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师访谈录 > 正文

凌飞:摄影,最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2011年09月09日12:23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凌飞:摄影,最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凌飞

“最初觉得摄影比较有意思,没有任何其他的责任感,就是一个玩儿。”

《大师》:我们从您年轻的时候聊起吧。1976年的时候23岁是吧。您那时候在北京的体工队是篮球队员,那个时候就开始和摄影有关系了吗?

凌飞:应该是,我们是70届,毕业以后到工厂打球了。我们个儿高也没有办法,只能是打球去了。其实之前也拍,家庭纪念照,比较好的是家里有两三部照相机,那个时候相机属于奢侈品的时候,家里的照相机就可以去拍了。纪念照应该从那时开始,比较在意去学摄影就是在运动队,离开运动队以后想干什么,那时候就从摄影开始。摄影觉得比较有意思,没有任何其他的责任感,全都没有,就是一个玩儿。

《大师》:您那时候请了民族画报的老师是吗?

凌飞:对,丛永泉。父亲朋友认识他,找到丛永泉,后来跟他学。怎么说呢,实际上是请教吧,拜师。也不是拜师,有时候拍照片,请他讲讲。也没有很长时间,基本上那个时候大家就去拍照片了,实践的更多一些,那时候还没有授课之类的事情。

我最早的基础是从绘画开始,在运动队也没有什么摄影书,吴印咸有一本书,叫《摄影技术》还是什么,从那时候开始看了中国和国外的绘画作品,还有一些理论,还有一些其他的小说等等。那时候经常到图书馆翻一些资料,看一些展览的画册。那时候东西很少。

“在运动队基本上都是纪念照,比较注意光影、构图。”

《大师》:那个时候除了拍纪念照之外,都是拍什么风格的?

凌飞:在运动队基本上都是纪念照,比较注意光影、构图,这是最初的。构图和画面的学习,技术方面就是自己看书,还有一些杂志,家里有一些英国的摄影年鉴,一九二几年,一九三几年那时候,最初受古典摄影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大师》:国外有没有比较有名的摄影师,你比较欣赏的,对你早期……

凌飞:其实很多,大家常说布列松、亚当斯这些,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其实看了很多东西。有的名不一定都记住,到法国以后买了一大套书,40个摄影家一人一册,就是很多古典的现代,像我们知道的卡帕、史密斯,还有很多欧洲和日本的摄影师,看的挺多的。

《大师》:您1979年的时候去了国家建委建筑研究室的电影室任职,前期你已经有了一个基础了?

凌飞:对,应该是,懂一点摄影了,但是很浅薄。

《大师》:那个是在四月影会之前还是之后?

凌飞:之前。我当时到了中国进入科学研究院,那等于搞摄影,很多是做暗房的工作。大家一大帮子人,将近20个人,一样大的伙伴,现在很多也搞摄影的。各种活动,出去照相,大家互相通知,那有一个展览就去了。四月影会基本上从那时候去的,这么开始的。

“大家说自己能办展览,觉得是很新鲜的,那时对各种事情都是兴致勃勃的。”

《大师》:你那时候认识李晓斌和王志平他们吗,怎么认识的?

凌飞:其实王志平是见过,以前在农业出版社,他的一个美编室有去过。李晓斌是去了以后才认识的,之前其实挺远的,因为以前我和这方面一点都没有联系,和新闻界全都没有联系,因为运动队是封闭性的,像军队一样。每个礼拜六才能回家,基本礼拜天晚上要回去了,和社会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四月影会那时候送照片,大家去参加,布置展览各种各样的事,才接触了王志平、王立平、王苗、罗晓韵、李晓斌、金伯宏、李英杰。

《大师》:相当于李晓斌和王志平老师把您招兵买马进去的吗?他们当时说有三股势力,一波是《人民的悼念》编辑组的人,另外一波就是北影的星期五子弟,再一波就是王志平、李晓斌招兵买马叫去的一帮人。

凌飞:当时没这个概念。实际上社会也有一些的摄影组织,但摄影组织不是成型的。也不能招兵买马,朋友互相吆喝着,那有展览去不去,去。那时候大家对展览本身还不太懂,而且之前都是官方展览。大家说自己能办展览,觉得是很新鲜的,而且那个时候是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不久,对这些民间办的东西非常敏感,但是好奇心特别大。我们那个时候的年龄对各种事情都是兴致勃勃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ronxi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