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吴挺:卡扎菲之死对阿拉伯世界影响有限

2011年10月21日02:34东方早报[微博]吴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吴挺:卡扎菲之死对阿拉伯世界影响有限

利比亚民众昨日在街边庆祝,准备焚烧卡扎菲的画像

中东“多米诺骨牌”:阿萨德或吸取卡扎菲之死教训

“卡扎菲的死亡为利比亚的重建开创了道路,标志着卡扎菲40多年独裁统治体制的彻底结束。利比亚各部落间应积极和解,以顺利开启重建进程,共同掀开利比亚历史新的一页。”

——阿盟阿拉伯与非洲合作部主任塞米尔·胡斯尼

卡扎菲的死亡,是自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倒台后,中东民主变革最新最重要的一座里程碑。

自火力强大的北约宣布对利比亚实施禁飞区、进而发动大规模空袭之日起,卡扎菲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要以失败告终。而这一天的到来,再一次使这场持续大半年的变革风潮遵循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即使卡扎菲毙命的消息将极大鼓舞利比亚反对派以及其他国家反对派的士气,但对于利比亚国内安全局势乃至仍在动荡的阿拉伯世界,这一消息的影响预计十分有限。

利比亚局势未实质改观

卡扎菲之死对于从一开始就宣扬要推翻武力镇压平民的暴政统治者的反对派而言,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这场胜利犹如一座里程碑,宣布利比亚自此彻底与“黑暗的过去”一刀两断。

从军事上来说,卡扎菲丧生将为持续至今的利比亚战争画上句号。虽然极少数卡扎菲的忠实支持者今后还可能制造一些零星的暴力事件,但是从全局来看,战斗已经完结。这标志着“全国过渡委员会”已在军事上控制全国,也有利于其加速改善国内的安全状况。相反,如果卡扎菲结局未见分晓,他作为旧政权的象征作用和影响力就无法去除,卡扎菲的支持者会在这种精神力量的感召下继续抵抗。“零星的交战还会继续,但卡扎菲主要的支持者会出现群龙无首的局面。”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朱威烈认为。

从政治上来说,卡扎菲丧生正式宣告卡扎菲时代在利比亚的彻底终结。这显然有利于“全国过渡委员会”,因为卡扎菲丧生后,影响和阻碍一些国家承认该委员会的一个重要因素得以消除。目前已经有数十个国家对“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地位予以承认。卡扎菲之死将使“全国过渡委员会”得到更多政治支持。此外,卡扎菲丧生将使“全国过渡委员会”可以把精力全部转移到政治、经济和社会重建上来。

但利比亚国内的安全局势显然不会因为前领导人的毙命而一夜改观。最为直观的威胁首先来自大量泛滥、无踪可循的武器。德国《明镜》杂志近日援引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迪宝拉的话说,利比亚大约有1万枚地对空导弹失踪,他尤其担心这些武器落入恐怖组织人员之手。其次是利比亚内部林立的派系。执政当局承诺在解放苏尔特后开始政权过渡,但如何实现政权的和平过渡以及确保安全局势稳定仍存变数。

“利比亚关键的问题在于新政府能否迅速稳定国内局势,扭转一直以来混乱不堪的局面。”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顾正龙告诉东方早报,“利比亚安全局势没有因为卡扎菲的死而得到实质上的改观。内战结束了吗?利比亚因此变得安全了吗?”

北约决策机构——北大西洋理事会19日举行大使级会议,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军事行动何时结束这一问题,会议未置一词。观察人士认为,北约态度谨慎,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当前利比亚安全形势仍存在诸多变数,让北约难以过早放手。

美国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和格雷厄姆此前也曾表达担忧称,利比亚当权者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要竭尽全力阻止报复行为,并开启艰难却必不可少的全民和解进程,“他们必须建立起持久的制度以保持他们获得的自由。”

由于立足未稳,经验不足,“全国过渡委员会”施政起来难免困难重重。为了完成政治过渡,“全国过渡委员会”需要组建政党、成立政府、颁布宪法、举行选举。完成这些任务显然是一项浩大的政治工程。再者,“全国过渡委员会”内部构成复杂、意见多元,难以形成合力。此外,利比亚目前有至少150个部落,这些力量在未来国家重建过程中将提出各自的政治诉求。如何妥善安置前政权官员,也是“全国过渡委员会”必须审慎处理的问题。如果一味排挤他们,这些人可能除了斗争别无选择,而利比亚也将会复制“伊拉克模式”。

对阿拉伯世界影响有限

卡扎菲之死对于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预计也相当有限。

“对于卡扎菲之死,阿拉伯世界里会有人表达同情和声援,但不会太多。”朱威烈表示,因为卡扎菲在阿拉伯世界中的人缘并不好,但他认为,存在其他国家的反对派会不会效仿利比亚模式的问题。譬如叙利亚反对派就建立起了类似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机构“全国委员会”。就在19日,利比亚执政当局“全国过渡委员会”宣布承认叙利亚反对派“全国委员会”。

顾正龙认为,利比亚与叙利亚不可同日而语,“认为西方国家计划通过武力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观点仍存疑问,实施起来也有困难。”他说,“另一方面,叙利亚的军队建制与利比亚不同,这种建制确保了叙利亚中央对军队拥有很强的控制权。”此外,与卡扎菲的孤立不同,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阿拉伯世界拥有同情者,并且他也在缓慢地推进改革,进行修宪,以满足反对派一定的需求。“利比亚的局势对于叙利亚有一定的影响,但不至于产生太大的影响。阿萨德当然会从卡扎菲之死中汲取教训,审时度势,在处理与反对派的关系中做得更缓和一些。”

朱威烈告诉东方早报,叙利亚当局应当抓紧时机加快实施已经承诺的改革,加速国内各派的和解速度。“叙利亚和也门当局的掌控能力都将接受考验。”他说。与利比亚有所不同的是,在也门和叙利亚反对派早期游行的队伍里已经出现了反政府武装,而这种情况直到利比亚局势发展到后期才出现。

19日,也门总统萨利赫表示,他同意签署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的调解协议,但前提是获得海湾国家、欧洲和美国的保证。对此,美国方面予以了拒绝,敦促萨利赫立即交权。一些西方外交官说,一份与也门局势相关的草案已送交联合国安全理事会15个理事国传阅。这一草案意在敦促萨利赫以海合会的调解协议为依据,尽快签署并履行一份协议,“所有那些参与暴力、侵犯人权和滥用职权的人都应承担责任”。不过,草案没有提及应承担何种责任。依据海合会的调解协议,如果萨利赫签署协议、实现交权,萨利赫及其家人将获得刑事豁免权。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