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师访谈录 > 正文

李晓斌:摄影,人民的视角为历史存证

2011年09月09日10:09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晓斌:摄影,人民的视角为历史存证

年轻时的李晓斌

四月影会跟四五摄影、编《人民的悼念》是不可分割的。

《大师》:如果我提出到四月影会您觉得您是从“四五运动”谈起还是从《人民的悼念》这个画册谈起。

李晓斌:当然应该从“四五运动”、四五摄影,应该说正是“四五运动”、四五摄影,凝聚了那些人,因为当时参加这场伟大的运动,由不认识,到编《人民的悼念》,到认识,相识、相知,又在一块儿工作了很长时间,我跟王志平、吴鹏、罗晓韵。当时我们编辑《人民的悼念》编辑组里面有七个人。

还有任世民,现在是中央美院的教授,我们这七个人里面后来我们都是作为四月影会的主要成员,王志平也是四五摄影的,吴鹏、晓韵,我们现在都30多年了,仍然还有来往,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正是因为那个历史的契机,使我们这些业余的摄影爱好者有这么一个机会,展现自己机会的同时走到一起来,当时是地下的,编《人民的悼念》。

这个过程前前后后大概一年时间,实际上《人民的悼念》做最大量的工作是吴鹏,踏踏实实的他真肯干,我跟晓韵那个时候就是基本放黑白照片、组稿、联系人,一晃都30多年了,应该说四月影会跟四五摄影、编《人民的悼念》是不可分割的,正是因为有这个契机。

“咱们是不是搞影展,搞一个自己的影展,咱们不玩政治了。”

包括当时王立平,那个时候我们编《人民的悼念》的时候他老去,到我们编辑组,大家关系非常好,而且他那个就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了,人家本身就是音乐家,玩摄影又不错,而且四五摄影拍得非常好,还有一张代表作获奖的,获一等奖的,那个时候正是因为这种当时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原因大家伙走到一块儿。

编完了《人民的悼念》以后王志平最早跟我讲,说晓斌“咱们是不是搞影展,搞一个自己的影展,咱们不玩政治了。”说“《人民的悼念》四五摄影都是跟政府和意识形态太强了,咱们搞一个咱们纯粹的摄影艺术的展览,咱们不吃政治这碗饭。”当时他个人有这么一种想法。

当然我也赞同他这种想法,因为当时我们手里面除了拍四五摄影的,记录社会当时“四五运动”的照片以外,我们也是业余爱好者,手里还都有一些风花雪月、摄影艺术的东西,而且那个时候在七八年、七九年,四人帮刚刚粉碎,我们的文学艺术还没有恢复,也没有复苏。尤其在美学形式主义的表现上还看不到,因为文革和文革以前是不允许出现形式主义的人们认为形式主义是资产阶级的东西,那个时候都是要政治挂帅。那么在当时就是说搞这个,王志平主导倡议下,王立平也非常支持,这个情况下办的四月影会。四月影会第一年就在中山公园兰室。

“第一年四月影会虽然没有四五的作品,但是很多作品完全是现实主义的。”

《大师》:当时第一届的时候四月影会的影展里面没有“四五运动”的照片是吧?

李晓斌:一张都没有,这个当时就是王志平,我们搞一个跟政治没有关系的,完全是一个摄影艺术的展览,所以决定四五摄影我们这些人的照片都不用,用其他的照片,表现出我们另类的另一种关注,还有我们能做其他的意思,除了我们四五摄影我们还有其他的作品。

当然第一年四月影会实际上,虽然没有四五的作品,但是很多作品完全是现实主义的,因为第一年的现实主义的作品恰恰是第一年受到非常关注和好评的东西,比如说王立平第一年展览的作品有一张照片叫《妻》,是他妻子一个半身的肖像。拍的挺美的,在那个时候作为一个展览,把自己的妻子的照片搁在上面,这本身就是这种突破一种解放,在那个年代,起码在美学的观念上,在认识论上,实际上就是把生活又重新回到了它的艺术里边,把艺术又回到了生活,本身就有这个过程。

“王立平的摄影是现实主义的,他的音乐是浪漫主义的。”

而王立平特别有意思,他第一年的展览,他有好几张照片都是现实主观主义的,我记得特别清楚,他有一个《上访者》的,那个照片就是有一个上访的人,在中南海上访接待站牌子下面,挺惨的,这也是第一年展览的,实际上这个现实主义的程度甚至带有批判现实主义的东西。

而他第一年还有一张照片,叫《北海 中海 南海》,北海桥那铁栅栏,这边是中南海,这边是北海,然后武警背着枪,戴着刺刀,它有一种意识形态,有一种潜在的东西,让你一看,就有一种差别,非常微妙的很有意思的东西,这样的照片在四月影会第一年就出现了。

因为他年龄比我们大很多,他今年应该是71岁了,我们当时都是20多岁的毛头小伙子,他是文革以前的老大学生,他虽然做的是音乐,但是他文革的时候他受到过迫害,学术的黑的尖子,被关过牛棚,他有过思考、有过苦难。我觉得他摄影是现实主义的,他的音乐是非常美的,是浪漫主义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ronxi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