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走向共和》导演张黎:我内心也很狂妄

2011年10月10日15:20南方新闻网曹语凡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他要忠告所有人,不要谩骂、不要埋怨,问问自己做了什么。

《走向共和》导演张黎:我内心也很狂妄

张黎,导演、摄影师。作品有《走向共和》、《人间正道是沧桑》等。

现实与梦想

偌大的办公室里,导演张黎姿势放松地坐在那里,吞云吐雾。

这是北京秋天的一个下午,他正在沉思,疲倦的双眼凝视着前方,很难猜测他在想什么。他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采访对象,让人担心即便你列出十七个问题,他十七句话就把你打发掉。

张黎这两天正生着病,但看起来春风得意。由他执导、成龙担任总导演兼男主角的史诗影片《辛亥革命》正在全国热映,该片是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献礼片。业内将其形容为一部“不走寻常路”的主旋律影片。

张黎直到五十四岁才完成生平第一部能公映的电影,让其成为“第五代导演”中最晚“出手”的导演。《辛亥革命》并非张黎电影生涯的处女作,“我拍的第一部电影给枪毙了。”他轻描淡写地说,其实被毙掉的不止一部,包括《逃出罪恶世界》和《假大侠》两部,他没提那是什么样的电影,为什么会被毙掉。

张黎被誉为与顾长卫齐名的摄影师,在被导演冯小刚“御用”的五年时间里,拍摄过《一声叹息》、《大腕》、《天下无贼》、《夜宴》。“作为摄影师,当你替导演完成他的想法时,有时候也是件挺自豪的事情”,他说。

张黎最后一次作为摄影师的电影,是在2008年上映的《赤壁(上)》,导演吴宇森。

拍完那部电影,他便密锣紧鼓地拍起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迄今为止,张黎拍了八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从早期的《走向共和》到《军人机密》、《大明王朝1566》、《中国往事》、《人间正道是沧桑》、《孔子春秋》再到《圣天堂口》,这些电视剧因拍摄手法贴近电影以及对历史的强烈反思色彩吸引了不少男性、高知观众的注意,以至于一些“过去不看电视剧的人开始看电视剧”。

“第五代导演”几乎都是“宏大叙事控”,张黎借电视剧这个载体把“宏大叙事”发挥到底。他执导的第一部历史剧集《走向共和》便是以这种宏大叙事手法、正剧的风格演绎了自甲午战争到张勋复辟失败那段清末民初的中国近代史,塑造了迥然不同的康有为、梁启超、袁世凯、孙中山、徐世昌、黎元洪、段祺瑞等一系列的历史人物形象。《走向共和》全剧在央视播出后,引起轰动和热议。导演张黎也被推至风口浪尖,赞誉的同时也招致“美化反面人物”和“丑化国父”的严厉苛责。直至他执导的电影《辛亥革命》才还给孙中山一个颇具历史精神的正面形象。

张黎善于从现代语境去解读历史,他看待历史的方式是“没有绝对的反派,只有特殊情境下催生的人类悲情”。《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被一些评论评价为,迄今为止所有演绎封建王朝历史的“大戏”里最具现代意识。这是张黎“明史系列”摄制计划中问世的第一部剧,据说被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规定为内阁成员必看剧。但在一些挚爱《走向共和》观众眼里,显得有些锐气丧失。

这些历史题材电视剧的面世,无疑让张黎获利甚丰,他也因此被贴上“历史题材专业户”的标签。但他似乎对这个标签并不喜欢,他真正想拍的其实并不是这些历史剧,他的内心充满了矛盾。

在中国当下的影视市场,导演们面临着一个尴尬的现实:拍电视剧可获利,但面临不上档次的问题;拍电影是种荣耀,但面临票房压力。电视剧是现实,电影是梦想。

作为“第五代导演”中在电视剧领域战果丰硕的张黎,同样面临着这种尴尬。对于梦想,他说自己想拍的电影其实有很多,也清楚哪些题材他一辈子也不会去碰。比如喜剧和动画片他就不会去拍,觉得拍不好。他更愿意做纪录片,认为对社会责任感很强的导演都会拍纪录片。

他钦慕西班牙电影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犀利,充满热情”,他这样评介阿莫多瓦。还有一些导演的电影他也喜欢,他认为最好的电影就是有责任感,能够今年看完明年后年还有人看。“好电影就是良心,有良知的电影。”他说。

传统电影需要回归

张黎与电影结缘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时正值青春年少,内心喧嚣而又不知疲惫,总想折腾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往哪儿折腾。

1974年在湖南平江县插队,知青生活很清苦,为了填饱肚子,张黎到潇湘电影制片厂打杂工,搬道具、扛三角架、布灯光、抬轨道,什么都干。那段在电影厂打杂工的日子里看了不少电影,包括来自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前苏联和朝鲜等进口的影片,“突然就迷恋上了电影。”

从杂工到摄影师,对于当时的张黎来说,这一角色的转变颇有些戏剧色彩。

在当时潇湘电影制片厂摄影师藤锡的鼓励下,张黎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藤锡还叮嘱他说,“你要想好了,干摄影的话,名与利基本与你无关。”

张黎不知道考北影摄影系还要考美术,他毫无美术基础;考试时他甚至迟到了,领到画纸对着一堆静物无从下手。“幸好我前面有一个安徽考生,从我坐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他落笔,他画一笔我就画一笔,照葫芦画瓢,就这样我画了生平第一张画。”

后来,画葫芦的安徽考生落榜了,画瓢的张黎却进了北影摄影系。匪夷所思的命运也将他推上了影视从业者的道路。

1978年那一年,一起考入北影的还有张艺谋、顾长卫、陈凯歌、李少红、胡玫、田壮壮等。多年后,人们用“第五代”来统称这些导演。而当张艺谋、顾长卫在1987年联袂奉献野性、热辣的《红高粱》,一举奠定“第五代导演”之江湖地位时,张黎还在潇湘电影制片厂扛着摄像机四处奔波,声名依旧寂寂。

直到1999年凭借《横空出世》斩获金鸡最佳摄影奖,才有人记起,张黎原来也是个“第五代”,不过是个第五代摄影师,而不是导演。

“第四代导演太牛了,让我都不敢去想有一天我也会去拍电影。”张黎说。1997年之后,张黎开始与导演冯小刚“厮混”,围绕在冯小刚身边的人像葛优、王朔,个个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那种京片子式幽默,很难想象不善言谈的张黎从中得到了什么。也就是被冯小刚“御用”的这5年里,张黎开始萌生独立执导影视作品的冲动。

很多电影大导演都是摄影师出身,但像张艺谋、张元只用了一两年时间就完成了身份的转变。而从1978年入行电影,直至2011年他的第一部公映电影《辛亥革命》,张黎却用了近三十年。

“其实我挺会拍电影的,只不过因为没拍过,投资方比较谨慎。”张黎说。

他觉得他们这一代人都是为电影而生的,在五十知天命的年纪,这个认识越来越明确。他平时只做和电影有关的事情,看碟,读书,看剧本,每个导演该做的事情他都会做,为电影而准备。

“就像你们媒体,来采访我一定是有备而来,有自己的想法的,你怎么不问我昨天晚上吃什么了呢?”他突然冒出一句。

《辛亥革命》杀青后,一向偏重历史题材的张黎,作出了改变。

他正在拍一部现代题材的电影,影片题目为《甜蜜的生活》,与意大利导演费里尼在1960年拍的那部电影同名,这是为了向费里尼致敬,谈的也是心灵净化的问题,讲述当今老百姓的生活。

问他这是在忠告我们这一代人吗?张黎说,这是在忠告所有人,包括自己。不要谩骂、不要埋怨,问问自己做了什么。

“而且我们也需要一些主流的传统的电影回归。那种大量的变怪、神奇的东西出来多了以后,发现我们缺点什么,缺少我们今天每个人内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去想。”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