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师访谈录 > 正文

金伯宏:摄影,用幽默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状态

2011年09月09日11:25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伯宏:摄影,用幽默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状态

金伯宏

“我们追求的新的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所否定的不一定全是没有价值的。”

《大师》:1979年四五运动时您是不关心政治的?

金伯宏: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就拍照,等到他们书出来以后,他们的书没有出来的时候就来找我了,那个时候在天文馆,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天文馆,找我去,说金伯宏你的照片上我们的书上吧。

我说我没几张啊,拍点纪念留下的,不像他们成天泡在那,参加运动,融入其中,喊口号什么的,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后来他们说书出来以后有一种感觉:不能老停留在政治上,咱们毕竟都不是摄影人,摄影人主要是在摄影上怎么能站得住脚。

四五运动确实是一个历史,过去就过去了,不可能永远纪念它,但是我们怎么能继续,最早是王志平来找我,我们就基本上不谈四五运动,就谈摄影艺术,我把我的照片给他们看。

自己经历过一个曲折的过程,曲折的寻找过程。我不知道应该走什么路?其实从现在来看,我们追求的新的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所否定的不一定全是没有价值的。

1964年、1965年我上了电影学院,当时校长是江青,名义校长。就办了一个摄影系,我们进去就学的就是这一套,“假大空”、“红光亮”、“高大全“这些东西,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再突出主要英雄人物。当然也学一些基本的理论知识,但是从文艺理论上学的这套,这些方面的否定没有问题的,应该是对的。

“我们不想重复老一代人的做法,想表达一下自己对生活、对社会的感觉。”

也有很多被我们否定了,像名山大川这些风光篇,其实这些没有什么罪可说,也很好,像我们当时几个代表的摄影来源,一个是受前苏联文艺理论的影响,也还是现实主义的,但是它就是有一点,我们觉得可能有点过于美化。

脱离了生活,脱离了个人的表现,不提倡个人表现,美化了大好河山,名山大川,当时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人民画报》他们的东西,还有一个典型的黄翔的,他是国民党的起义的将领可能也没有什么事做就拍了很多黄山这类的东西,很好。

其实现在看看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我来说我觉得这不是我的道理。我们拍的照片我们觉得吹中国大好河山美丽什么的已经做了那么多年,我们不想重复老一代人的做法,我们想表达一下我们自己,对生活、对社会的感觉,包括我们怎么表达我们自己。

摄影作品一直在一个客观和主观之间在徘徊,更多的比如说艺术摄影表达自己个人主观的东西,其实摄影更多的是表达客观的。从我来说不说艺术摄影,真正一个好的纪实摄影也应该有自己的特别重要的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爱憎,自己的情感在里面。

“跑了大半个中国其实还不如跑跑动物园,跑跑天安门,跑跑天坛故宫(微博)。”

其实就我个人来说,我也走过一段弯路,书里面也写道,我看着这些前辈黄翔、吴印咸,所以我也想走学习模仿他们的路,我在1971年的时候就去了包括湖南,从长沙一直到武汉往下走,庐山、九华山、黄山、千岛湖,跑了两个月花了40块钱。

对于人生的经历来说是很好,但是摄影上没有太大的收获。我发现我走这条路走不通,我也很喜欢大山大川,但是真正能够启发我,激发我的摄影灵感的,那种热情的还是生活在周边的这些人。后来我发现我花了这么大的经历,跑了大半个中国这么跑一圈,其实我还不如跑跑动物园,跑跑天安门广场,跑跑天坛、故宫。

拍点我周围生活的人,为什么我喜欢到那些地方拍,因为那些地方的人是生活在一个公共环境中的人,他往往会表达自己最原始的东西,你去拍照也不会受影响,因为你在那拍照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大家都在那拍照留影。比如说现在有一些也作为纪实摄影。

比如说拍知识青年、农民,到村里面跟人家生活在一起,到人家家里面一张一张拍,那永远不是他最真实的,因为他都知道,你跟他搞熟了,他容易允许你拍,那你拍出来的东西也反映了他们的一些真实的面貌,他们的诉求问题,再做一点文字记录。

如果这张照片没有文字记录的话,这张照片可能就站不住了,所以当时我就比较喜欢到这种公共场合,大家都不注意,然后我又是从我的性格上来说,还不是太阴暗的性格。即使中国老百姓咱们说很土,有很多陋习,但是我还是善意的,有的人不是善意的,也有这样的揭露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ronxi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