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黄艾禾:中国人对利比亚关心很多了解很少

2011年10月25日11:17中国网黄艾禾我要评论(0)
字号:T|T

黄艾禾 评论作者

利比亚的事情又成了媒体的头条。卡扎菲被打死了。

可是,随着卡扎菲他那血肉模糊的头像登上全球各大小媒体的头版,他的死亡原因又愈发含糊不清,时下有三四个版本之说。对于我们中国受众来说,我们只知道,卡扎菲确实死了,其他的,都如在云里雾中。

我们似乎总看不清利比亚的事情。从今年二月利比亚爆发群众游行被卡扎菲政府镇压开始,关于利比亚的报道就总叫人摸不着头脑。即使有电视台的记者亲临到利比亚前线,我们看到镜头里的利比亚反对派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开着皮卡车举着枪漫无目的地扫射,按我们中国人习惯的思维,国家机器才是硬道理,但最后的结果是,这群被中国军事专家们称为乌合之众的民兵式队伍竟然赢了。

所以,我们对这个国家其实了解得太少太少,而我们从媒体上听到的各路专家出于“阴谋论”和精明的利益分析等等与现实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夸夸其谈又太多太多。如果你真的想了解这个国家,就应该去读那种深入到一线,以事实说话的冷静观察与客观叙述,从我们能看到的中文资讯来说,凤凰台记者闾丘露薇的《利比亚战地日记》值得一读。

并非说闾丘的写作就是多么文采飞扬或是我们所期待的那种震撼,而是说,她是一个很好的职业记者,以她受过的训练和多年的历练,她会带给我们更多的真实信息和更准确的事实。

闾丘的叙述当然完成得很匆忙。她的写作完成于今年8月,几乎就是从利比亚一撤出来就开始做,当时的的黎波里还稳稳掌握在卡扎菲手中。

但你在书中可以读到很多鲜活的内容细节,比如各种各样加入到反对派当中来的利比亚人,他们是什么风貌,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这些人的那种率性。在一个专制的国度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们做出反叛的决定时竟然看不到我们所熟悉的那种心理压抑和扭曲——卡扎菲的部队射杀了我的叔叔或是兄弟,所以我就加入起义一方了,很自然而然也很简单,尽管在造反前他已经是中产阶级,有着不错的工作与收入。新的变动,给这些人带来了新的希望与新的精神面貌,他们在尝试着做一切在专制时期不能做的事情,那种莽撞与兴奋,尤其令人印象深刻。所以这些人,就是打起仗来也像是在玩一样,战争的血腥就这样被他们的随意率性给冲淡了。

我有时在想,我们中国与利比亚远隔千山万水,凭什么我们就那么想了解他们,想知道这里面的所有细节?其实我们还是想知道我们自己。就像是卡扎菲死讯刚刚传出,中国政府发言人的表态:“我们希望利比亚尽快开启包容性政治过渡进程,维护国家统一与民族团结。中方会继续支持利比亚人民恢复稳定和开展重建的努力”——从这里可以读出中国从政府角度对自己的一种期许。那么普通百姓又对自己是什么期许呢?

有一句名言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也就是说,所有当下活着的人想了解历史,都是因为想从今天的角度,来了解今天的自己。比如今天我们兴味盎然地读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史,实际还是想对今天的中国现实有所理解。这是对时间上的跨越的一种总结。而在空间上的跨越也是如此。万里之外的卡扎菲死了,这件事对于我们理解世界潮流、理解我们中国自己会有什么影响?或许一言难尽。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