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闽湘村官被带进检察院后均“离奇”死亡

2011年09月29日08:55广东出版集团郭丽萍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本月15、16日,相距千里的湖南和福建两位村官被检察院先后带走,都没有再能回到自己的家。两起极其类似的村官非正常死亡事件,让尚未得到答案的家属和公众不禁疑惑,这是否又是刑讯逼供在作祟?

闽湘村官被带进检察院后均“离奇”死亡

谭开海遗体头顶、额头等部位均有明显伤痕,因此,家属对尸表检验结果并不认同。

9月15日下午,湖南祁东县新安村61岁的村支书谭开海在田里干农活时,被县检察院人员带走。次日,家属在县殡仪馆里见到谭的遗体;9月16日中午,福建南平延平区东坑村横排村民小组组长张世抄,被延平区检察院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带走。3天后,家属到检察院要人,才被辗转告知,张已于19日凌晨去世。

两起极其类似的村官非正常死亡事件,让尚未得到答案的家属和公众不禁疑窦丛生,这是否又是刑讯逼供在作祟?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福建南平

9月15日下午,湖南祁东县新安村61岁的村支书谭开海在田里干农活时,被县检察院人员带走。第二天凌晨,谭开海家属收到了其死亡的噩耗。

9月16日中午,福建南平延平区东坑村横排村民小组组长张世抄,被延平区检察院以“协助调查”的名义,从其在厦门工作的儿子家中带走。经过音讯全无的70多个小时后,家属到检察院要人,才被辗转告知,张世抄已于19日凌晨去世。

两起极其类似的村官非正常死亡事件,让尚未得到答案的家属和公众不禁疑窦丛生,这是否又是刑讯逼供在作祟?

来自检察院的噩耗

9月16日上午11时许,一个自称是快递公司的人摁响了门铃,在厦门儿子家刚过完中秋节的张世抄和妻子开门后才发现,是两名南平市延平区检察院的便衣工作人员。对方要求张世抄回一趟南平,“协助调查村里的事情”。今年虚岁60岁的张世抄,在2006年曾被选为南平市延平区东坑村横排村民小组组长,并连任至今。

在此之前,东坑村支书疑因经济问题被区纪委“双规”。

在公司上班的张钦伟接到电话赶回家里时,父亲张世抄已被带走。母亲告知张钦伟,带走父亲的人,并没有按规定出示任何证件和文件。张世抄照检察院工作人员吩咐,简单地带了些换洗的衣服,安慰妻子说自己“只是协助调查,很快就回来”,就出门了。

张世抄儿媳连晓艳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公公一直是个很随和的人,所以才会在对方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同意跟他们走。”

即使是嫌犯,刑诉法明确规定,传唤、拘传持续的时间也不得超过12小时,拘留后,也应当在24小时内,将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通知家属。

9月17日,与父亲失去联系一整天后,张钦伟在南平的姐姐和姐夫焦急万分地赶到延平区检察院,但他们发现周六无人上班,找不到任何负责人和知情人。

周一早上上班时间一到,张钦伟偕同家人到检察院询问父亲下落,他们觉得,“如果能够知道父亲真的在检察院里,有政府负责着,至少可以安心点。”

半个小时后,值班人员向家属肯定了张世抄的确在检察院,但对于家属要求见人的要求,值班人员表示,要等领导开会回来才能定夺。

10点多,值班人员通知家属去水南街道办,说街道办主任和检察院领导都在那里。一家人商量后决定,张钦伟和妻子连晓艳留在检察院,姐姐和姐夫去街道办。

不久,张钦伟接到姐姐的电话,让他们马上到街道办,语气急切。

满心希望是好事以为父亲已回来的张钦伟夫妇二人赶到街道办。但他们看到的是大哭的姐姐,听到的是父亲已经去世的噩耗。

检察院向家属解释:“张世抄在问话过程中心脏病突发,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于19日凌晨两点多去世了。”

一千公里之外的类似遭遇

有朋友告诉忙着料理后事的张钦伟,在湖南祁东县一位名叫谭开海的村支书,在被检察院带走之后,也莫名死亡。

今年61岁的谭开海,从18岁左右就开始在新安村村委工作,在大部分时间里一直担任村支书。他的妻子在衡阳带孙儿,子女常年工作在外。平日他除了要忙村里的工作,还要独自照看家里的五六亩稻田和十多亩的鱼塘。

“父亲一直都很忙,从村里的各种矛盾纠纷,到今年的抗旱工作,村里的大事小事都找他。有时候我爸到衡阳市找我妈,只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要匆匆回去村里。”谭开海的儿子谭必发说。

16日凌晨4点多,在东莞工作的谭必发突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被告知父亲被县检察院带走后突然去世。当日下午4点,谭必发赶回祁东,在县殡仪馆见到了父亲遗体。

18日,县委、公检法、律师等一行10多人,向家属出具了一份报告。但谭必发表示:“报告写得很模糊,只是说我父亲是因为经济方面的问题,被检察院带去询问的,还有笔录之类。”

谭开海家属说:“只要去过我们家的都知道我家里面连电视机都没有,电器设备就是一台电风扇还有一台冰箱,平房楼都有24年的历史了,外面下大雨家里面下小雨,墙壁都发霉。爸爸今年61岁了一个人还种了6亩多地,承包了一个大鱼塘,银行存款1000多元,这叫贪官吗?”

事后,市县纪检、人大、法制办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据9月18日当地电视台报道,联合调查组初步调查,15日晚23时左右,谭开海在县检察院接受办案人员询问时,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被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县医院对死者所做的死亡会诊讨论,以及县刑侦大队法医所做的两次尸表检验,没有发现死者因外力伤害致死的迹象。

但见过谭开海遗体的家属坚持认为,尸体的头顶、额头、耳边都有很明显的外伤,背部、臀部、腿部的淤青和外伤还有好多处。

在医院工作过的谭必发到医院里查询父亲的抢救记录,他发现医院记录父亲的入院时间是“15日22:25”,但没有其他关于病状方面的详细记录。谭必发还怀疑,记录上“有被改动的痕迹”。

9月21日上午,祁东县相关部门与死者亲属协商后,邀请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权威专家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死亡原因将在尸检正式结果出来后公布。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