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利比亚民众称混乱因素开始酝酿 担心地区间混战

2011年10月24日02:29潇湘晨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利比亚民众称混乱因素开始酝酿 担心地区间混战

10月23日,在班加西烈士广场,士兵在制高点执勤。利比亚执政当局于当日在这里举行利比亚全国解放庆祝仪式。图/新华社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古贾23日在班加西举行的全国解放庆祝仪式上宣布,利比亚全国解放,结束持续大约8个月的战争。

仪式开场诵读了可兰经,并唱响利比亚国歌。许多人都在挥舞着手中的新利比亚国旗。但利比亚人指出:“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让人担心。”

执政当局怎么做

1个月内组建临时政府

利比亚执政当局当天在班加西的烈士广场举行全国解放的庆祝仪式。在古贾宣布全国解放前,利“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也在庆祝仪式上发表了讲话。他在讲话中感谢在战争中遇难的执政当局武装人员和平民,感谢为执政当局取得战争胜利提供帮助的所有利比亚人。

贾利勒说,利比亚人的未来由他们自己来创造。他呼吁利比亚人民今后保持耐心,秉持宽容,共同维护国家的稳定和安全。他还呼吁利比亚人遵守法律,不要用武力来谋求权利。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23日在约旦说,“过渡委”将在1个月内组建临时政府。

贾布里勒说:“经过8个月的艰苦斗争,今天‘全国过渡委员会’宣布利比亚全国解放,从此摆脱独裁统治。”

贾布里勒说,利“过渡委”目前的任务是在1个月内组建临时政府,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举行议会选举。临时政府将起草新的宪法,在进行总统选举之前,临时政府将负责全国事务,未来的利比亚政府将通过选举产生。

最担心的是发生内战

利比亚位于非洲北部,人口大约600万,境内油气资源丰富,石油探明储量居非洲第一。

卡扎菲治下,出于政治考量和个人“偏爱”,利比亚地区发展差异明显,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家乡苏尔特等西部地区发展较好,以班加西为代表的东部地区和西部港口米苏拉塔较为滞后。东、西部地区冲突长期存在。

今年年初,利比亚局势出现动荡,反卡扎菲势力以班加西为大本营,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战机掩护下,向西推进。而在攻占的黎波里和抓获卡扎菲两大标志性事件中,来自米苏拉塔的武装力量起主力作用。

的黎波里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过渡委官员22日说:“尽管全国其他地区武装均努力推翻卡扎菲政权,米苏拉塔武装在拿下的黎波里和抓获卡扎菲中承担主要任务。我认为,这座城市(米苏拉塔)将获得奖励。”

路透社以米苏拉塔当地一名武装人员为消息源报道,混乱因素正开始酝酿。“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让人担心,”这名武装人员说,“可能出现地区间混战……混战甚至可能发生在军队内部。”

卡扎菲“遗嘱”希望善待家人

卡扎菲及儿子穆塔西姆的尸体21日被放置在米苏拉塔一家肉铺冷藏室内,供民众观看、拍照。流亡国外的卡扎菲家人希望当局把两人尸体交给仍在苏尔特的其他亲属,以尽快下葬。艾哈迈德没有说明当局何时移交尸体以及具体交给何人。

卡扎菲家人或死、或流亡、或下落不明。他的妻子萨菲亚以及长子穆罕默德、四子汉尼拔和长女艾莎如今避难阿尔及利亚;次子赛义夫·伊斯兰下落不明。

支持卡扎菲的网站“7天新闻”23日报道,卡扎菲10月17日写下一份书面“遗嘱”,交给3名男子。网站援引从其中一人得到的“遗嘱”报道,卡扎菲要求死后按照伊斯兰习俗,葬在苏尔特一处墓地,埋在一些亲属坟墓旁边。他同时要求他的家人、“尤其是妇女和儿童受到善待”。

“利比亚民众应保持他们的身份和成就、保存历史和英雄人物……他们应继续抵抗任何外国入侵。”

“遗嘱”最后写道:“我向所有家人致以问候,问候利比亚和全世界支持我们的人、即使那些在心中支持我们的人。”

“遗嘱”真实性尚无法确认。网站没有说明3名男子身份。

最紧迫的挑战是如何用法律的方式处理“战俘”

《华盛顿邮报》23日报道称,利比亚多处临时监狱中塞满战争中抓获的俘虏。在司法体系崩溃、地方武装人员大权在握的情况下,这些俘虏的处理问题成为利比亚新政府面临的最紧迫问题。

7000名战俘塞满肮脏的临时监狱

一些人权组织说,利比亚现在遍布多个肮脏的临时监狱,塞满了利比亚当局抓获的近7000名“战俘”。他们被关押数周之久,没有定罪,随时面临虐待和折磨的危险。

怎样处理这些“战俘”,将成为利比亚新政府执政能力的最迫切考研。是否能限制武装民兵、抛弃卡扎菲时期的残暴做法,成为人们关注焦点。

一些人权组织曾经警告,卡扎菲被活捉后遭“过渡委”武装人员暴打、丧命一事,“过渡委”武装人员很有可能构成战争罪。

许多这类临时性监狱由地方的民兵武装控制。地方民兵武装参与了这场8个月的战争,对这些“战俘”非常愤怒,因为他们中包括卡扎菲的战士和支持者。在处理关押的“战俘”问题上,利比亚的新政府不得不同时面对拥有武器的地方民兵以及国内司法体系几乎业已崩溃的局面。

到目前为止,利比亚执政当局还没有决定,卡扎菲时代的法律是否还能用来处理这些曾经效忠过卡扎菲的军队。

没有司法程序处理战俘问题

在米苏拉塔为执政当局工作的律师Ali Sweti称,“我们当前面临的局面前所未有。我们还没有一个处理‘战俘’的专有法庭。”

27岁的Sweti负责看管的一处临时监狱显示了利比亚糟糕的战时司法状态。这处临时监狱设在一所高中,关押有1000名“战俘”。战俘们睡在地板上的垫子上,彼此紧挨着。同时,卫生设施简陋。执政当局武装持武器看管,武装人员的年纪只有19岁上下。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执政当局顾问称,执政当局正计划特赦那些没有参与战争罪行、愿与当局合作的战俘。但目前还不清楚,一些经历惨烈战斗、居民损失惨重的地方会不会接受这一做法,比如米苏拉塔。

“一些支持卡扎菲的战斗人员曾经实施了强奸、抢劫,一些人还杀了人。他们曾折磨过我们,他们还杀过儿童。”在米苏拉塔负责看守两处临时监狱的Abdel Gader Abu Shaallah称,“我们在感情上曾被摧残过。”

联合国高级人权事务官员莫娜·利士玛维(Mona Rishmawi)本月到访利比亚后称,近7000名“战俘”正被拘押,而且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很显然,这种局面是在滥用暴力。”

一些国际组织已经记录多宗被执政当局拘禁人员受虐待案例。这两家人权机构称,黑皮肤利比亚人和撒哈拉沙漠南部非洲人特别容易受到电棍击打和折磨的虐待。许多利比亚人怀疑,这些黑皮肤者是卡扎菲的非洲雇佣军,或者至少支持卡扎菲。

司法体系已经崩溃,狱警都不知去向

一些关押在米苏拉塔的“战俘”在接受采访时称,关押后被暴打。

Gouezy Ahmed今年29岁,躺在一处临时监狱的垫子上说,第一次接受审讯时就被鞭笞。“有时候,他们打你这儿,打你那儿,就是让你招供。”他说。Ahmed称,自己已经承认是卡扎菲军队的一名军官。

米苏拉塔的首席地方调查法官称,该市在押的约2000名“战俘”无法获得正规司法体系的裁定。

“我们没有和他们(战俘)有任何接触。”这位首席地方调查法官Abdel Latif Ibrahim al-Hamaly称。他说“战俘”人数太多,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米苏拉塔的3处监狱和法庭的主要建筑在战争中严重被毁。连狱警都不知去向。

国际法规定,一国内战结束后,被俘战斗人员应该释放,除非他们犯下罪行比如袭击平民。这意味着,为卡扎菲战斗的武装人员可以被关押,但同时应该裁决他们是否犯战争罪或其他罪行。人权观察特别顾问Fred Abrahams称,如果他们被超期羁押,“他们应该被带到法庭,由法官裁定。”

米苏拉塔的革命领导人称,他们正努力提高监狱的条件,但受制于资金匮乏、执政当局政府指导有限。综合新华社电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q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