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前驻利大使忆卡扎菲:个性独特的理想主义者

2011年10月21日14:07法制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曾经的“沙漠雄狮”,如今的“末路枭雄”。卡扎菲执政42年,创造了无人能及的“中东神话”,但却难逃悲惨结局。在西方人眼中,他是“恐怖主义支持者”、“疯子”,但在中国前驻利大使王厚立的印象中,卡扎菲只是个“怪人”。

1989至1994年,王厚立在担任中国驻利比亚大使期间,曾多次与卡扎菲单独会面。他认为,卡扎菲并不是疯子,而是一个个性独特的理想主义者。

“评价一个领袖人物的功过是非,应由本国人民和历史来最终下结论。”日前,王厚立接受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讲述了卡扎菲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标榜平等

飞机没头等舱填资料用阿文

1989年夏,王厚立出任中国驻利比亚大使。当时国内很少有人知道比埃及国土还大、盛产石油的北非富国利比亚,却大都知道卡扎菲,这主要是从西方媒体获得的信息。

比如,媒体说卡扎菲是个“疯子”,他有许多年轻漂亮的贴身女保镖,可以随意选择情人;卡扎菲是个“怪人”,即使出国访问也带着帐篷和骆驼等等。因此,王厚立正是怀着一种新奇的心情,踏上了赴利比亚的征程。

在乘飞机飞往利比亚的途中,王厚立就感受到了卡扎菲鲜明的个性。当时,他从巴黎转乘利比亚国际航班。那是一架改装了座位的波音737,没有头等舱、公务舱和经济舱之分,全是一样的座位。

“飞行过程中,利比亚空姐递给我们入境登记卡,上面只有阿拉伯文,没有英文或其他国际通用文字。”王厚立回忆说,他不懂阿文,只好在利比亚空姐的帮助下,“她翻译一句,我用英文答一句,她再用阿文填写”。

事后,王厚立才知道,飞机上的这种做法,正是卡扎菲本人的“独创之举”。这是为了体现利比亚一律平等的制度,也是卡扎菲强调阿拉伯化、取缔西方文化的一种体现。

权力在民

否认是元首接国书也不露面

到了利比亚,王厚立在递交国书时,又感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经历。

按照国际外交惯例,一国大使在正式上任前,需要向接受国递交由派遣国元首签署的国书,国书一般由接受国元首亲自接受。而在利比亚,接受王厚立递交国书的不是该国领袖卡扎菲,而是外交部长。

这又是卡扎菲政府的独创。卡扎菲通过革命建立政权后,亲自确立国名“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意为人民直接参与国家的管理。因此,他自称“非国家元首,也不是政府首脑”,平时很少接见外国驻利大使。

卡扎菲特立独行的做派,也让其政府常对外做出一些惊人之举。

王厚立上任之初,利比亚还未受到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石油经济振兴,国民正享受着人均生产总值高达1万美元左右、全民免费医疗和教育的较富庶的生活。

丰富的石油资源,使卡扎菲政府对外表现得非常慷慨。王厚立说,利比亚政府组织的外事活动不仅对受邀外交使团人数不限,更是对所有人员的吃、住、行事宜实行“全单免费”。而在其他国家,这种接待方式是非常罕见的。

另一方面,政府举办活动时“组织工作很差”,让来参加活动的人们头疼不已。王厚立介绍说,组织方常随意变更活动举行的时间和地点,让受邀者们筋疲力尽、怨声载道。

对此,外国驻利老大使在王厚立到任拜会时,曾给过他“忠告”:“到利比亚常驻,第一要有一个好身体,经得起折腾;第二要有一个好脾气,发火也没有用。我们不能改变它,只能适应它。”

行踪隐秘

接见大使常搞“突然袭击”

卡扎菲一般不单独接见外国大使,却多次单独接见王厚立,这引起了驻利比亚使团的瞩目。利比亚外长蒙德赛尔私下对王厚立说,这是卡扎菲给中国大使的“特殊荣誉”。

其实,王厚立清楚,卡扎菲几次会见他,是因为利比亚当时由于洛克比空难事件受到联合国的制裁,并且此案已提交联合国国际法院,而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利比亚需要中国的支持。

另外,卡扎菲知道王厚立曾任中国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因此两人谈话的内容主要围绕两国关系和听取有关洛克比空难案的意见。

“与卡扎菲的几次会见都很有意思”,王厚立说,每次,他都是先接到利比亚礼宾司临时通知,说“有个重要会见”,但不说什么事,也不透露跟谁见、在什么地方见。

只是催促王厚立带一名阿拉伯语译员尽快到礼宾司,换上他们的车直接到会见地,有时甚至上了飞机,王厚立才被告知要与卡扎菲见面,但陪同人员仍不说飞往何地。

一开始,王厚立对卡扎菲这种会见方式很不习惯,因为按照礼宾惯例,会见大使一般都要提前通知,给对方一定的准备时间,以示礼貌和尊重。卡扎菲这种“突然袭击”的做法,与他本人行踪隐秘、特立独行的作风不无关系。

约见地点多半都选简易帐篷

王厚立与卡扎菲的单独会见,多半是在卡扎菲钟爱的帐篷里举行,只是帐篷所在的地点经常变换。

有时是在的黎波里市“阿齐齐亚”兵营的帐篷里;有时在的黎波里以东约600公里锡尔特海湾边的一个帐篷里;有时甚至是在距的黎波里1100公里远班加西市郊外的帐篷里。

“每次去阿齐齐亚兵营,利比亚礼宾司的车总是载着我,在兵营里七弯八拐,越过无数个路障,转得我头都晕。”王厚立回忆说,卡扎菲兵营的安保非常严密,四周有高高的围墙,上面遍布电网,各处重兵把守,气氛很肃穆。

“阿齐齐亚”兵营里,建有不少低矮的建筑,而卡扎菲用来会见王厚立的帐篷是白色的外观,彩色的内衬,里面的陈设极为简单,并不奢侈。

如果在卡扎菲的办公室会见,里面只有一张小会议桌,桌上放着一支笔、几张纸,旁边有几张供客人坐的轻便椅,此外什么装饰物都没有。

卡氏印象

会谈表现儒雅和平日判若两人

与王厚立会见时,卡扎菲从未设排场,身边一般很少有陪同人员,有时只有外长蒙德赛尔一人在座。

王厚立回忆说,每次会面之前,卡扎菲都会到帐篷外边亲自迎接。谈话过程中,卡扎菲表现得温文尔雅,面带微笑。

“他很有礼貌,说话声音平和轻慢,极少打断别人讲话。从他的谈吐中,能看出他很有思想,对国际上发生的大事都很了解。有时他的话还很幽默。”与他平时在大型集会上声嘶力竭、挥舞拳头演讲的举动判若两人。

会谈之后,卡扎菲与王厚立合影,并热情地送他到帐篷外。不久,礼宾司官员给王厚立送来了这张合影,卡扎菲在照片上留下了他的亲笔签名,并题词:“谨表敬意”。

此外,卡扎菲还给王厚立留下衣着考究、行踪隐秘的印象。

每次与王厚立会面,身材高大的卡扎菲总是穿着贝都因传统长袍,或是时尚T恤或衬衫,据说这些恤衫多为欧美名牌。在与王厚立那张合影照中,卡扎菲就身穿一件透明色的长袍,内罩一件橘色的恤衫,颇有时尚风范。

而行踪隐秘,则是卡扎菲的另一大个性表现。除在一些大型民众集会上演讲外,他平时很少在公开场合现身,常常是以清一色的宝马车队的形式出行,外人根本分不清他坐在哪辆车里。

不好女色把生命交给贴身女保镖

另外,关于卡扎菲的传闻,比较多的是他身边的女保镖。

1989年,卡扎菲率团到南斯拉夫参加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当时,有记者抢拍到这样的镜头:两名贴身女保镖紧跟着卡扎菲走进会场时,被东道国保安人员拦住。

这时一名女保镖当即把保安人员的手咬了一口,没等后者反应过来,两名女保镖就迅速进入会场,追上卡扎菲并紧随其后。

曾有西方媒体报道说,这些年轻漂亮、个个身手不凡的女保镖都是卡扎菲的情人,其实不然。

据王厚立介绍,卡扎菲在女色方面很严谨,他非常重视妇女的地位和作用。卡扎菲常说,之所以带着女保镖,把生命安全交给她们,说明信任她们。而这些女卫队队员也对领袖非常忠诚,富有献身精神,尽职尽责。

大使点评

功过是非应由历史作评判

对于这样一个个性鲜明、一手创造了中东神话的传奇人物,我们应如何作出评价?

王厚立认为,卡扎菲叱咤国际政坛42年,曾让利比亚人民获得过富庶的生活,他高举反美旗帜,被誉为“反美英雄”、“沙漠雄狮”。

而另一方面,他专政独裁,狂妄不羁,政策多变,特别是在洛克比空难之后,西方对利比亚实施多年的经济制裁,人民生活陷入极大的困苦之中。

卡扎菲曾经梦想建立人民直接管理的国家体制,他建立了总人民大会和总人民委员会的立法与行政机关,然而,这些国家机构实际上也没有能够做到人民当家做主,直接管理国家。

此外,卡扎菲家族权力过度集中的独裁统治,也让民众积怨已久。

总之,“领袖人物的功过是非,应该由利比亚人民来评判,由历史来最终下结论。”王厚立说。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