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曲阳漂红“黑老板”暴行累累终成通缉犯

2011年09月15日09:04广东出版集团宋阳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十余年的时间里,苗会良凭借暴力拆迁,掘得第一桶金,以贿选的方式,成为村主任、村支书,并先后当选为曲阳县和保定市人大代表。2010年5月成为公安部B级通缉犯,身负罪与罚,走上逃亡路。

宴席上暴打企业家

苗会良多年横行曲阳,无人敢惹。但是,终于有一天,“他竟然当着市长的面打了高敬池,”一位许城东村的村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高敬池是出生于曲阳县羊平镇的一位石雕世家,在很多城市都开有公司。2010年的一次酒宴上,苗会良当众殴打高敬池,直接导致其被公安部通缉。

时代周报记者试图联系高敬池本人未果,但其所有电话号码,不是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就是接通后被直接挂断。

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时代周报记者找到几名经历此事的目击者,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2010年5月19日,保定市一刘姓副市长来到曲阳,曲阳县主要领导在当地天威大酒店设宴款待。当时,有多名曲阳县县委常委参加,高敬池也在受邀之列。

一名知情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酒席上,他就坐在离高不远的地方。高因自己开车,喝的是豆浆。席间,苗会良端着两大杯白酒,找到高敬池,要同高喝酒,高未喝。苗会良一口气将两大杯白酒喝掉,坐回自己位置后,嘴里开始骂骂咧咧。因被辱及自己的父母,高就将手中的豆浆泼了过去,撒在苗会良身上。

苗会良当即冲到高身边,被众人拉开。苗会良马上电话叫人。刘副市长见状,叫人拉着高往楼下跑。高刚跑到大厅,就被苗会良叫来的上百名手持棍棒的手下,一顿暴打,高不省人事。

曲阳县公安局一民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安机关接警后,出警数十人,但无人敢于上前阻止。因为包括县公安局现任纪委书记、派出所长等多名干警,都曾有过被苗会良殴打致伤且无人敢追究的先例。

一名当时参加出警行动的民警回忆,120救护车到达现场后,有人将高敬池抬上车,司机准备发动汽车时,也被拖下车来殴打。县公安局副局长庞耀军不得不亲自钻进救护车内,试图护送高敬池离开,但是围攻的打手根本不理会里面是谁,用脚踹车门,要他将高交出来。救护车门几乎被击碎。打手拽开车门,将庞耀军连扯带拉拽到车下。庞耀军高呼:“救命啊,打死人了。”

高敬池也被拖下救护车后,再次遭到殴打。混乱中,几名民警将高抬上警车,拉至县公安局内躲避。而苗会良手下误以为高敬池被送到医院抢救,组织数百人在全城各大医院展开“搜捕”行动。

搜捕未果,苗会良怀疑高被送至县公安局。此时,有人向县公安局有关人员透露了情况,几名出警民警商量后,决定抓紧时间将高送走。

后来,这些民警才知道,苗会良的手下正开着一辆白色轿车,手持一把已上膛的猎枪四处搜寻高敬池。搜寻过程中,猎枪走火,将车玻璃打碎。

民警打算开车将高敬池带出县公安局,驶向高速公路。在进入收费站后,有领导给出警民警打电话,要求将高送回曲阳。几名警察以已上高速公路无法掉头为由,顺利将高敬池送上高速公路。

一名当事人事后回忆,同事们在送高敬池上高速后,曾经有2个选择,向南是石家庄,向北是保定,路程相差无几。最后,民警选择前往石家庄。事态的发展证明,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苗会良在曲阳搜寻未果,已经怀疑高被送往保定,并派人驾车前往保定的医院搜寻。

高敬池在石家庄一家医院住院三四个月。上述当事人称,听说高头部四处骨折,11根肋骨被打伤,引起血气胸,部分肺部组织被切除,腰椎也被打折了。

有目击者回忆,当晚在场的两名日籍华人因被误认为是高的同伴,也惨遭殴打。事后,在原曲阳县城建局长张孟山等人调解下,这两名受害者接受了苗会良赔偿的80多万元。

当地传言称,在高敬池住院期间,苗会良委托张孟山等多人前去医院说情,只要高敬池不告状,可以给他2000万元,遭到高的拒绝。此后,苗会良又让人向高带话,若不同意赔偿,他将设法将高抓了起来。但张孟山在时代周报记者当面向其核实此事时,否认了这一说法。

苗会良还在高敬池住院期间,去医院打伤了一名医生。随后,头部受伤的医生,被鉴定为轻伤害(负责做鉴定的医生,后被公安机关刑拘)。

在有关部门的重视下,经前期调查后,河北省公安厅和石家庄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进驻曲阳,对当日发生的事件及苗会良团伙展开调查取证工作。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5.19事件”发生后,天威大酒店曾准备将监控录像设备砸毁。但迫于专案组的压力,当事人将当晚录像找回并上交专案组。知情人称,此为案件的重大突破。目前,这名当事人已被刑拘。

2011年6月16日晚,在专案组指挥下,数百名武警、公安同时出动,连夜抓获苗会良手下60多名骨干成员,而苗会良本人逃脱。知情人称,苗会良系保定市人大代表,要拘捕他,须先免去其人大代表职务。被摘掉“红顶”的苗会良,闻风逃遁。

6月24日,公安部签发B级通缉令,全国通缉苗会良。在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中,苗会良的案件类别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此案亦被公安部列为重点督办案件。

公安部打黑办两位先后负责此案的警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案具体情况目前还不适合向外界公布。苗会良案专案组一成员亦如是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

9月上旬,时代周报记者在曲阳县看到,苗会良等人经营的一些商业场所,已被石家庄市公安局贴上封条。

当地盛传,苗会良曾从自己名下一家公司一次性提取5000多万现金,和儿子一起到当地有关部门送礼。知情者透露,苗会良之子现已被抓捕归案。一同归案的,还有苗会良的弟弟与妻子。截至目前,涉及苗会良案的人员中,已有60多人先后被刑拘。

苗会良的“红与黑”

苗会良,曲阳县恒州镇许城东村人,1968年出生。其父为原曲阳县肉联厂职工,1980年代苗会良辍学后,成为一名肉贩。

在当地村民眼中,苗会良是个从小就爱打架的人。早在1995年前后,苗会良因与当时的曲阳县黑社会头目杨洪勋(已被执行死刑)“结拜兄弟”,成为当地的“南北霸天”。

当地一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1990年代末期,适逢曲阳县城区扩建、改造,苗会良借此机会,与一些县里的机关干部串通一气,以暴力拆迁获取第一桶金,并逐步垄断全县绝大部分建筑工程。

当时的曲阳县,凡是苗会良看上的工程项目,无人敢参与竞争,稍有怨言,苗会良便大打出手。在暴力和保护伞的支撑下,赢得暴利的苗会良成为当地房地产“龙头老大”。

2000年,“黑手起家”的苗会良通过贿选,成为许城东村主任,走上为自己漂红的道路。成为村官后,苗会良迅速将手下的“兄弟”安插进村委会,担任村委会副主任,还将杨洪勋旧部招至麾下效力,并通过不正当手段继续漂红自己,攫取到“保定市人大代表”的红顶子。

当地居民称,只要苗会良一声令下,数百人可在瞬间内啸聚曲阳县城。

2000年前后,当地开始有群众上访状告苗会良,但苗会良一直毫发未损,若无其事。

许城东村村民郭平均因不同意苗会良征用他家的9分地皮,被苗会良派20多人冲到家里,郭平均儿子被殴打。一年后,郭的儿子在定州遭遇离奇车祸死亡。

当地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曲阳县里的高楼几乎都是苗会良盖的,他攫取的土地全部是以暴力驱逐为手段,根本不需要办理相关手续。

时代周报记者在向张孟山询问这一情况时,张孟山认为,苗会良办的都是有手续的。他也承认了自己与苗会良过从甚密,但否认了知晓苗会良所犯的那些案件。

关于苗会良的为人,当地村民说,有一件事情足以说明问题。有一次,苗会良他回家时,楼下几个老太太在打麻将,他嫌挡了自己的路,一脚将麻将桌踹翻。

在当地村民称,2009年,苗会良因提前得知政府将开发复兴路北街的消息,马上以每亩5万元的价格强行收购土地,转手即以每亩50万-100万元的天价卖出,仅此一项,苗会良即非法获利近亿元。

苗会良名下有城东基金会、兴民贷款公司、恒州洗浴、万佳工艺品公司、滚石慢摇吧等多家经济实体,并修建了曲阳国际商务会所,其资产高达数亿元。

耐人寻味的是,尽管苗会良如今已被摘掉“红顶”沦为在逃嫌疑犯,但在《保定日报》电子版上,仍保留着苗会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复兴路拆迁后的美好前景的展望—“复兴路与北环路连通后,不但全村百姓从中受益,而且还大大增添全村经济发展的后劲,这确实是一件得民心、顺民意的好事。”

即便是被摘掉“红顶”,成为一名在逃嫌疑犯,并已被全国通缉,但这并未从根本上动摇苗会良在曲阳县经营多年的势力。

苗会良的60多名被采取强制措施团伙成员,如今已有20来人被放了出来,其中,就包括其弟。他们担心,是不是苗会良当初送出去的5000万元起作用了?此外,当地居民认为,苗会良的保护伞和党羽依然盘踞在曲阳县各个部门。

时代周报记者在曲阳调查采访时,当地人提及苗会良时大多三缄其口,唯恐惹祸上身。公安部专案组前来曲阳展开调查时,很多人根本不敢站出来。

而曲阳县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在被问及苗会良相关情况时,亦避之唯恐不及。县委宣传部和县公安局工作人员,均让时代周报记者通过专案组了解情况。而县公安局几名曾被苗会良暴打的民警,也不敢介绍情况。

有村民心怀忧虑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们敢当着政府高官的面,组织几百人暴打企业家,而且现在他的很多党羽仍在位,打死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更是不在话下,谁敢说话?”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