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孟庭苇:寻找纯真年代的“月亮公主”

2011年08月29日15:21南方新闻网郑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纯真年代不再,仍然传唱的歌曲,却驻留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南都周刊:《第二道彩虹》这张专辑被一些歌迷视为你演唱事业的“滑铁卢”。你打算转型了,可外界还是习惯把大卖、流行的你视为邓丽君的接班人。

孟庭苇:会有这样的形容。我可能太年轻,那时不到30岁,太容易得到名利,一切来得很快,好像想做的没有什么做不到。我离开校园进入唱片圈的十年,在里面成长,所接受到的都是城堡里的事情,城堡外完全没有接触过。受挫力非常差,自己很好胜,一张专辑销售不好,心情沉重,就会有逃避情绪,觉得自己不适合待在圈子里。

随后离开索尼,到了友狗(“友善的狗”,台湾一知名唱片公司),他们的音乐性很强。但我也是有一些对抗的,比如他们选歌上的安排,会比较注重给新制作人发挥的机会。我在友狗的第一张专辑有四个制作人,只有黄韵玲是比较资深的,其他三位都是刚从助理开始做制作的新人。在这张专辑里(指《恋人》)也有很多摩擦。

南都周刊:那时候娱乐圈流行上电视娱乐节目,你好像很抗拒?

孟庭苇:我很抗拒很多艺人站成一排,那种情形就会抢话,所有人都在做戏,跟你不熟的人会突然跟你勾着手,笑倒在你身上。可是下了台,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很害怕那种感觉。那时期台湾媒体开放,原来只有三家电视台,后来突然开放二三十家。恶性竞争,上了电视根本没有机会唱歌,演短剧、耍宝、表演魔术,要模仿、跳舞,做很奇怪的事情,但就是没有机会唱歌。我只想出专辑,上上广播节目、打打歌就好了。对电视节目基本都是抗拒的。

南都周刊:但是你很积极参与广播节目。

孟庭苇:主持电台节目,公司非常反对。一开始是1995年,有个资深广播电台主持人,要开新节目,就来找我。他曾经访问过我,觉得我很活泼。再到后来的《亚亚看天下》,我到各地旅行,去录当地的声音,录下羊的声音,跟养羊人对话,像你每天要挤多少羊奶啊等。回来播出来,放一首适合的歌曲。我觉得在广播天地里发现了有趣的事情,可以在节目里当国王,播我想播的歌,说我想说的话。不像在公司宣传里,只能告诉别人这张专辑有什么不同,制作人是谁,这首歌的心情是什么……千篇一律。我觉得好有趣噢,那时起有好几年我都在一边出唱片,一边做广播。

孟庭苇:寻找纯真年代的“月亮公主”

孟庭苇携子作客《家庭演播室》。

人不可能永远活在光环里

南都周刊:修佛之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孟庭苇:音乐占的比例几乎是个位数。还没有遇到先生之前,我退出歌坛修行,几乎都不听音乐,尤其是一个礼拜要做八关斋戒,闭关好几次,电视不开电话也不能讲,非常安静的状态。连心里有时候突然哼起一段旋律,我都会跟自己说:唉,不行。

那个过程一天只能吃一餐,凌晨四点半起床,中午吃一餐清淡的饮食,接下来整天都不进食,饿的话可以喝一点牛奶。这样的训练让你感受到在饥饿穷困的地方,很多人忍受饥饿的状态。

南都周刊:重新回到娱乐圈,当年的浮华虚假还是不会变的啊。

孟庭苇:但心境上不一样,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十年前我看这些事情,我觉得走不过去,在我眼中是刺眼的,没有办法接受。现在再看,可能因为我心境比较成熟,对人生有不同的体悟,反而是用比较宽容的境界看待。

这些也许都很虚假、作态,但有群众看了之后很欢乐。也许它造就了一些比较悲观的人的宣泄管道。做出来的综艺节目,人们看了后笑一笑,那天的沉重压力都没了。

虽然我自己不喜欢,但我也不去抗拒它。我自己可以去转念。我能力所及、我可以去改变的,我就去做。当我无法改变的时候,我可以转过头来,不去看。

南都周刊:在老歌迷心里,你还是当年的清纯女孩,可现在微博上很多人都叫你阿姨了。

孟庭苇:人不可能永远活在某一种光环的状态里。也有很多人一直活在那里面,上电视表现出来就很怪,做很奇怪的、不合时宜的动作。

事实上每个人都会老,都会有下台的一天,我对这个东西看得还蛮自然的。这很重要—你呈现出来的如果不是你,是做出来的样子,很明显就会被看出来,你自己也会不快乐,活在自己对自己设的框架里。

当我真诚面对她们,我清楚知道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所以你们叫我阿姨,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笑)。我不再是二十一二岁那个唱着“你看你看月亮的脸”的小女孩,我已经四十岁了,所以站在舞台上,我很清楚自己。

南都周刊:现在还有心情看看窗外的月亮吗?

孟庭苇:现在比较没有浪漫的情怀,但是偶尔会故作浪漫。我觉得女人心里会永远住着一个小女孩,内心深处,永远藏着少女情怀的部分。所以我偶尔还是会在微博上有忽然之间的忧郁,写一小段故作浪漫的事情。

(南都周刊)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hey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