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外国人申请青海都兰狩猎背后的真相

2011年08月30日09:14新京报[微博]陈宁一 王同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两起外国人申请来华狩猎的新闻让青海都兰国际狩猎场被公众聚焦。这个猎场因何而生如何经营?猎杀与保护是否冲突?在过去的26年时间里,都兰猎场与自然环境和周边牧民一起经历了浮沉。

对于每种野生动物每年可猎杀的数量怎么确定,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王伟2006年曾向媒体介绍,国家林业局每年都组织科学评估和论证,并根据野生动物自然死亡率和调控野生种群数量的需要来确定。

王伟说,理论数据可达15%,就是每年增长量是100头可消灭掉15头,实际上,每年猎杀数量大约在万分之二点七。

罗布生介绍,最早时,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将国际猎人带到猎场来。后来,一些旅行社成为中介机构参与进来。中介机构每年带来20至30名国际猎人。

猎人们高兴了,会给导猎员和马夫小费。一般从几十到上百美元不等。勇军说自己最多一次拿了1万美元,是一位美国老妇人给的。他带着她走了6天,捕获7只猎物。

村民收益与“外汇”

租草场、马匹给猎人,给猎人做马工。这样的事,由村长安排轮流

在狩猎活动中,能得到额外收益的,不仅勇军他们,还有附近的村庄。

都兰县巴隆乡哈图村57岁的公阿说,那时候,一有狩猎的消息传出,整个村庄就兴奋起来。

每次村干部接到猎场通知,就开始分配人选。轮流来,不然村民会有意见。“你家的马,我家草坪,他家马工。都分好了。这次我上了,下次就轮到他。”

一般,猎人会租下村民20亩到30亩的草场。冬季能收租金5000元到6000元,夏季2000元到3000元。有时候只租10天,有时候租一两个月。

牧民要做的是不让自己的羊群到那片草地上,并配合猎人狩猎,不惊吓了野生动物。公阿说,“这钱赚得比放羊轻松多了。”

猎人还会租马,100元每天。村民为猎人做马工,也是每天100元。村民布柯巴叶有次给猎人当马工,他记得小费给了200美元。

公阿和布柯巴叶估算,禁猎前,他们村里一个家庭每年额外收入有5000元。

都兰猎场场长航庆加说,那时候老百姓的动物保护积极性很高。

2006年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王伟曾向媒体介绍,都兰国际狩猎场岩羊总数约2万头,每年用于国际狩猎的几十头,狩猎收入约20万-30万美元,其中一部分补助给牧民,每户增加年收入2000元至3000元。

王伟认为,牧民由此也了解到了野生动物的价值,改变了对野生动物的传统观念,“自觉摒弃了任意猎杀的习俗”,“还主动为野生岩羊预留草场和抵制盗猎”。

每年1到4月和9到10月,是都兰猎场对外开放的季节。每年约接待国际猎人20到40人。

根据统计数据,禁猎前,都兰猎场累计接待美、德、俄等国猎人668余人次。捕猎岩羊、藏原羚等野生动物980只。

罗布生介绍,猎物的价格从始至今,以美元计算且没有变过,例如岩羊是7500美元。最早的时候美元坚挺,国内物价低,换算下来,猎场获益颇丰。

都兰国际猎场的一份材料称,猎场为县级财政每年创收200万到300万人民币。

来自国家林业局的数据,至2005年底,我国共接待国际猎人1101人次,狩猎野生动物总数1347头(只),收入3639万美元。

王伟认为,这与以往老百姓“猎羊吃肉”的原始利用方式相比,“价值增长了数百倍”,从而也能使当地政府和群众更加珍惜野生动物资源。

寒潮过后停滞

县政府拨出190余万元,遣散了大部分工作人员。最终,猎场只剩下5人

工资相对高,2000年前月薪3000多元,还有小费———曾经,在都兰猎场工作是令人羡慕的工作。副场长罗布生说,“有点门路的都往猎场挤。”

直到经历了两次寒潮。

第一波寒潮跟本·拉登有关。9·11事件后,中国也加入反恐行列,外国人入境难度加大。猎人大幅减少。

第二波寒潮的到来,让猎场陷入停滞。

2006年8月7日,国家林业局委托黑龙江一家拍卖公司刊登了野生动物狩猎额度拍卖公告。中国国际狩猎从“隐秘”状态中浮现。众多报刊进行了连续报道,“只对外国人开放”等字眼见诸报端。

舆论一边倒,认为猎杀本质是获利,不能起到保护生态平衡作用,甚至认为让外国人猎杀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是“卖国”。

数天后,国家林业局决定暂缓拍卖活动。同时“暂停”的,还有国际狩猎活动。

这年8月底,罗布生进山了几天,他回来,听到了狩猎活动被叫停的消息。

2007年,猎场拿到了前一年狩猎款约30多万元。这是禁猎前最后一笔收益,解决了员工50%的收入。

随后是漫长等待。罗布生说,开始大家认为不会停太久。但“暂停”后再无消息。

到2008年,工作人员开始上访,要求县政府安排出路。

这期间,猎场负责人开始跑国内狩猎项目,希望能打开另一个局面。2008年,国内狩猎公司成立。但国内客人“心急”,罗布生说,国内客人常常要求是今天来,明天打。但审批环节都要8天。“客人等不及,走了”。

他说,国内狩猎公司迄今为止没打过一只野生动物。偶尔工作人员去买些兔子和鸡,放在野外让客人打。

2009年,猎场彻底停滞。航庆加说,县政府拨出190多万元,遣散了大部分工作人员。最终,猎场剩下5个人。曾经,“鼎盛”时期,猎场固定工作人员19人。

以往每年十多次巡山,目前每年两三次。猎场目前的运作经费是靠国家下拨的五个人的费用,每年一万多元,罗布生说,“几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猎场日常的看护工作,目前主要靠民间600多护林员。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hey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