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师访谈录 > 正文

罗小韵:凭着摄影爱好和对艺术的追求走到一起

2011年09月08日17:30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罗小韵:凭着摄影爱好和对艺术的追求走到一起

罗小韵

“正好家里有辆二八型的男士自行车,双架可以支起来,站在后座上拍照。”

《大师》:你当时是怎么开始你的摄影道路的?

罗小韵:我是1968年12月去山西插队,在那当了五年农民。1973年年底回来,当时家里正好有台相机,很老式的,就自己学着玩。正好周围亲戚朋友中有拍照的,也喜欢拍照,都是业余。1974年在家待业一年,就学着玩,也到各地拍拍,什么房山啊。后来在《人民中国》有一个叫黄祥坤的专业摄影记者,拜他为老师,经常跟他交流一下。

《大师》:您1976年的时候?

罗小韵:1976年的时候,我是在新兴(音)二厂,是个工人。我们实际从1月8号总理逝世的时候就开始拍,后来到3月底、4月初,那个礼拜我正好夜班。晚上10点到早上6点多上班,所以基本上回家吃点饭,就拿着相机到天安门广场。《力挽狂澜》因为拍了很多天了,场面很大,后来发现没有高角度,正好家里有一辆二八型的男士自行车,双架可以支起来,可以站在后座上拍照,所以就拍到了那张照片。那个画面底片大概拍了二十几张,难忘1976……这些都是那一个角度拍下来的。

“没想到那么快,1976年的10月四人帮就倒台了,我们是准备持久战。”

《大师》:您拍了之后,那些底片怎么保存的呢?

罗小韵:其实拍照的时候,我觉得没有什么,因为很多人都在拍。广场上人很多,其实4月4号以前,反正我没有觉得太危险,没有说以后想起来会后怕。4月5号以后,天安门广场被封杀了之后,可能有点(后怕)。但是也知道这个放在家里肯定不保险,还是转移到朋友家里了。

《大师》:你当时有意识到可能之后……

罗小韵:知道这应该是一批很珍贵的资料,希望能把它保存下来。但也没想到那么快,1976年的10月四人帮就倒台了,我们是准备持久战。

“大家可能觉得我们手头还有一些别的片子,就说办个展览吧”

《大师》:1976年到1979年这个四月影会是谁来发起的?

罗小韵:它不是这个概念。1976年在天安门拍照的人很多,很多我们也认识,有些朋友之前就认识。是谁发起的,我看一下画册。因为拍照“天安门事件”以后,很多原来都认识,后来也陆陆续续出了一个《天安门诗抄》。这个事情可能能说的比较清楚,你应该找吴鹏,他前前后后……《人民的悼念》那本书,《人民的悼念》那本书当时把我们借出来,除了高强当时是专业的,在一个单位搞摄影。其他的吴鹏也是工人,我也是工人。王志平好像在出版社,李晓斌在哪呢,基本上都是在外。虽然四人帮倒台了,但是“天安门事件”还没有平反。就把我们几个抽出来要编这本《人民的悼念》画册,实际编的时候,“天安门事件”还没有平反。基本编完的时候,才宣布“天安门事件”平反。

后来把这个书出了,在编《人民的悼念》的同时,因为要征集稿子,每个人利用自己的朋友圈子,人越滚越多,越滚越多,到《人民的悼念》出了以后,大家可能觉得我们手头还有一些别的片子,不是新闻报道,其实没有特别强的意识,大家就说办个展览吧,至于这个名字怎么起,我也不太记的清楚这些事。

“它不是一种机构,大家凭着摄影的爱好和对艺术追求走到一起。”

《大师》:当时成立的初衷是什么呢?

罗小韵:没有什么成立的初衷,因为它不是一个机构,也不是一个很严谨的组织,就是一帮摄影爱好者,大家组织起来办个影展而已。基本上这个组织是围绕这个展览,办了三届。在展览前,大家送稿也没有评委。有了七八个,十几个人大家看一看选一选,它不是一种机构,只是一种很松散的,大家凭着摄影的爱好走到一起。

《大师》:当时也没有什么会员这样的概念?

罗小韵:有会员,这事你得问李晓斌,什么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这种会员跟现在的会员,不太是一种概念。只是每年展览的时候大家聚一块,展览办完也可能还会聚,但它没有一个特别特别清晰的组织结构。我觉得基本上是一种大家对艺术追求走到一起,大家一块办办展览,谈谈摄影的看法。我觉得也仅此而已。

《大师》:也没有什么规定,有什么要求,什么样的人才能?

罗小韵:好像没有,也没有评选。

《大师》:四月影会它成立之后,除了影展平时有没有其他的活动,你们会在一起讨论什么吗?

罗小韵:我觉得比较少,就是聚会,能把人凑几个就几个。那会它跟当时改革开放初期自由的风气,大家更多是谈艺术上的想法,没有什么很严谨的,一定要在什么时候,怎么样,我觉得比较随意。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ronxi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