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湖北随州自来水发黑有臭味 猪场粪便排进水库

2011年09月20日00:52中国经济周刊[微博]李凤桃我要评论(0)
字号:T|T

湖北随州自来水发黑有臭味 猪场粪便排进水库

罗湖水库

随州水库猪患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凤桃|湖北报道

湖北省随州市均川镇,原本是一个水源清澈、树木丰美的小镇。位于均川镇的罗湖水库,不仅仅是下游3万多亩农田的灌溉水源,2009年以来也成为均川镇的饮用水源。

当地村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几年前,他们干完农活在山涧的沟渠里捧着水就喝,清澈甘洌。如今,罗湖水库的水却带着一股恶臭,大家都不敢喝了。

“猪场的粪便都排进水库”

其实,早在两年前,均川镇居民就向政府部门反映过水质问题。

2009年5月,均川镇刚刚改用罗湖水库的水源不到半年时间,当地退休干部老续和上百位居民就向镇政府反映:自来水有异味、混浊,不能饮用。

2009年8月,针对脏臭自来水问题,随州市卫生监督部门通过对罗湖水库干渠取水口的水质抽样检测发现,水中大肠菌超标,不符合国家卫生标准。

为此,2010年7月,罗湖水库新增加了一个高位取水口,以供给均川镇。但据老续介绍,水质还是不好,特别是一到夏季,还会有味儿。

今年6月,当地大旱,罗湖水库的水质问题再次呈现,而且愈加严重。“一打开水龙头,刺鼻的气味就能闻到,六七月间,自来水只是发黄,到了8月,水已经发黑了。”老续说。

据了解,现在镇上的居民都不敢喝自来水了,有的开始在井中提水吃,有的改喝桶装水了。老续等多位当地居民说,罗湖水库养猪的问题不解决,水质肯定不行。“那个猪场规模大的时候养上千头猪,一下雨,猪场的粪便都排进水库。”

2001年,罗湖水库办起了猪场。鉴于猪场对水库的污染,2007年起,当地环保部门就要求猪场搬离,但涉及到合同和补偿问题,猪场一直没搬。

7月26日,《中国经济周刊》来到罗湖水库采访时,猪场仍然有上百头种猪。

“2008年以前,水库主要为农田提供灌溉水源,并未提供城镇供水。”罗湖水库管理处处长储忠海坦言其中的无奈,“当时国家也允许我们搞综合开发利用,2001年,管理处与猪场签了合同,至今仍在合同期。”

按照合同规定,如果水库为城镇供水,则猪场必须服从这一大局。罗湖水库管理处本可以勒令猪场撤离,但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猪场是有投资的,他们要求政府给予补偿,但政府没有任何渠道来给出这笔钱,所以搬迁的事情就一拖再拖了。”储忠海说。

储忠海告诉记者,从2006年开始,当地环保、水利等部门要求,水库不允许再建新的猪场,也不再签订任何合同。对于眼前的这个猪场,随县环保、水利等多个部门已经联合下文,要求今年年底猪场非搬不可。

虽然这家猪场是罗湖水库最大的污染源,但水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仅仅搬离库区的猪场仍然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近年来国家鼓励农民创收,在水库和河流的周边陆续出现一些养猪场,小则上百头生猪,多则几千头,再加上村庄零散的猪圈,猪的粪便和生活污水全部流入水库和河流,水质自然受到影响。

“这涉及到水库上游的众多村庄,可能有几千个猪圈,上万头生猪,这些问题不解决,水库的水质还是会受到影响。”储忠海说,如今国家正在鼓励农民搞多种经营,要让这些农民放弃养猪并不容易,除非政府给予政策和资金补助。

赖着不走的猪场

为城镇供水前,罗湖水库的养猪场是被许可的。

2002年以前,罗湖水库管理处实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在防洪、灌溉之外还赋予了另一个功能,那就是综合开发利用。换句话说,就是利用水库的资源创收。罗湖水库创收,主要靠养鱼和养猪。

2002年10月,水利工程管理体制改革实施以后,罗湖水库管理处执行定人、定编。人员工资由财政支付,每人每月为1270元,其中工资1000元,其余为保险所缴纳费用,其他预算外开支需从水库收益中扣除。

猪场和鱼池原本为水库资产,由于水库工资低,体制改革以后,为解决员工的生活,水库内的猪场、鱼池基本上都承包给罗湖水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猪场每年缴纳给罗湖水库4万元的管理费,鱼池每年缴纳3万元左右。

水库收入的主要来源还是农业灌溉。罗湖水库的灌区面积为3.5万亩,按照向农民每年每亩收取20元的农业灌溉费计算,一年就有70万元的营收。但储忠海说,由于一些农田是高灌区,再加上村里也会进行截流,实际收上来只有30多万元,不足50%。

2009年进行城镇供水以来,罗湖水库每年要向均川镇输出100万立方米的水,以每吨0.1元收取水源费,一年也能实现10万元的营收。但因为属于供水初期,管网设施不配套,浪费水严重,再加上当地居民对水质不满,2010年水厂只给了4万元水源费。

“即使如此,罗湖水库人员的工资和日常开支基本上能满足了。”储忠海说。

自来水公司自称也很难

2009年前,均川镇居民用水都取自于流经该镇的均河。2000年以后,随着均川镇人口的增加,生活和工业污水让这条小河不堪重负,镇区段流域严重污染。2008年,均河镇区一段的水源已经不能作为饮用水源。

2009年,均川镇政府投资修建了罗湖水库到均川镇的自来水管网,管道周边的居民都可以使用来自罗湖水库的自来水。

“以前水库的水位正常,我们用的是水库中部的取水管,如今水位已经下降了6米,高位的水已经没有了,我们只能用底部的取水管来输水。”储忠海说,水库底部位于100多米的水下,常年不见阳光,如今水少了,阳光照射,就有了淤泥等腐烂物的臭味。

另外,据罗湖水库的知情人士透露,城镇供水水质变坏还另有原因:取水、供水设施存在缺陷。均川镇的自来水由一家名叫清泉供水公司的私营企业供应。因为资金紧缺,取水设施在修建时并没有按照标准建成浮漂式,从而无法保证在优质的水层取水。“现在,镇政府正责令清泉供水公司改造取水口。”

上述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此外,即使罗湖水库底部的水质很差,自来水厂也有净化处理的责任,为何自来水管流出来的水却带着颜色和臭味?

“这也跟清泉供水公司的净化设施有关,他们的设备和技术显然还不能完成对这样污水的净化处理。”均川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清泉供水公司一位熊姓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坦承,自来水的确达不到饮用水标准,为此,公司也在当地电视台用字幕提醒用户,供水不能饮用。

记者从清泉供水公司了解到,水从罗湖水库引入公司后,虽然有一定的净化措施,但没有配备达到饮用水标准的净化处理设备,也没有规范且可控的处理程序,所以,无法完成对水的异味、沉着物质和颜色的处理。该公司也曾请一家专业做净化设备的公司为自己进行检测、评估,根据测算,整套设备需要100多万元的投入。

“我们公司负担也很重,每年不仅要向政府缴纳15万的税收,还得向罗湖水库交10万元的水源费,100多万元这样大的资金投入对公司来说也很难解决。”清泉供水公司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也曾向均川镇政府打报告求助,但没有任何答复。

(中国经济周刊)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