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凯特·温斯莱特:我不是大片明星

2011年09月28日16:10南方新闻网邢人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凯特·温斯莱特凭《欲海情魔》获得艾美奖迷你剧最佳女主角。

凯特·温斯莱特:我不是大片明星

图片来源于网络。

拍摄《欲海情魔》时,温斯莱特又奋不顾身地脱掉了睡袍,裸露出自己35岁的身体。她早熟的心仿佛天生是为这些复杂而迷人的妇女形象准备的

凯特•温斯莱特无疑是第63届艾美奖最大牌的明星。

颁奖典礼现场,36岁的她紧捏拳头,忍不住大喊“耶”,热烈拥抱了她的伙伴。她的声音颤抖得厉害,让人不禁想起两年前她站在奥斯卡领奖台的样子。“这与我并没有多大关系,这都归功于你,托德!”温斯莱特望向《欲海情魔》的导演托德•海因斯,抑制不住激动。

这位奥斯卡影后凭借《欲海情魔》入围艾美奖,并将迷你剧最佳女主角收入囊中。该剧同时获得了21项提名。提名公布时,温斯莱特正在烹饪课上杀鸡,“这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仿佛一枚熟透的苹果落地。当温斯莱特转向小银幕,从大银幕里锤炼出的精湛演技,发出了落地时的清脆响声。

我像气球要爆炸了

从好莱坞大片里一夜成名到潜入好莱坞之外的普通角色,温斯莱特的发展轨迹异于其他明星。已经跨过30岁门槛的她,演艺事业正渐入佳境。

1995年,表演天赋过人、却一度因肥胖被嘲笑为“鲸脂”的温斯莱特在几部舞台剧和电视剧中露脸后,遇到了她人生中第一部重要的电影——由李安执导的《理智与情感》。

初次见到温斯莱特,李安对她的印象是“有原始的天赋和激情洋溢的气质”,“身上充满了中产阶级和现代摩登的感觉”。

在《理智与情感》的拍摄过程中,李安这样调教20岁的温斯莱特——要求她练习太极、读奥斯汀时代的小说和诗歌。此外,温斯莱特还专门给自己找了钢琴老师。

“她是充满激情的女演员。有时,年轻演员总是太用力以至弱化了表演,”李安说,“她进步很大,我看见凯特‘开花’了。”《理智与情感》为温斯莱特赢得了第一个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

1997年,温斯莱特从导演卡梅隆那里争取到了出演《泰坦尼克号》的机会。当得知自己将饰演女主角Rose时,温斯莱特回赠给卡梅隆一大束玫瑰。这部卷走全球18亿美元票房的电影也让主演迪卡普里奥和温斯莱特一夜之间成为国际巨星。

《泰坦尼克号》为她赢得了第二个奥斯卡提名,这次是最佳女主角。 好运在19岁到22岁之间接踵而至,“我像只气球快要爆炸了。”

温斯莱特渐渐厌倦了一夜成名、走红毯、四处现身的感觉。名声空前膨胀之后,她已经不记得坐在家里哭、一包接一包吃桃酥饼干的日子了。

“当我想成为一名演员时,却没想到有一天竟成了明星。”

这次不是洗发水瓶了

“如果你管自己叫电影明星,下一部电影就会证明你不是。”温斯莱特的前夫、导演山姆•门德斯说。电影明星总想得到更多,公众的热爱、曝光、说不的权利,成名后的温斯莱特想要的却很少。

在《泰坦尼克号》的光环下,温斯莱特出人意料地拒绝了《恋爱中的莎士比亚》和《安娜与国王》两部好莱坞电影,转向另一部小成本制作的独立影片《北非情人》。

“我不是大片明星,”温斯莱特说,“这就是《泰坦尼克号》后我去拍《北非情人》和出演其他更小角色的原因。我从没想过把《泰坦尼克号》当跳板,换取更豪华的电影或者更多钱,尽管的确可以,但这样会毁了我。”

“她一直在艺术上冒险,”温斯莱特身边的人说,“她不在乎看上去是否很美。她非常踏实。”

当很多女演员步入中年仍然咯咯傻笑、竭力保持公主模样时,31岁的温斯莱特已经开始不顾形象地投入一个又一个焦虑缠身的妇女角色中去了——皮肤粗糙、眼角缀满细纹、身形粗壮,与《泰坦尼克号》里丰腴的古典美女判若两人。“在现实生活中,她喜欢把事情弄得很简单;一旦进入角色,仿佛有个谜团,召唤她探索、深入,即使她不知道如何走出来。”门德斯说。

抛开名利与美貌、一心只想当演员的温斯莱特用事实证明,她不愧为同代女星中的佼佼者,她曾6次获得奥斯卡提名,是这个纪录最年轻的保持者。

2008年,在根据德国作家本哈德•施林克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朗读者》中,温斯莱特饰演前纳粹集中营女看守汉娜。这个角色有着难以置信的迷人特质:在片中,她不仅要掌握德国口音,还要不露痕迹地将汉娜演到老年;更关键的是要透过汉娜表现出人性的复杂。“就像盯着一个又黑又长的隧道,想在尽头寻找光亮,但对她(汉娜)来说,那里什么都没有。”温斯莱特是这么理解这一角色的。

导演史蒂芬•戴德利这样评价温斯莱特在《朗读者》中的表现:“她并不恐慌。她完成了‘几吨’的研究后,认为自己有责任将真正重要的东西放进电影里。这是一个合格的女主角应该做的。”

2009年,温斯莱特以《朗读者》和《革命之路》分别拿下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女配角奖和最佳女主角奖,媒体形容她为“金球女孩”。金球奖向来有奥斯卡风向标之说,没人怀疑凯特也将问鼎奥斯卡。一个记者仔细分析了她在金球奖颁奖礼上共计3分4秒的演讲——其中包含5个“我的上帝”、4次抽泣、3次抬肩、两次戏剧性的皱眉以及11声“谢谢”。

同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上,入行15年的温斯莱特终于收获了属于她的最佳女主角奖杯。她回忆起8岁时曾拿着洗发水瓶当奥斯卡奖杯的往事,不禁感慨,“这次不是洗发水瓶了”。

希望后半辈子的裸戏已经演完

很少有女演员像温斯莱特这样频繁地在大银幕上裸露自己的身体,她每一次的银幕牺牲都换来了艺术上的成功。早在《泰坦尼克号》里,她就向世人展示过自己的身体,那个年代,她沉甸甸的肉感宛如古典油画,在骨瘦如柴的风潮中惊艳异常。

温斯莱特从未想过改变她的身材,尽管她为此饱受诟病。在后来的几部作品中,她结实得甚至有些粗壮的身体竟然与她所扮演的角色相当契合。对于温斯莱特来说,任何程度的裸露只要与电影相关,就和她本人一样,是电影的一部分。表演对于她来说,“是为自己而做的”。

在电影《身为人母》里,温斯莱特扮演与邻居有染的家庭主妇。男性观众欣赏她在影片里所作的无畏的展示,女性观众则毫不客气地抨击她。《纽约时报》上的评论为温斯莱特作了辩护,“正如任何出色的女演员会在电影里所做的一样,电影中的温斯莱特充满了挑战性、平易近人却又让人难以停止思考……温斯莱特如此可爱,她把缺乏爱的生活衬托得更加痛苦。”

在取代妮可•基德曼出演《朗读者》后,温斯莱特面临着影片中几场尺度颇大的裸戏。她拒绝使用替身,关心的只是她的表演是否足够熟练,尽管她一直告诉外界,自己并不适应裸露、暧昧的情节和场面。

结束《朗读者》的拍摄后,温斯莱特曾对媒体说,以后再不会在大银幕上全裸出镜,希望自己已经把后半辈子的裸戏演完了。“我不能总是走这种戏路,我不想成为一个总是脱衣服的演员。”

可是,拍摄《欲海情魔》时,温斯莱特又奋不顾身地脱掉了睡袍,裸露出自己35岁的身体。她早熟的心仿佛天生是为这些复杂而迷人的妇女形象准备的。22岁时,她就曾说,“跟那些19岁或者21岁的女孩相比,我感觉自己已经30岁了,我似乎从未少女过。”

(南方人物周刊)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