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王沛然:卡扎菲之死关系美“大中东民主计划”

2011年10月25日23:42人民网王沛然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作者王沛然 布鲁塞尔当代中国研究所访问学者

“阿拉伯之春”席卷西亚非洲,本-阿里,穆巴拉克等铁腕人物相继倒台, 在国际公开场合中行为乖张著称的卡扎菲的命运也最终尘埃落地。卡扎菲的死,意味着结束了“阿拉伯之春” 中最为血腥的一幕 。

与伊拉克战争截然不同的是,跨大西洋两岸国家在对待卡扎菲的立场上“空前团结”。英法并肩美国参与对利比亚的空中打击。北约似乎忘记了卡扎菲赔偿洛克比空难,主动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研发并主动接受国际社会检查,以及为“国际反恐”的“良好表现”。国内外诸多媒体的共识是,地缘政治成为卡扎菲宿命的最重要考虑。北约宣布停止军事行动之后,利比亚必然出现繁重的人道主义救援与重建任务。自冷战结束后,作为“规范性力量”与“民事力量”的欧盟,一直致力于后冲突地区的人道主义救援与重建。深陷债务危机的欧洲,如何再承担这一笔“天价”的资金开支?具有北约与欧盟双重身份的欧洲国家,将面临为军事打击与人道主义重建双重“买单” 的尴尬。故此,无论是“文治”还是“武功”,欧洲面临的尴尬与挑战远远大于美国。

无论是北非中东,还是中亚, 凭借先进的武器与对国际事务的话语垄断,欧美可以轻松介入,以军事打击的手段实现“地区稳定与和平”,但是如何“体面” 的 撤离,将一个真正稳定与和平的后冲突地区留给当地人民,是欧美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目前,距北约结束阿富汗战斗的时间也不过三年。结束利比亚战事之后,如果能稳定战后局势, 真正实现利比亚国内的和平,然后全身而退。这将对于北约和美国成功结束阿富汗战争具有借鉴意义。

“阿拉伯之春”,不能说与美国近年来一直推动“大中东民主计划”没有关系。“大中东民主计划”,是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后为进一步推动中东阿拉伯国家进行“民主改革”而提出的一项国际性计划,覆盖地区从北非延伸至南亚,强调通过在“大中东”实行一系列外交、文化、经济改革,以美式民主和价值观遏制、淡化伊斯兰教的影响,从“根本”上铲除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以便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方面 实施对“大中东”的控制。

“民主改造中东”是美国政府着眼自己长远利益的一步棋,这步棋很大程度上参考了当年美国成功地把一个世界上最法西斯、最具穷兵黩武色彩的日本“改造” 成一个对美国最敬畏、最恭顺、最依赖的“民主”日本的范例。美国把中东“美国化”的进程中,一劳永逸地消除反美势力,稳定美国的全球战略地位。这是美国试图实现“美国治下和平”战略目标的重要一环 。

回顾半年多的北非中东局势,“变革与革命”是最流行的政治话语。无论是被革命者还是革命者,当权的还是在野的,都叫嚣“变革”与“革命”,似乎“再不下决心变革,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然而,任何一方都没有为如何变革及其后的国家建构给出切实的答案,为“变革”与“革命”提供清晰的路线图与行动方案。在“革命”激情的刺激下,仇恨与杀戮,冲突与动乱不可避免。缺乏务实的政治发展规划,这是北非中东未来无法短时间内结束“乱局”的内生弱点。

虽然卡扎菲不在人世,但是如何消化其政治遗产则非常棘手。首先,利比亚国内仍然存在支持势力,如何实现部族之间的和解共生,是过渡委员会和国际社会都面临的难题。简单的“民主”口号难以实现铸剑为犁。其次,利比亚内战中,大量武器散落民间。如果过渡委员会不能迅速实现国内政治稳定,存在内战的现实威胁。 如果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势力乘机做大,利比亚是否会成为第二个阿富汗?其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完全背离了欧美的初衷。第三,曾经“表现良好”的卡扎菲,依然难逃身首异处的下场。这样的榜样,足以告诉其他的反西方势力,用更加极端和更加血腥的手段“顽抗到底”才是唯一的活路。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