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温州民间借贷调查:担保公司异化成地下钱庄

2011年10月10日07:41中国经济网张 玫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段时间以来,温州中小企业老板欠债“跑路”的消息频频传出。温州,这个中国民间金融最为活跃的城市,再次因民间借贷而成为关注的焦点。温州民间借贷到底以怎样的方式运行?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当地经济发展?如何规范发展,让民间借贷在阳光下运行?请看记者发回的调查报道——

寻根源——变了味的担保公司

近几年来,随着温州商人生意越做越大,资金需求与日俱增,担保公司也应运而生。据温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统计,截至今年8月末,全市取得经营许可证的融资性担保公司为48家。

但在温州市,更多未经许可的“担保公司”也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摇身成为“地下钱庄”。记者在当地听到这样一个说法:在“担保公司”云集的龙湾区永强片,一桌吃饭的10人中有8人在做担保公司。据介绍,“担保公司”通常以月息2分左右吸储,再以3分至6分放出,甚至可达月息8分至1角,每笔借贷的资金少则数百万元,多的达几亿元。

这些“担保公司”通常以这样的方式集资:首先,几个亲朋好友筹集资金,开起一个“担保公司”;然后,每个股东动用自己的人脉继续集资。到后来,最“底层”的存款人和最“顶层”的贷款人已互不相识。而在“担保公司”之间,资金也“拎来拎去”,彼此“救急”。

虽然“开张”时都由几个人合股,但往往没过多久就“各自为战”,衍生出数量更多的“担保公司”。据不完全统计,近4年来,仅在龙湾区永强片,平均每年都会“冒”出100多家“担保公司”。这还不算那些“打擦边球”做民间借贷的典当铺、寄售行和租赁公司。

据记者调查,近一年多来,许多温州人乐于将家庭财产在银行抵押,拿到贷款后再放贷获利。同时,很多温州老板还以企业名义向银行贷款,再以个人名义向民间放贷,这些企业很大程度上扮演了“融资平台”的角色。从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今年受理的民间借贷案来看,以自然人做借贷的当事人中,企业主或企业主家庭成员就占了49.4%。

因为无序集资、过度担保、过度投资,一旦某个“节点”出现问题,就会导致一损俱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据透露,9月22日出走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负债达20亿元,债务关系涉及近万人、几十家企业,其中包括10多家银行向信泰集团及下属企业贷款共8.36亿元。而乐清三旗集团也被多家银行起诉未能按期还款,目前累计欠贷1.23亿元。

冲击波——

实体经济影响不大

尽管温州市一部分中小企业在民间借贷“风波”中出现资金链紧张状况,但对全市经济实体总体影响不大。

如在温州打火机行业,110多家企业都有设备、有厂房,其中60多家仍在正常生产。温州市烟具协会会长黄发静说:“企业发展竞争中遇到困难,关、转、停都很正常。市场经济的规律本来就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在全市服装业中,现有的2000多家企业每年、每月的利润还有小幅增长。”温州市服装商会会长郑晨爱表示,以前门槛低,进入的企业多。现在淘汰掉一批,留下的企业应该能发展更好。

尽管如此,面对原材料涨价、劳动力工资和融资成本等增加的挑战,不少中小企业的利润越来越薄,转型升级的压力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温州老板受暴利诱导,开始开办“担保公司”,发放高利贷。

据调查,温州市目前“出问题”的企业大概有这样三种情况:

一是因为转型升级失败,银行收贷造成资金断裂。如温州的眼镜业“龙头”信泰集团,2008年以后连续投资组建了多家光伏企业,“战线”不断拉长。今年9月,信泰集团遭受民间借贷和银行收贷两面夹击,就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二是以“短贷长投”、“内贷外投”等形式从事房地产、私募股权等领域,造成“入不敷出”。如温州知名的电缆企业乐清三旗集团,2006年以后到处买地,还从事葡萄酒生产,由此陷入债务泥潭。

三是参与赌博造成巨额亏损。如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今年因老板黄鹤参与大额赌博欠下巨额赌债,企业最终宣告破产。

令人欣喜的是,面临同样的困难形势,温州市更多的企业在大力开展科技创新,加快企业转型升级。

记者在温州市蒙拉妮鞋业有限公司采访时发现,虽然才入初秋,这里的冬鞋生产已热火朝天。这个只有140名员工的温州制鞋小厂,靠着科技创新成为国内惟一生产联邦注塑透气鞋的企业。“我们已取得20多项专利,所以不管国内外市场大气候怎么变,公司的订单都源源不断。”蒙拉妮公司董事长郑国宏告诉记者,今年产值有望超过2500万元。

据温州宏丰电工合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晓透露,他的很多朋友都去做房地产,也叫他去“搭伙”,但是他坚持主业不动摇,“企业只有做专做精,才能在一个细分领域内做大做强;只有把企业做扎实,才能经得起市场由始至终的考验。”

探出路——

民间借贷亟须规范

从今年上半年温州市“正规金融”的资金供给情况看,22家小额贷款公司贷款余额89.8亿元、46家融资性担保公司贷款担保总额64.13亿元、6家村镇银行贷款余额34.87亿元……一边是旺盛需求的客户,一边是“毛毛细雨”似的供给,这给了数以千亿元计的温州民间资本巨大的生长空间。

由于缺乏对民间借贷的引导和监管,温州无牌照“担保公司”的非法集资已侵蚀到“正规金融”健康的肌体。据温州市信用担保协会有关人士透露,该协会2家地处龙湾区、获得牌照的会员中,其中一家公司的老板已经不知去向。温州鹿城禾本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透露,今年两笔分别为300万元和500万元的贷款也已成为坏账。

面对当前严峻的金融形势,温州市委、市政府迅速建立了综合协调机制和专项工作小组,部署强化措施,多措并举:充分运用行政、金融、法律等手段,迅速开展风险排查活动;出台政策措施,加大资金保障、企业帮扶、司法调解、风险预警、倒闭企业善后处置等工作力度;坚决打击黑恶势力和恶意欠薪等违法行为;加大宣传引导力度,加强诚信建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确保社会和谐稳定。

温州市金融工作办公室也发出通知,要求当地各银行业机构对相应企业“不抽资、不压贷”,降低企业融资利率和成本。同时,温州市金融办还组建了25个工作组,分别进驻相关银行,协助做好银企对接和企业资金链风险化解工作。

与此同时,温州市34个行业协会也联合发出倡议,要广大企业携手共渡难关。不少机构还积极抽调资金,建立应急小组、企业重组救市基金、中小企业转贷临时周转金等援助会员企业。

连日来,记者奔波于温州的一些企业和协会,也听到一些疑虑,比如,温州市委、市政府对银行提出的要求有利于企业,但是银行要考虑自身利益,如何有效平衡?又比如,温州市金融办提出,要开展民间资本管理服务中心试点、探索组建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甚至拟成立一个名为民间资本运作服务投资公司的平台,让有闲置资金的人通过这个平台进行高收益合法放贷,这些措施该如何有序推进和落实?

多年来,温州市民间借贷“阳光化”的呼声一直很强烈,而这一轮更加猛烈的民间借贷“风波”也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加强对民间借贷的引导、监管和服务已经迫在眉睫。一些业内人士表示,有关部门应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给巨大的民间资本一个最佳的释放渠道。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