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2011艺术家权力榜:中国艺术复兴希望

2011年09月28日10:55南方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这个艺术家稍有名气便被明码标价的时代,艺术和市场,艺术家和艺术之间,又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从这些艺术家身上,一直看到他们的真诚,他们付出的努力,他们的光彩,这恰恰是复兴的基础。

2011中国艺术家权力榜

本刊编辑部

我们都知道,在这个消费时代,所有流水线上的产品,都被设定了一个使用年限。不是人们没有能力生产出可以使用更久的产品,而是因为,他们必须通过设定使用年限来保证多次购买,以获致丰厚的利润。

艺术作品的年限,由谁设定?这是不以艺术家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件事情,这同样是不以社会一时的风向、受众一时的趣味以及市场价格的高低起落为转移的一件事情。

在这个艺术家稍有名气便被明码标价的时代,艺术和市场,艺术家和艺术之间,又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

张充和这样一位在传统艺术领域内(诗词,书法,昆曲)无所不能的艺术家,如今已是稀世珍宝。她是现在时的、活着的古风,令我们对传统之美有了一份自信,我们为有机会向她致敬感到一丝慰藉;

贺友直的旧上海风俗画在世博会城市足迹馆亮相,在新天地的石库门博物馆展览,在上海地铁10号线和上海南站长长的通道里被制成灯箱广告,他的作品的经久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他的新上海风情画里的辛辣讥讽,令我们露出会心的一笑;

陈丹青,早在1980年代便已获得崇高地位的艺术家,在用文字和思想的锋芒带给我们许多惊喜之后,用他的新作告诉我们,他仍在一笔一笔经营他最爱的行当——绘画;

刘香成的摄影集《毛以后的中国1976-1983》,被黄永玉评价为“朴素得像面包,明澈如水,有益如盐,新鲜如山风,勇敢如鹰,自在如无限远云”。这位普利策奖得主参加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拍摄,但他认为只有领导人在上边的图片无法告诉我们一个时代的真相。“一说到1911,人们都会想到孙中山、袁世凯……但我更关注大时代里的民生,想知道在那个时代里,一个个具体的人,他们怎么生活。”于是,又有了一部厚重的摄影集《壹玖壹壹:从鸦片战争到军阀混战的百年影像史》,为了编辑这本书,他用整整一年时间满世界搜罗影像资料。

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我们以为早已泯灭的,尚未泯灭,我们所寄望的复兴,虽然还没有太多的迹象,但是我们从这一个个艺术家身上,一直看到他们的真诚,他们付出的努力,他们的光彩,这恰恰是复兴的基础。

刘香成

用影像向世界说明中国

摄影作为一种视觉语言,远不止一张张图片那么简单。中国人对于摄影语言的认识太单纯了。摄影可以做很多文字做不到的事情。我知道影像的力量在哪里,花了这么多气力,就是要用影像为我们共同的历史记忆补白,用影像向世界说明中国

本刊记者 徐梅 发自北京

2011艺术家权力榜:中国艺术复兴希望

刘香成在家里 摄影师:Henry Edward Laver,图片来源是Pitt Rivers Museum, University of Oxford

1983年,英国企鹅出版集团出版了刘香成的摄影集《China after Mao》,这本只有96张照片的薄册子以日常点滴浓缩了1976-1983年间中国的政经巨变。

1976年作为《时代》周刊首任驻京摄影师来到中国时,刘香成只有27岁,他将镜头对准珠江边带着黑纱打太极的人们、对准借着天安门广场华灯的灯光学习的年轻人、对准故宫(微博)门口身穿军大衣手举可口可乐的小伙子……“新时代已经到来了,我想要报道毛泽东以后的中国。”

这本书在海外先后推出了4个版本,刘香成曾经以为永远看不到它在中国内地出版。他并没有等太久。2011年2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推出了《刘香成:毛以后的中国1976-1983》。黄永玉看到这本集子,感慨他对人民和土地“脉脉深情”,“他的作品朴素得像面包,明澈如水,有益如盐,新鲜如山风,勇敢如鹰,自在如无限远云。”

当当网上一位读者留言说:照片比文字会讲故事。这可能是诸多读者留言中最让刘香成喜欢的。这二三十年间,无论是拍是编,他的信条只有一个,“我一直都希望把摄影带到新闻语言的主流地位,而不是说摄影只是文字的辅助。”

“让影像替你说话,让影像替你呼吸,”谦和平易的他说起图片时,言语笃定、不容质疑,“好的图片不需要任何说明。”

“把影像带到摄影之上”

常有年轻摄影师向他讨教,“刘老师,你给我们说一说吧,到底怎样才能拍出一张好图片?”

这个问题难倒了这位世界知名的华人摄影师、普利策新闻奖得主,“说是说不清楚的,我编本画册,你们看吧!”

在淡出新闻一线之后,当年的传奇摄影记者埋首于历史资料图片,用自己那对“会看图片的眼睛”在世界范围内甄选佳作。

2008年7月由他主编的摄影集《China,Portrait of a Country》(《中国,一个国家的肖像》)由德国TASCHEN出版社以英、法、德、日等6种语言全球发行,受到全球150多家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被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评为年度最佳摄影画册;

2010年,他与钟情于中国的当代艺术专家凯伦•史密斯女士合作,编辑出版画册《上海:1842-2010,一座伟大城市的肖像》;

2011年9月1日,他独立编辑的《壹玖壹壹:从鸦片战争到军阀混战的百年影像史》面世。

为了编辑《壹玖壹壹》,他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满世界搜罗影像资料,“与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的国家中,只有比利时我没去。”

最终挑选出的九百多张图片,只有极少数出自职业摄影师之手,昔日的传教士、外交官、商人、军火商、冒险家才是他的“主力创作人群”。

当他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国家图书馆,翻开馆藏的大部头黑色或蓝色影集,心中升腾起圣洁庄严之感,“他们不仅完好保存了照片,还有电子版本,码放在洁净桌子的特制书架上。”

“在中国,我们常常会听到人家很不当一回事地说,‘那不过是些老照片而已!’好像这些东西算不得什么,不配躺在蓝丝绒衬里的盒子里,只能属于潘家园这样的旧货市场。”

他摇头轻叹,“这是没有文化的说法,非常粗糙的论断。影像是历史的记忆,必须对自己的历史尽量客观、准确地去正视和反思。中国如何对待它的历史,将会影响中国将来如何发展。这太重要了。”

“中国一边大兴土木,修建造型震撼的博物馆;一边却疏于看管视觉历史的纪念物,”他认为搭构完整的影像史料系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我们要么不注意保存,东西流失在外,要么是没有版权的翻拍作品,工程量很大。”

在海外遴选图片时,他会先在当地聘请助手,“请他们把本国公共展馆和私人藏品从床上面、床下面全翻出来,我先看小样,看过小样,再飞过去看原作。所有选中作品都按照国际版权公约签订合同,取得合法的使用权。”

该书封面所用的图片藏于意大利米兰的宗座外方传教会PIME (Pontifical Institute for Foreign Missions),拍摄者是南怀谦神父(Leone Nani),1904-1914年间他以传教士身份在中国内陆有过长时期的旅行、观察和摄影。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