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青年追抢匪被杀 父亲申请见义勇为五年未果

2011年10月13日07:31都市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青年追抢匪被杀 父亲申请见义勇为五年未果

图为刘兴福和老伴手捧着儿子的遗像 记者张玉杰/摄

记者杨旭 警方出具的“情况说明”、户口簿、申请书,甚至还有丧礼的礼金账簿……6年来,白发苍苍的刘兴福带着这些东西,多次踏进大理市见义勇为办公室,希望为儿子李春云讨要一个由政府授予的“见义勇为”称号。他认为,这是儿子的“英雄名分”。

大理警方证实:2001年10月的一个夜晚,李春云因为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被抢女子,追逐抢匪时遭袭击而不幸身亡。时年29岁。

一晃10年过去了。到今天,刘兴福仍在以踏破铁鞋般的毅力,为儿子追要这个“见义勇为”的名分,但是,他一直未能如愿。

噩耗:抢匪走投无路杀害了他

李春云的事迹,从大理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可以看出个大概。

李春云,大理祥云县沙龙镇石壁村人,2001年在大理市一家建筑公司打工,当时29岁。

2001年10月13日晚上10点40分左右,李春云骑一辆摩托车,载着朋友和勇宏,行驶在大理下关镇苍山路上。来到大理中西医结合医院对面附近的路段时,两人突然发现非机动车道上有一名男子正在拉扯一个女子的挎包,女子大声喊“抢人了”。

意识到有坏人抢劫,李春云、和勇宏急忙下车喝止。抢匪见有人来,便顺着苍山路人行道上往西边逃跑。李、和二人骑上摩托车继续追,男子逃至盛兴路,躲藏到旁边的金星村菜市场内。这时,和勇宏下车从市场南门追,李春云骑摩托车从西门追。

当李春云追到金星村内驿一路时,追上了抢匪,并与其展开了搏斗(搏斗过程中有目击者证实)。搏斗中,抢匪用刀刺伤了李春云。

李春云受伤后,被送到大理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救治。但是,他的伤情第二天突然恶化,昏迷不醒,后被送大理州医院抢救。不幸的是,10月15日凌晨4时许,李春云因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经大理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李春云是被钝器击中头右侧额部,造成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同时胸部还有锐器刺伤等。

坎坷:申请“见义勇为”五年未果

李春云的父亲刘兴福说,出事之后他一直守在病床前陪着儿子,直到儿子在医院去世。当时,他最希望的就是早日破案,抓住凶手,告慰九泉之下的李春云。从那时起,刘兴福每年都要去大理市公安局几次,询问案子的侦办情况。但令他遗憾的是,民警总是告诉他,这个案子陷入了僵局,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到了2004年,心灰意冷的刘兴福便没有再追问案子的进展了。

2006年11月6日晚,刘兴福在家中看电视。当时正播放的一档法制节目,讲述一个人因为路见不平出手相助,被授予见义勇为的称号。这节目刚开了个头,刘兴福心里就一怔:“这人跟我儿子的遭遇不是很类似吗?政府是不是也应该给我家李春云一个名分?”节目看完,刘兴福也长了见识。他知道见义勇为的行为能获得政府颁发的“英雄名分”。

“要不要给儿子申请个见义勇为呢?”老实巴交的刘兴福思来想去,足足想了三个月。直到2007年年初的一天,他才下定决心,又一次来到大理市公安局,主动问起了这件事。民警告诉刘兴福,大理市公安局已经把李春云的事迹材料报到了大理市见义勇为基金会。

接着,刘兴福找到大理市见义勇为办公室询问进展,结果得到了一个令他失望的回答:“没有受害人的报案,证据不足。不能批。”

过了一段时间,刘兴福第二次找到大理市见义勇为办公室了解情况,依然无果。 到了2008年,刘兴福终于得到了大理市公安局出具的有关李春云事迹的书面“情况说明”。5月16日,他带着情况说明、户口簿、申请书、丧礼的礼金账簿,约上当事人之一——儿子的朋友和勇宏,又一次来到大理市见义勇为办公室。刘兴福希望,这些证据能证明儿子是因见义勇为而牺牲的。然而,他再一次失望而归。

这些年来,刘兴福以踏破铁鞋般的毅力为儿子的“英雄”名分奔走,他甚至曾大海捞针般地在大理市街头,寻找儿子曾帮助的那位女受害者。他得到过大理市公安局民警和社会热心人士的捐助,也曾经为热心人的帮助而感动,但没能为儿子要来“见义勇为”称号,他依然非常失望。困境:没有证据,“见义勇为”无法认定刘兴福今年70岁,老伴李国兰今年63岁,两人都是普通农民。

“抢救和安葬,一共花了9774块6角钱,他打工的全部积蓄都花在这上面了。”刘兴福说,儿子去世时,抛下了儿媳和一个4岁多的儿子。之后不久,儿媳妇就离开了家,至今不知下落。老两口含辛茹苦地把孙子拉扯到了14岁,期间的一切花销,都由他们两人承担。

刘兴福本来爱喝酒、抽烟,儿子去世后,他十年没有再沾过烟酒。家里主要靠卖粮食的收入,但家里只有两亩多土地,产粮不多,只能靠“省了又省”来维持。鸡下了蛋,二老舍不得吃,都要攒起来卖钱,给正上学的孙儿买东西。

从祥云老家到大理,车费要30多元。刘兴福从来都是当天去当天回,舍不得在大理花钱住一晚。有一次,大理市公安局让他在大理住一晚,说第二天民警要为他捐款。结果当晚他到工地找到一位同村的老乡,睡在工地上…… 刘兴福如此苦苦追求,为什么一直没能为儿子要来“见义勇为”的名分呢?

大理市见义勇为基金会秘书长夏阳表示,大理市非常关注此事。“我们也想认定李春云的行为是见义勇为,包括大理的老市委书记、市长都亲自审核。但是缺少有力的证明材料和旁证。他只要个名分,但条件不具备,我们暂时无法认定他是见义勇为。刘兴福家庭比较困难,我们也很同情。我们协调了祥云县政法委和大理市公安局,对刘兴福的家庭给予帮助。祥云县党委、政府对刘兴福家也给予了救助,县政府还给李春云的儿子安排了农村低保,一直可以领到18岁。大理市公安局发动民警为刘兴福家捐款,以前捐赠了2500元,今年又送去5000元慰问金。”

那么,和勇宏的证言能否证明呢?夏阳说,关键是抢劫案的受害人没有出面。是不是帮助抓抢匪,谁被抢,都需要受害人站出来证明。如果没有,见义勇为的性质就定不了。“只要案子破了,或者受害人站出来说一声,就可以了。这两个条件只要具备其中一个,随时都可以认定他是见义勇为。”

大理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建军当年参与侦办该案。据他介绍,由于女受害人没有报案,大理市公安局通过登报、电视等多种渠道查找,但一直未果。杨建军说,当晚事发后当事人都没有及时报案,李春云受伤后就离开了现场,和勇宏到第二天才报警。案发后,警方一直在努力,但至今案件仍未侦破。

转机:昆明律师为老父奔走呼吁

无奈之下,刘兴福想到了来昆明请教律师。前些日子,他找到了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所接受了刘兴福等人的委托,就李春云是否为“见义勇为公民”提供法律咨询。昨天,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向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办公室、大理市综治办等部门寄出了《关于认定李春云为“见义勇为公民”的法律建议书》。

律师事务所的李春光和陈春娅两位律师认为,李春云见犯罪嫌疑人正在与受害人抢拉挎包,听见受害人呼救后,立即下车制止、追赶犯罪嫌疑人并与之进行搏斗,最终不幸受伤死亡。李春云的行为完全符合《云南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公民条例》第一条第一款、《云南省见义勇为基金会关于对见义勇为行为的确认和认定》认定条件第一款的规定,应当认定为“见义勇为”行为。

另外,《云南省见义勇为基金会关于对见义勇为行为的确认和认定》中,并没规定“必须有受害人报案的材料”。本案中,由大理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提供的有关证明,已经能说明李春云的行为符合《云南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公民条例》的规定,其家属、公安机关提供的申报材料充分,应当认定为见义勇为,并享受有关待遇。

律师事务所除了热情地帮助刘兴福,还给了他一些关于评选“见义勇为”行为的法规资料。刘兴福拿着这些资料,在家里仔细研究。

谈及儿子,刘兴福挥舞着双手激动地说:“我要为儿子的名分问题继续奔走,直到我走不动那天为止……”

说这话时,瘦弱的刘兴福语气很坚定,但他的眼中有泪。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q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