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何三畏:卡扎菲不是利比亚人民自己的选择

2011年11月01日09:25南方报业网何三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作者:何三畏 (微博)

  这样疯狂的暴君掌权是民众在暴力之下无选择的不幸

  10月24日,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宣布全国“解放”。“解放”一词,意指人民获得政治自由。这个词即意味着新政权对人民的承诺。对于任何在独裁者残暴统治下的人民,这个词都是激动人心的。

  为了这一天,多少利比亚子弟在战斗中牺牲。为什么在现代政治理念已经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的今天,要改变一个政权,仍然需要用生命去换取?这适用上世纪的中国革命家毛泽东的理论:一切反动派都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卡扎菲应该跟世界上所有人一样,早在几个月前就料到了这一天,但他还是配合起义者把革命的逻辑演绎到最后。

  在从类似下水道的藏身之所被揪出来的最后时刻,这位利比亚人民的“伟大父亲”,已经好多天没吃过像样的食物了。他没有抵抗,只有惊恐。有媒体报道,他对激动而愤怒的革命青年喊的是“教法”和“对错”等词,而他则被后者称作“一条狗”。混乱中有人喊不要打死他,但他还是很快被打死了。

  卡扎菲死得毫无尊严。血腥可怖的画面当即传遍全球。这是枪杀俘虏。任何罪犯都拥有获得公正审判和自我辩护的权利,未经审判不能被处死。10月24日,中国外交部引用《日内瓦公约》表明了立场。不过,在那种混乱的时刻,在“革命群众”中,有人受“亲手打死卡扎菲”的英雄情结支配,似乎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四十多年前的卡扎菲本人,就可能这么干。这就是革命的逻辑,满足“报应史观”。

  8个月前,正是一批被卡扎菲非法枪杀者的家属,以获得国家赔偿和惩罚凶手的主张而走上街头,时值利比亚物价大幅上涨,生活质量明显下降,而原本并不一致的势力,“都有一本血泪账”,遂形成一致行动的“反对派”。有中国媒体称利比亚反对派是一些“乌合之众”,算是透露了革命发生的残酷底蕴——当一个政权遭到乌合之众的合力反对,它真的就要完了。连卡扎菲政府派去维稳的司法部长,也临场倒戈,成为反对派领袖。如果说人心是政权合法性的指标,那么,卡扎菲政权早就没有了合法性。

  要判断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并不需要去到这个国家做民调,也不必等到这个国家响起枪声,根据现代政治的指标性参数就够了:不选举的政权,就没有合法性,也就不会稳定。因为人民天生是需要权力的,所以不选举的政权必定需要用暴力去维护;因为人民天生是反对暴力的,所以政权的暴力就会和反抗的暴力竞争,并在竞争中升级而破坏稳定。

  卡扎菲政权就是一个暴力维护的,以家族利益为核心的独裁统治政权。当卡扎菲家族的暴力升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人民反抗的时候就到了。当人民起来反抗之后,卡扎菲甚至花人民的钱雇佣国外亡命徒来杀害反抗者,也就暴露了独裁者只要政权不要人民的本性。

  独裁者的个人特质也是制约稳定的因素。长期极权的卡扎菲明显地处于精神疯狂状态,无法进行正常思考。他在国际会议上的演讲,可以让大部分与会者悄悄离席。他珍藏赖斯影集和给赖斯献诗的奇情怪恋,令人难堪。赖斯在见他之前,已经知道“帐篷上校”的种种不近情理,但为了履行政治交易——卡扎菲赔偿洛克比空难,美国帮助利比亚融入国际社会——必须去尝试。女国务卿坚持没有走进他例行政治会见的帐篷,但翻译和警卫还是被挡在了门外。

  这样疯狂的暴君绝不是利比亚人民自己选择的结果,恰恰是暴力之下无选择的不幸。如果说利比亚人民该尊重这样疯狂残暴的独裁者,等于是在奚落苦难中的利比亚人民。事实上,在人权昭彰的年代,独裁者的名声是谁都不愿沾染的。卡扎菲惨死后,中国外交官揶揄他“不是中国的朋友”,全球更没有一个体面的政治首脑好意思给他发唁函。

  卡扎菲政权对人民的镇压受到了联合国的干预。利比亚的“转型”算是一个“半置入模式”。而更多国家的人民正在独自进行的奋斗,或者将付出更大的代价。联合国的干预并非不投鼠忌器,但民主潮流不可阻挡。同样是在10月24日,中国外交部对突尼斯开始制宪选举的“新起点”表示欢迎。卡扎菲之后,不只是利比亚的历史翻开新的一页,而且世界的未来将更加明晰。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