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历史频道 > 媒体深度 > 正文

《南方都市报》:精神病院的“地狱”生活

2011年11月02日10:48南方都市报[微博]孙旭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吴春霞因家暴上访遭遇2008年当地最严厉的打击“非法上访”风暴,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她被“治疗”了132天,大把吃药,每周还要接受几次被她称为“酷刑”的头顶“电针”。

《南方都市报》:精神病院的“地狱”生活

吴春霞2003年时的照片,那时她很瘦很健康。

《南方都市报》:精神病院的“地狱”生活

在精神病院被“治疗”132天后,她重了40多斤,还患上了高血压。

因家暴上访遭遇拘留、劳教、被精神病……

当地政法委等发函指示“严厉打击”

对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农民吴春霞来说,从2004年到2008年,她的人生遭遇了最灰暗的5年。她先遇丈夫出轨,再遇家暴,被夺去儿子后又被赶出家门,她去上访,遭遇2008年当地最严厉的打击“非法上访”风暴,被拘留了10天,还办理了劳教一年的手续。

但她并没有被送进劳教所,而是去了一个更让她害怕的地方——精神病院。她被“治疗”了132天,大把吃药,每周还要接受几次被她称为“酷刑”的头顶“电针”。出院后,她的体重增加了40多斤,还患上了高血压和心脏病。

3年来,她状告政府、警方和精神病院,并获得了她被拘留被劳教的卷宗,以及精神病院的病例。通过这两叠多处涉嫌作伪的文件,基层司法及精神病治疗的乱象逐一呈现。

如果吴春霞可以穿越,她最想回到1997年的夏天。那时的高庄村,还是一个典型的豫东村庄。村头打麦场上,人们正在堆麦垛。每天清晨,总有布谷鸟唤她醒来。

当时23岁的吴春霞正面临着人生最重要的抉择:结婚。她高中毕业后,去广东东莞打了几年工,见识和能力在乡里出类拔萃。但和所有乡村姑娘一样,她必须在25岁之前把自己嫁掉,否则,将面临亲友们无休止的催促,和听上去不会太好的未来。

吴春霞并不是高庄村的,这是她二姐的婆家。二姐开了一个小卖部,她帮忙过来看店。这一天,旁边卖水泥的李振红走进小卖部,说是借水洗手。李跟吴春霞同龄,也是高中毕业,这让他们有不少共同话题。

洗完手,李振红凑过来。“你在看啥书?”他伸手握住吴春霞翻书的那只手。

14年后,吴春霞很后悔没有甩掉那只手。

这可以归咎于命运,自己看走眼,怨不得别人。两年后,结婚。三年后,有了儿子。又过了四五年,他出轨了,像仇人一样对她拳打脚踢,扫地出门。

后来的遭遇,命运已经无法解释。她四处上访,直到被一叠充斥着伪证的公安局卷宗,拘留了10天,还办理了劳教手续。

不知为何,她没有被送进劳教所,而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她人生更悲惨的一幕,从此展开。

法庭上被几男子绑走

从派出所到拘留所

其实,吴春霞更喜欢从2008年7月16日开始讲述。

那天上午,在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院沙北法庭,她正和李振红打离婚官司。她带着自己偷拍到的对方出轨的照片,为几年来的恩怨是非,从一件家具到儿子的归属,与曾经喜欢的男人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突然,一辆轿车开进法庭大院,冲过来几个男子,扭住吴春霞,架着就往外走。“我不知道咋回事,使劲挣,把右脚的鞋子都撇掉了。”

反抗无效,她被塞进了轿车。

这一幕,让本案法官蔡羽中至今想来还后怕。他从没有见过有人敢在法庭上绑架,但当事人在他开的庭上被绑走,他就得担责。

他记下车牌号,忙打110报警。很快,周口市沙南区公安局一副局长回电,告诉蔡羽中,抓吴春霞的,是公安局的人。

这让蔡羽中颇为生气。“我说你这是弄啥来,抓人不打招呼,不吭气,硬把人抢走,我怀疑你是不是公安的车。”

这次庭审,是两人第三次闹离婚。因为此次风波,仍未离成。直到一年后,川汇区法院才宣判两人离婚。

几名男子将吴春霞押送到她非常熟悉的蔬菜派出所。几年间,她因遭到家暴报案等事,认识了该所好几个人。指导员张晓东,还跟她婆家同村。

派出所一个叫翟武成的工作人员,正在等着自己,“给你作个笔录”。当时,吴春霞并不知道翟并不是警察,而是

“以工代警”进的派出所。

翟武成问,另一个吴春霞不认识的人负责记。这时,吴春霞想起方才开庭时,李振红接了好几个电话,最后一个电话中,他道,“马上就结束了。”

然后,那辆轿车很快就赶到了。

难道有什么阴谋?吴春霞知道,她早已得罪了派出所指导员张晓东。2007年春天,在她起诉丈夫虐待罪的官司中,张晓东的本家大伯张恒斌曾给法庭作伪证,引起吴春霞去讨说法,被他打成轻伤。

2007年4月19日,通过警方,张恒斌给吴春霞出具保证书,称此前所作皆为伪证,双方和解。但这让张晓东很不高兴,曾责骂她:“你咋谁都告?”

2008年4月份,吴春霞进京上访,在国家信访局接待中心门口,被张晓东抓到了陶然亭附近的青年宾馆。几天后,在一老访民的帮助下,她逃出该宾馆。

难道这又得罪了他?

卷宗中的询问笔录显示,时间为2008年7月16日上午10时46分,询问人为张晓东和段相华。但吴春霞否认见过张晓东。而且,笔录中,“询问人”和“段相华”之间,至少有五六个字的空白。“我指印捺我名字的时候,太靠上,占了上一行的位置,他们怕被鉴定出先捺指印后写字,就把名字往后空了空。”

这处空白,只是卷宗中违法或涉嫌作伪的细节之一。

询问中,吴春霞注意到,翟武成问一两个问题后,就会往外打手机,请教下一步咋问。

这次磕磕绊绊的询问结束后,吴春霞被拉到了周口市公安局拘留所。“我没看到任何法律文书。”她说,直到进去后,才知道自己因“扰乱单位秩序”,被拘留了10天。

她憋着一肚子火,准备出去之后,接着告。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hill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