勒索,但是除了对现金、财物有兴趣外,劫匪们并没有太过分伤害人身的举动,同时对船上的女性也没有什么侮辱行为。

一名数次经历抢劫的船员回忆:“每次洗劫后他们还用枪顶着警告船员们不准向中国、泰国和缅甸政府报告,否则会再来报复杀人,由此可以证明他们害怕得罪几个国家的政府。”他据此认为,此次残杀中国船员的应该不是以前抢劫的人,因为事情的严重情况和对待船员的方式差别太大了。

“很多人对于那些地区的地形及人员活动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因此许多推测都不太符合实际情况。”已经在湄公河上拼搏了十年的一名船主表示,“这段湄公河流域和金三角地区各种利益复杂交织,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既有地方势力的争斗,也有国家之间的博弈。最终形成了一定的势力割据。”

他介绍,这些地区的各种武装势力都如狼似虎,对自己的势力范围非常在乎,平时均时刻保持警惕,彼此间一般都不敢随便进入别人的地盘活动,更别说在光天化日之下长时间劫船、杀人。

案发前在河上遇见两艘遇难船只的船员说过,当时船奇怪地停靠在老挝与缅甸之间孟喜滩(岛)中间的大石头上,并且船头都掉往了中国方向。所有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均表示:“那一带一直就是毒枭诺坎的地盘,站在岸边就可以对河面上的情况一清二楚。平时他的武装就在那一带活动,并且经常以‘检查毒品’的名义拦截、抢劫船只。”

如此似乎就可以得出判断,当天敢在孟喜滩活动的凶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诺坎的人,要么是得到诺坎认可的人,否则他必定会出面干预。不过惨案发生后,诺坎仿佛人间蒸发了,许多与泰国、缅甸方面有往来的船员也在千方百计打听他的消息,但是一直无果。

显然,案发第一现场应该是在诺坎控制的孟喜滩,而泰国的码头已经是第二现场。最大的疑问是,为什么两艘船最后又从缅甸一方行驶到了泰国一侧,而且到泰国靠岸时至少有一名船长还活着,并且能用紧急广播向船东呼叫求救?

泰国的一名知情人士猜测有两方面的可能:一是制造惨案是为了激怒中国人,显然目的已经达到;二是凶手不能把麻烦留在诺坎控制的孟喜滩,而推向下游不远的泰国方面最方便操作,因此船只后来到了泰国码头,人员死在了泰国地盘上,就成为了泰国的事情了。

至于船上市价约为2000万元人民币的毒品麻古更是蹊跷,有说是凶手劫船是为了运输毒品去泰国境内,有说是中国船只本身就在运毒、贩毒,也有说是泰国军人杀人后栽赃,但是目前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

一名船主透露,毒品本身来自金三角境内几乎可以肯定,“但要说中国船员在贩毒,并且因此遭遇黑吃黑的残杀,我内心很难接受”。

当然最值得注意的是早期泰国军方与缅甸佤邦联合军的互相指责,由于案发地靠近佤邦南部军区(171军区),案件发生前南部军区的实际领导人魏学刚由于内部的权力争执已经被佤邦中央拘禁。魏学刚和诺坎都曾经是金三角大毒枭坤沙的蒙泰军属下,虽然后来前者投向了佤邦联合军,后

相关专题:

中国船员在泰国遭劫杀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mber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