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师访谈录 > 正文

徐勇:摄影艺术存在的价值是创造

2011年09月09日13:43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徐勇:摄影艺术存在的价值是创造

徐勇

“记得深受震动,在这之前,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摄影作品。”

《大师》: 1979年的时候,您去看四月影会的影展了吗?

徐勇:看了,看了不只一次,大概有三四次。而且当时记得深受震动,在这之前,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摄影作品。

《大师》:在这之前都是什么样的呢?

徐勇:在这个之前,可以说还处于一种文革时期的状态。所以看到的摄影作品,连小品、花草、人物很少见,基本上都是反映工农兵形象,典型的像江青,她化名李静拍摄的飒爽英姿、月下哨兵、无限风光这一类的照片,类似于样板戏这样的照片,公式化、概念化、工具化,作为一种政治宣传的工具化,这样的作品。

《大师》:之后呢?

徐勇: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文化思想这个领域也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四月影会作为当时一个标志性事件出现在那个时期。

徐勇:之后是不是就到了沙龙摄影了?

“即便是沙龙化的摄影,在当时也是对摄影本身价值的一种思考。”

徐勇:四月影会之后就开始出现了模仿国外的比较沙龙化的摄影。但是即便是沙龙化的摄影,在当时也是对摄影本身价值的一种思考,也是对文革时期这样一种政治工具化、宣传化摄影的一种反叛。所以那时候所谓沙龙摄影,它还是有它很重要的价值。

《大师》:那也有人说它在80年代早期的时候,可能发挥了它一定的价值,之后会不会有那种伪艺术的……

徐勇:恰恰不是,因为摄影如果把它作为一个艺术媒介来看待的话,那么它一定要在这个工具本体的特殊性,本体的价值这方面来投入。不能说把它用作一种只是讨论社会问题的工具,只是为了某种社会改良进行服务,这是不对的。这就超出了摄影作为一种艺术创作媒介的范围。把摄影工具简单化了,所以这个其实也是当年四月影会最开始的一种争论,这种争论一直延续到今天,仍然存在。

大家对摄影这种工具本体价值,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存在着严重的分歧。比如说现在的纪实摄影这样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是30年来一直是喧腾的非常厉害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究竟对不对呢?我觉得当然不是在今天在这,一两句话说的清楚的。但是显然纪实这个概念是西方词汇里面没有的,也是西方大家对摄影艺术的探讨过程当中,所排斥的。这一点说出来话很长,今天因为讨论四月影会,牵扯到四月影会里当时的王志平、王苗和李晓斌、王立平他们这些人,对于摄影问题进行探讨,进行交流过程当中,就已经产生了这个分歧。

《大师》:这个分析是不是四月影会之后办了三次影展之后,没有继续下去的原因呢?

徐勇:可以说是原因之一,但是还有其他很多原因。

“当时社会基本上已经承认了四月影会这些人,很多媒体把他们吸纳进去。”

《大师》:您了解有什么原因?

徐勇:四月影会主要的影展是1979年春天那一次,1980年在北海公园画舫的那一次,第三届是在中国美术馆办的,那是1981年,但是那届影展从四月影会面临的环境来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一个是官方把当时四月影会的这些人开始纳入一个体制,所谓纳入体制就是说,由于四月影会当年举办的成功,另外再第二次之前,四五摄影他们已经出了名了。据说有很多媒体把他们吸纳进去,比如说王立平到了农业出版社,李晓斌到了《新观察》,吴鹏到了《大百科全书》,王苗、罗晓韵进入了中国新闻社等等。从当时社会的发展角度来说,基本上已经承认了这些人,他们也都加入了中国摄影家协会。

“凡是社会团体不能再处于这样自发的民间的野生状态,必须纳入体制管理。”

还有一个就是当时到了1981年,从文化部的角度想规范社会的团体。凡是社会团体你也不能再这样自发的一种民间的野生状态,你必须纳入体制的管理,要进行登记。

还有一个就是刚才内部,在摄影团体,摄影理念上的分歧,也使得大家无心继续办展览,费那么大的劲,觉得是给他人在做嫁衣,自己付出怎么样事倍功半。所以种种原因都促使四月影会采取了一种不再继续办的处理方法。第三届其实办的也很粗糙,大家对第三届的争议也非常大。它远远不如前两届,特别是第一届引起了这么大的社会反响。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ronxi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