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曲阳漂红“黑老板”暴行累累终成通缉犯

2011年09月15日09:04广东出版集团宋阳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十余年的时间里,苗会良凭借暴力拆迁,掘得第一桶金,以贿选的方式,成为村主任、村支书,并先后当选为曲阳县和保定市人大代表。2010年5月成为公安部B级通缉犯,身负罪与罚,走上逃亡路。

曲阳漂红“黑老板”暴行累累终成通缉犯

被专案组查封的苗会良产业恒州浴都。——本报记者 宋阳标 摄

十余年的时间里,曾与当地“黑老大”结为“兄弟”的苗会良,凭借暴力拆迁,掘得第一桶金,以贿选的方式,成为村主任、村支书,并先后当选为曲阳县和保定市人大代表。

将自己“漂红”了的苗老板,并未放弃发迹时黑金底色。在曲阳县,被苗会良殴打的,除了身处社会底层的普通民众,还有当地政府官员;其中,包括县公安局纪委书记,县财政局、城建局官员。匪夷所思的是,受害者中有人蒙冤入狱,有人含冤离世。

2010年5月的一次宴席上,在当着保定市一名副市长和多名曲阳县县委常委的面,殴打了一名曲阳籍的在京企业家后,“黑手起家”的苗会良,“红顶”被摘除,成为公安部B级通缉犯,身负罪与罚,走上逃亡路。

本报记者 宋阳标 发自河北曲阳

一名企业家,在当地高官眼皮底下,遭涉黑组织暴打,几乎丧命。2010年5月19日,河北省曲阳县发生了一起轰动坊间的恶性事件。

今年6月24日,公安部发布一份B级通缉令:“多年以来,以苗会良为首的犯罪团伙,依托基层村委会组织,网罗了部分村干部和大批社会闲散人员,称霸一方,欺压百姓,建立了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在曲阳县范围内长期控制建筑业、饮食娱乐业,多次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房管主任遭殴打含恨离世

曲阳县隶属河北省保定市,位于北京西南侧240公里,全县共有18个乡镇,54多万人口。

2011年9月初的一个深夜,曲阳县城,除少数仍在营业的饭店和一些商店门前的灯光外,整个县城难以见到几盏亮着的路灯,即便是在县城的主干道,也不例外。

县城的大多数路段,在暗夜中悄然入睡。

但张娟(化名)无法入睡。面对时代周报记者,这位寡居的女性,已经没有了2年前丈夫苗献平含冤离世时的悲愤。

苗献平是曲阳县城建局职工,曾担任房管处主任职务。2002年4月,曲阳县恒州镇许城东村村支书兼村主任苗会良找到他,让为其弟一处房产作评估,并称抵押贷款额需评估为1000万元。但苗献平认为这与房产200万元左右的实际价值差距太大,未答应苗会良。

2002年10月的一天,苗会良带领曲阳县灵山镇50多名闲散人员,找到苗献平家,将他打伤。苗献平在家休养多日后,才去上班。但此事并未终结,苗献平的厄运才刚刚开始。

时隔两年,2004年9月10日下午3点多,苗献平到县恒祥会计事务所办事,刚一出门便被素无冤仇的许城东村苗志献等四五人拦住。还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对方的拳脚便扑面而来。

双方交涉过程中,苗志献与苗会良通了电话。苗献平情知不妙,拔腿欲走。不巧的是,这里正好靠近苗志献的工地。苗志献叫来工地上的工人,打得苗献平浑身是血。

随后,苗会良赶到,苗献平家人也闻讯赶来。苗会良用脚踢着躺在地上的苗献平腰部说:“给我往死里打他们。”苗志献等人立即追打苗献平家人,现场围观者数百人,无人敢上前阻拦。

追打中,有人偷偷将苗献平抬上汽车,送到附近医院救治。在医院,苗献平被确诊为脾脏破裂,不得不做了切除手术。苗献平8个多月的治疗过程,花去8万多元。当年10月15日,经保定市法医医院鉴定,苗献平脾脏破裂、切除,属重伤,7级伤残;右眼眶骨折属,轻伤,9级伤残。

案发后,负责此案的曲阳县公安局刑警二队到医院对苗献平进行讯问笔录。在与办案人员交涉中,苗献平被告知殴打他的苗志献,经法医鉴定为“左耳外伤性鼓膜穿孔”,属于轻伤;因此,双方都有责任。

苗献平深感冤屈,他向办案人员诉说:“四五个人打我一个,连脾脏都被打破裂了,我还要负责?”让苗献平困惑的是,当时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状态的自己,如何将对方打成轻伤?

苗献平和他的家人难以理解的是,案发后,当地公安机关不但未对苗会良等人立案侦查,反将苗献平租赁的桑塔纳轿车扣留,至今未归还。

2006年4月20日晚7点多,苗献平从城建局办事刚下楼,被苗会良、苗志献等十几个人拦住,一顿棍棒打倒在地。因两年来为治病已花费十几万元,苗献平放弃住院治疗,在家中自行买药疗伤、休养。

苗献平家人认为,因当地公安机关对苗献平和苗志献同时提请批捕,而案卷疑点重重,被检察机关四次退回。

时任中新社河北分社驻保定记者吕子豪,曾就此事采访过曲阳县副检察长苏明章。苏告诉吕子豪:“检察院之所以退卷,就是觉得案情有些部分事实不清。”当吕子豪追问,哪些部分事实不清时,苏回应说:“案子现在没有到检察院环节,不便表态。”

吕子豪通过保定市中级法院鉴定中心一工作人员,查验苗志献的鉴定书时,这名工作人员明确表示,这份检验报告单无检查医师亲笔签名,属无效鉴定;且其穿孔长度也未注明,应属于典型的问题鉴定报告。

时任曲阳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高某告诉吕:“由于2004年9月那场殴斗原因调查困难,不能认定哪一方涉嫌寻衅滋事,按法律规定,一方有轻伤,另一方有重伤,事件起因难以证实,双方都应负刑事责任。如果一方的医学鉴定书有问题,那么,另一方自然会免除刑事责任。”

让吕子豪意外的是,苗会良等人居然为此事找上门来。吕子豪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当时,苗会良带了十几个人找到他位于保定的办公室,威胁他,要求更正,并重新给他们写一篇正面的报道。

吕子豪说:“我当时要他们滚出去,但是他们仍然继续干扰办公,就报警了。最后,110来了,把他们赶了出去。”

2009年,苗献平在悲愤中因病辞世。时至今日,其家人依旧保留着一份苗献平在世时留下的一份亲笔书写材料。只是,此时,送苗献平已不再亲口叙述当年的冤屈与悲愤,而他被扣押在当地公安机关的轿车,或许早已锈烂。

棍棒下丧失尊严的官民

苗献平的遭遇,在曲阳当地并非孤例。

时代周报记者在曲阳采访时,调查到苗会良及其涉黑团伙的诸多劣迹。

1995年夏,曲阳县财政局干部靳某被苗会良弟弟开车撞伤后,双方发生口角。苗会良纠集石某等十余人殴打靳某,致靳某颅内血肿,至今仍有后遗症。

2001年年底,许城东村人杨江伟、高小伟到时任县城建局副局长张孟山家中,请求照顾承包工程。随后,苗会良纠集几十人,持械在张家对杨、高两人进行殴打,致杨江伟右腿粉碎性骨折。诡异的是,杨江伟、高小伟最后却因私闯民宅罪入狱被判刑。

许城东村人高增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因对村务不满,向上级反映情况。苗会良派人在半夜里将他家的住房浇上汽油焚烧。

2003年下半年,保定市人大代表甄从达在公路边修车,被苗会良等人围住一顿暴打,并将其修车用的千斤顶抢走。随后,甄从达辞去人大代表职务,据说是因为不愿与此类人物同为人大(此时,苗会良已成为曲阳县人大代表)。

曲阳县恒州镇(城关镇)赵城东村主任赵增杰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3年年底,因借款与苗会良结怨,被苗会良打手石某纠集多人殴打致轻伤,在一旁劝架的赵瑞也被打伤住院。赵增杰曾报案并上访,结果是,有多名蒙面歹徒两次在深夜里持凶器闯入家门,打伤赵增杰夫妇。

同年年底,苗会良团伙成员石某一伙无故打砸赵城东村群众赵德华的水果摊,强行抢走数十箱水果,并将前去索要水果的赵德华打伤住院。

曲阳县公安局一名民警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有一年,苗会良将其经营场所的一个前台女孩杀死后,送到定州铁路上,伪造了被火车撞死的情节。至今,此案仍悬而未破。

曲阳县北养马庄一农民向时代周报记者叙述,他们村几十人到县里反映情况时,与苗会良家人在同一饭店,无辜遭受殴打。恰巧,当时是高增江在帮忙张罗苗家请客事宜。

高证明,苗的手下用工地剪钢筋的钳子殴打这个农民,幸好钳子被高夺下。但这个农民因抬脚挡了一下,导致脚部骨折。因县城医院无人敢收留他治病,他只得到邻近县里医院去治疗。最后,此人被迫赔偿苗家人20多万“损失费”。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