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天津版“彭宇”称如再碰到老人摔倒依然会搀扶

2011年11月01日03:58红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天津版“彭宇”称如再碰到老人摔倒依然会搀扶

8月22日,天津车主搀扶摔倒老人被判赔偿10万元二审开庭。许云鹤在诉说事件经过时十分委屈。图/IC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碰到这种事都会去帮忙,哪怕是犹豫一下。再者,我们都有老的一天,等你老了真摔了一跤,也希望有人管,也会有人管的。不然社会成什么样子了。——许云鹤

许云鹤,男,天津单车苑实体店负责人。

2009年10月21日,许云鹤驾车行驶时,看见老人王秀芝跨越路中心护栏后倒地受伤。许云鹤称他当时下车扶起王老太,而王则称自己被许撞倒。2011年6月16日,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就此事作出判决,许云鹤被判承担40%的民事责任,赔偿王老太108606.34元。许云鹤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1年8月22日,此案二审。法院当天宣布将择日开庭进行双方举证,当庭没有宣布案件终审时间。

“许云鹤案”与2007年南京“彭宇案”类似,被网友称为“天津版彭宇案”。

同样是无法还原的事发现场和过程,同样是因为一篇帖子引起了网络讨论,甚至同样是被判承担40%的责任,“天津许云鹤案”因为与“南京彭宇案”惊人相似,被称为“天津版彭宇案”,引发公众强烈关注和巨大争议。

“许云鹤案”前后,在江苏如皋、湖北武汉以及海南等地,频频发生类似事件。10月13日,广东佛山发生了让全世界心碎的“小悦悦事件”。公众把这些事件作为一个整体来思考、批判,最终引发了有关社会公德的大讨论。

10月26日,许云鹤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谈他眼中的“彭宇案”“小悦悦事件”,以及当下的社会道德水平。

许云鹤案

“如果还碰到这种事,我会通过其他方式介入”

潇湘晨报:在“许云鹤案”之前,你有没有扶过摔倒的老人?

许云鹤:以前帮老太太拎过东西。扶摔倒的老人是第一次,也是第一次打官司。

潇湘晨报:从两年前事发到一审、二审,此事备受公众关注,你在各个阶段是怎么想的?

许云鹤:比较难受的是前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王老太太说我撞她,警察把车扣下了。那时很郁闷,家里人也说我多管闲事。事发时,老太太找我借电话,说给家里打个电话,结果老太太第一句话就说“我被人撞了”。当时我以为听错了,傻在那了。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老太太特别可怕,然后我就报警了。

第二个阶段,是在法院拿一审判决书的时候。法官跟我说你回家再看,我出法院后就等不及了,赶紧翻到最后一页看结论:赔十万。我数小数点,没错,是十万。我就往前翻,把判决书挨页看了一遍。然后给家里打电话。那段时间实在太难受了,我就在网上发了帖子,希望网友帮我想想该怎么办才好。

潇湘晨报:假如现在还遇到类似事情,你怎么办?

许云鹤:有段时间我也在反省,做这个事到底对不对,纠结了一段时间。如果还碰到这种事,我可能会有点犹豫,可能会站得远点,但我最终会用其他方式——比如报警来介入一下。

潇湘晨报:你接受像“彭宇案”一样和解、撤诉的解决方式吗?

许云鹤:二审法官曾问我是否接受和解,我通过律师很明确地跟法官说了,这事是王老太太说我撞了她,和解不该由我来说。就算和解的话,我有两个要求:第一,王老太太别再说是我撞了她;第二,她别再找我赔钱。如果是基于以上两点的话,我同意和解。

潇湘晨报:你觉得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

许云鹤:大家可能担心,如果我这事按照一审的结果判了,而且我赔了钱,那么就有了一个不好的先例。以后他们再碰到类似事情,就更说不清了。

彭宇案

“‘彭宇案’只是弹错的音符,不会引起道德滑坡”

潇湘晨报:以前关注过“彭宇案”吗?你知道多少例翻版“彭宇案”?

许云鹤:我是在自己的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彭宇案”的。有人问我知道彭宇吗,还有人把我的事说成“天津版彭宇案”,我才到网上搜索。

最近也了解了一些被称为“彭宇案”的事件,听说了江苏如皋“殷红斌事件”和“小悦悦事件”,还看了一些老人摔倒没人敢扶的报道。网上会把这些事拿到一起说。但不可能是因为有了“彭宇案”“许云鹤案”才不断发生类似的事,这种事以前肯定也有,但是因为有了彭宇的事,有了我的事,大家就更加注意类似的事了。

潇湘晨报:有人认为,“彭宇案”的判决,让中国的道德水平倒退了数十年。

许云鹤:我认为不会。这种事是个别现象,百分之一的概率都不到。除非国家立法了,比如说老人倒了不许扶,扶了就判你刑。这么做会影响道德水平,但类似(彭宇)的事不会引起道德滑坡。“彭宇案”之后,有人再遇到类似的事可能会先想想,但应该不会不管的。

潇湘晨报:你怎么定义“彭宇案”?

许云鹤:如果整个社会是一场大音乐会的话,“彭宇案”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乐器弹错了一个音而已,如果不拿出来说的话,听众甚至都察觉不到。过去就过去了,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人心都是肉长的,谁碰到这种事都会去帮忙,哪怕是犹豫一下。再者,我们都有老的一天,等你老了真摔了一跤,也希望有人管,也会有人管的。不然社会成什么样子了。

潇湘晨报:你怎么看“彭宇案”的一审判决依据?

许云鹤:马三立老先生说过一个相声:单位楼道里白天开着灯,他上午看到了,说谁大白天开灯,真没素质、真浪费电;他下午去看,还开着,“真浪费电”;到晚上去看,还开着,“真浪费电”。他说我可不能去关灯,不然别人会以为是我开的。

这是相声,说一些很无厘头的东西搞笑。就像“彭宇案”的一审判决,不是你碰倒了老太太,你干吗去管?这种逻辑推断,很无厘头,很没道理。

小悦悦事件

“骚扰、谩骂18个见死不救的路人,很不应该”

潇湘晨报:殷红斌最终证明没有撞倒他扶起的老人,是因为他所驾驶的公交车上装有监控。所以,有人提出,在扶摔倒的老人前可采取拍照、录像、录音等手段,对最原始状态进行记录。

许云鹤:这么做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以后每个人出门都带一个黑匣子吧。这种提法可能是一个笑谈。

虽然是个别情况,但毕竟有老人摔倒没人敢管,也有人管了后被反咬一口。大家都在找一个杜绝类似事情的解决方案,提出“拍照、录像”,目的也是为了让该得到帮助的人得到帮助,不该负责任的人别再为这种事负责任。

潇湘晨报:你怎么看“小悦悦事件”?

许云鹤:太可怜了。其实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小悦悦是个2岁小孩,才引起这么大关注。那么小的孩子,躺在路边,谁看到心里都不舒服。但我们都没有专业的医护知识,如果是我在现场,或许也不敢过去搭把手。我可能会报警,或者想办法在孩子身边弄个警戒标志,让车绕着走。

潇湘晨报:可是18个路人都没有报警或者弄警戒标志。

许云鹤:我推断,第一,路过的人可能有急事。第二,他们不敢管,毕竟当时是血淋淋的情况。还有一种可能,路人看到情况这么严重,会觉得肯定已经有人管了。

潇湘晨报:在“小悦悦事件”中,18名被斥“冷漠”的路人无一伸出援手,被不少公众看做是多起“彭宇案”的阴影投射。

许云鹤:这事不必非得联系到一起。也许二者之间有万分之一的影响,但不会到本来18个人中会有9个去管,而发生了“彭宇案”后1个都不去管了的地步。

潇湘晨报:有人打电话或发短信对18个路人进行谩骂,你怎么看待这种行为?

许云鹤:即便是该管的人没有去管,也不应该这样做。比如说我是救生员,我该管而没管,那么我是失职,可以追究我的责任。但你不该去骚扰、谩骂这个失职的人,不能去影响他的私人生活,这是一种过激的行为。

社会道德

“道德层面的事通过立法解决?我投弃权票”

潇湘晨报:近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当今的道德水平,你认为目前的道德水平如何?

许云鹤:我觉得现在的道德水平跟以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十年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因为小孩子所受的教育没有变。大家都在说道德滑坡了,可能是大家比较害怕道德会滑坡。所以当有些事与道德滑坡沾边的时候,大家就会去说。

潇湘晨报:有学者和律师认为,有必要以立法的形式,对见死(危)不救的行为作出明确的惩罚规定;而为了鼓励见义勇为,可以像其他国家一样出台类似《好心人免责条例》的法律。

许云鹤:不是说别人有咱就得有,每个国家的情况、环境不同。再者,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到了需要设立“见死不救罪”的地步呢?道德层面的事是否需要通过立法来解决?我不知道。我投弃权票。

如果要出台《好心人免责条例》,我会投赞成票,但态度不是很坚决。

潇湘晨报: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谈方设立了“搀扶老人风险基金”,为勇于搀扶老人却被冤枉者提供免费法律援助,必要时还会提供经济帮助。你怎么看待这种行为?

许云鹤:上个月,他们的团队联系过我,说他们替我出赔偿金,还要给我一万块钱的奖励。我当时特感动。但我跟他们说,奖励我没资格拿;另外,我坚信我在这件事上是零责任,不应该赔钱,所以别人帮我赔钱也是不对的。再者,如果这钱王老太不该拿却拿到了,那以后大家都这么去要钱怎么办。

设立这个基金的出发点是好的,是让做好事的人不要有后顾之忧。但这些钱应该用到一些该用的地方。被讹的钱谁也不该出,因为这钱本来就是讹人的人不该要的。

潇湘晨报:前段时间,广东开展了“见义勇为”大讨论。此外,温总理也部署制订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类似的努力能起到多大效果?

许云鹤:社会道德水平多高都不算高,永远都有改进的余地。官方的号召是想让社会上的好人越来越多,方向是好的。作为领导者来倡导这个事,就像一个家的家长发出倡导,我相信肯定会有效果的。至于会有多大效果,不好量化。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q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