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马晓霖:利比亚新政权瓶颈不是经济是团结

2011年10月22日14:00法制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7个多月的流血冲突,2.5万人死亡之后,利比亚的卡扎菲时代终于在卡扎菲应枪倒下的时候宣告彻底结束,利比亚战事也算画上了句号。

但是,利比亚留给世界的问号仍然有很多。新政权能否顺利组建?利比亚人民能否迎来一个更美好的国家?利比亚国内错综复杂的派别之间是否会再次点燃战火?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北约能否如愿成为外来的最大利益获得者?而在利比亚的中资企业,利益能否得到保证?

对于这一连串的疑问,曾在中东生活多年的博联社总裁、中东问题专家马晓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对上述问题进行了独到、深入的分析。

狂人铸错

性格多变卡扎菲得罪太多人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有人说您"偏袒"卡扎菲,果真如此吗?

马晓霖:的确有人片面地认为我在评论时偏袒他。但是,我本人并不喜欢卡扎菲,从不喜欢。我不喜欢他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做事风格,将个人意志凌驾于国家之上,比如制造"洛克比空难"。另外,他"屁股"太大,贪权恋钱,祸国殃民。

卡扎菲极其善变,但唯一不变的就是他喜欢出风头,吸引世界眼球,渴望成为阿拉伯世界的"老大"。虽然他自封为"非洲之王",但是他并没有整合与领导阿拉伯世界和非洲的实力,所以他就想靠玩手段和花活儿吸引世人注意。

FW:落到四处逃难最终命丧枪口的下场,卡扎菲究竟错在哪儿?

马晓霖:对内,卡扎菲及其家族掌握的国家财富不受监督,四处摆阔,做了很多好大喜功的事情。国家财富在增加,但民众怨声载道。

对外,卡扎菲被称为狂人,得罪了太多人。他一开始希望统一阿拉伯世界,后来又把阿拉伯世界得罪个遍。当很多人开始觉得他是个不畏强权的英雄的时候,卡扎菲看到萨达姆政权被推翻,看到了美国的强大,马上就向美国示好,并将大门完全向西方国家敞开,全面向美国要求的标准看齐,但最终却遭到无情的抛弃。

他的多变性格让西方人感到狐疑、害怕。所以,抓住机会把他推翻,保持利比亚政局的稳定,保持利比亚原油流向西方,也就顺理成章了。

新生路艰

缺钱缺经验新政权更缺团结

FW:卡扎菲政权已经寿终正寝,但国际社会对于利比亚的新政权也普遍持疑虑态度。新政权眼下都面临哪些棘手问题?

马晓霖:就"过渡委"本身而言,他们的成分鱼龙混杂,并且既缺钱也缺经验,想要顺利地支撑起利比亚的未来非常困难。

目前看来,这个国家在政治体制的选择上也面临"分歧",是共和制、君主立宪制,还是其他体制,这个问题接下来会让利比亚各种势力吵上一阵子。

即便新政府能比较顺利地组建,政府稳定运作最大的难题不是怎么搞好经济重建,而是怎么搞好团结。

值得关注的是,北约将很有可能在这其中发挥"团结"各方的作用。因为北约明白,如果利比亚在卡扎菲之后陷入了新的混乱,这场战争就是失败的。

FW:也就是说,政权的交替未必给利比亚带来"新生"?

马晓霖:从利比亚人民的角度来说,战事的结束无论如何都是件幸事。他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过上更加安生些的日子了。这对经历了半年战火的利比亚人民是十分难得的。

对于利比亚执政当局来说,如果其内部能够尽快达成统一意见,那么国家的重建还是有很多有利条件的。首先,卡扎菲已死,没有什么势力能够对当局组建新政府构成真正的威胁;另外,国际社会特别是北约会全力支持利比亚当局的重建工作。这是新政权能否真正在战后站稳脚跟的"靠山"。

北约逐利

内部存摩擦皆求利益最大化

FW:虽然过程有些漫长,但北约总算如愿了结了卡扎菲。在接下来的利比亚重建中,北约还会起什么作用?

马晓霖:北约肯定要帮助利比亚稳定局势,否则这场战争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失败的。促成执政当局各方协调利益,组成联合政府,并最终进行立宪选举,都是北约必须要做的。

当然,北约内部也会有摩擦:是按美国的思路走,还是照法国的思路来?无利不起早,左右利比亚未来的发展、争取各自利益的最大化,必然是各国不肯放弃的企图。

在后卡扎菲时代,北约将会扶植利比亚新政权。如果利比亚能够保证在和平的条件下发展一段时间,相信重新建立起一个富裕的国家并非难事。而利比亚的稳定能够保证英法在这一地区的传统势力不被动摇,它将很有希望在阿拉伯世界和非洲重塑它的威望。

中国落点

中资企业利益短期不会"走样儿"

FW:中国在利比亚有很多投资项目,您认为这些项目会因为利比亚的"改朝换代"而发生变化吗?

马晓霖:利比亚当局曾经向中国保证过中方在利比亚的利益。而目前"卡扎菲问题"刚刚解决,利比亚当局更需要的是国际社会的帮助,而不是让这些外资企业的利益受到影响。所以近期来看,利比亚当局不会冒这个风险。因此,利比亚当局不会让中资企业的利益"走样儿"。

但是,目前对于利比亚的未来,仍有种种猜测,而利比亚国内错综复杂的派系结构,让一些在利的中资企业也感到担心。

战事回望

利比亚战争开了一个不好的头

FW:北约已经初步决定在10月31日宣布结束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回过头去看,您如何评价这场由北约主导的战事?

马晓霖:对于世界局势的稳定而言,利比亚战争可能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它给很多国家一个暗示,只要认定某个政权不被西方喜欢,同时这个国家国内有人挑起事端,流一些血,就有可能引来外来军事干预导致现任政权的垮台。我把它称为"利比亚政变模式"。

非洲的大部分国家很晚才愿意承认反对派政权,就是认为这个头开得非常恶劣。卡扎菲政权被推翻之后,第二个卡扎菲会是谁呢?

FW:本世纪,从国际范畴来讲,爆发的战争只有两场,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这场战争的性质和前两场战争有什么不一样?

马晓霖:阿富汗战争具有某种正义性,得到了安理会授权和国际社会成员的普遍同情和支持。伊拉克战争则是美国与其部分盟国的单方面行动,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并颠覆了一国政权。所以,伊拉克战争在国际法上是受到谴责的。

此次利比亚战争树立了"人权大于主权"的实践模式。这和以前联合国授权的干预模式不太一样,比如打击恐怖主义的阿富汗战争。当一个中小国家内部出现问题,发生大规模的骚乱,老百姓揭竿而起,形成武装叛乱,反政府势力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干预,国际社会怎么办?

稳定国家局势是应该的,减少人道主义危机的发生也是应该的,但是,传统的国家主权概念如何处理,由主权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如何自审其身?从这个意义上说,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都要面临挑战。

●人物点击

马晓霖,1964年9月生人。曾任伊拉克战争新华社特派记者、新华社科威特分社记者、新华社加沙分社首任记者、首席记者,也是全球媒体中惟一常驻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达3年之久的记者。

回国后,历任新华社国际部国际观察编辑室主任、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环球》杂志总编辑等职务。

著有《海湾战争与三十六计》、《92中国大回眸》、《巴以生死日记》、《穿越生死线》、《两河生死劫》等专著,新闻纪实《巴以最终地位谈判难点问题系列研究》等。

目前,马晓霖任博联社总裁,也是中央电视台、凤凰电视台、半岛电视台时政节目特约评论员。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