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杨耕身:私刑处死卡扎菲是利革命最黯淡的一笔

2011年10月31日09:05青年时报[微博]杨耕身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定是胜利来得太突然或者是来之不易,当卡扎菲兵败身亡的消息突然传出,世界的头脑一瞬间就被冲昏。站在这个“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独裁者之一”的尸首旁,人们开始毫不吝啬地表扬与自我表扬。譬如英国的媒体盛赞英国在拉垮这名长期执政者上所扮演的角色,其中《泰晤士报》社论不仅赞扬“利比亚人民的英勇”,也赞美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法国总统萨科齐“同样光荣”的行动。美国总统奥巴马则在第一时间对卡扎菲之死表示,对国际社会在利比亚采取的军事行动感到“骄傲”。

  奥巴马在表示兴奋之余,全然没有提及对其死因的追问,乃至对以卡扎菲为首的战俘处境的关注。兴许他本人等待这一天实在太久了,以至失去了用美国价值观思考问题的能力。而直到在几天之后,当有关卡扎菲末日景象的视频与图片开始流传,当世界开始震惊于一种残暴或冲动,并开始从人权与战争法则的角度予以审视,奥巴马方才表示,“谁都不愿意看到有人像他那样死去”,并对卡扎菲之死缺乏“体面”而感到遗憾。但这种表态已经太迟。

  我不否认利比亚革命以及推翻卡扎菲政权的正义,但这并不代表胜利者可以极尽凌辱和虐待,来对待一名已经失去战斗力的老人,使这个原本可以站在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接受公正审判的独裁者,被“冷血”地谋杀,其间甚至遭受掌掴、殴打甚至“性侵犯”。这也包括让所有人获知这一景象的现代传播手段。几天前,俄罗斯总理普京就对全球媒体播放杀害卡扎菲的血腥画面予以强烈谴责。同时,这也包括许多战俘的遭遇。卡氏刚死,人们又在苏尔特的一所酒店里发现53具骇人尸首,死者双手被捆绑。

  在卡扎菲之死的事件上,这个世界到底文明了多少?很显然,以卡扎菲的方式对付卡扎菲,除了使胜利者也成为卡扎菲之外,没有别的。据媒体报道,卡氏政权覆灭后,一个名为“追踪和确定失踪人员全国委员会”的组织开始工作,以还原卡扎菲当权时的“暴政”。但是,面对卡扎菲之死以及苏尔特酒店53具骇人尸首,人们又将向谁寻求“暴政”的本质与答案?

  联合国秘书长利比亚事务特别代表马丁26日表示:在卡扎菲家乡苏尔特进行的最后一场战斗中,忠于卡扎菲的部队和全国过渡委员会的部队都可能犯下了构成战争罪的杀戮行为。这是战争的悖论,更是民主的艰难。异端有其权利,敌人亦有其尊严。卡扎菲及其独裁政权的追随者,或许必须以一死来指明独裁者的归宿,但他们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即到底是死于胜利者泄愤式的民粹或私刑,还是死于出乎法治与道义的正义审判,却意喻着两种不同的权力伦理。利比亚没能在卡扎菲之死上,体现他们渴望的民主与法治追求,这的确是这场革命最黯淡的一笔。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