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百年温州人迁徙史:英雄,或者失败者

2011年08月30日10:10新华网杨梅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人民的大部分生活和艰辛创业极少被记载,然而这这些却是构成生活乃至时代的最重要戏码。而三十年里,每一个企业家的成功和失败,所有的故事,当然都值得被记载,无论是英雄,还是失败者。

同一个时代里的成功与失败

《英国简史》作者伍德沃德说:“历史涉及的有时只是民族生活的极小部分,人民的大部分生活和艰辛创业,过去和未来都不会有文字记载。”然而这被略去的大部分生活和艰辛,却是构成生活乃至时代的最重要戏码。而三十年里,每一个企业家的成功和失败,所有的故事,当然都值得被记载,无论是英雄,还是失败者。

如果说走出国门的温州人是世界史的一个切片,那么过去三十年里,每一个在经济浪潮中摸爬滚打的温州人,都是一部中国经济现代史的截面。

所以,在讲述温州正泰集团创始人南存辉的故事时,导演叶卉几经推敲后选择了这样的开场:1998年初春,一个35岁的温州青年陪伴着英国BBC电视主持人彼得杰伊穿行在柳市的小街窄巷中,彼得杰伊在后来的解说词里说道,“南先生带着我坐温州的三轮车,而他的那辆豪华的卡迪拉克就紧紧地跟在我们的身后。”

南存辉是一个小镇修鞋匠的儿子。20岁之前,他一直在小镇街头靠修鞋为生。20岁那年,他以5万元资金、8名工人起家,用25年时间缔造了一个在全球70多个国家拥有十多万员工,位列世界工业电器第三的制造产业王国。在站稳脚跟的过程中,他的企业与中国其他许多企业一样,经受住了世界浪潮的冲击。

关于南存辉的这集故事,如何确定片名曾一度困扰制作组,在南存辉从企业家到人大代表的一系列身份中一度迷失之后,“鞋匠的儿子”终于以其直达本质的简洁取胜,正如在片中南存辉说:我们就是农民。

其实,无论是南存辉本人,还是其他温州人,无论在最后的道路上走得锦衣花马还是一文不名,都无法改变他们走出家门那一刻的意气与情怀。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失败者”叶文贵的造车狂想曲。这个曾经在改革开放初期富甲一方、数次登上中央级媒体的温州第一经营大户,后来因为造车而散尽千万家财,他彪悍且诗意的人生传奇,至今流传在坊间。

1990年秋天的一个黄昏,一辆简陋的小汽车从温州市区悄悄开了出来。没有人注意到它的异样,40岁的温州人叶文贵自行成功研发出拥有蓄电池和专用双缸水冷汽油发动机的中国第一代混合动力汽车。在当时,这是一项领先世界水平的技术。研发电动车的8年,叶文贵耗尽了两千多万资产。然而也许是走得太过超前,在数次出卖专利与寻求合作没有成功后,叶文贵停下了追逐汽车的脚步,他用“大哥大”换了一头毛驴,在那所大院子里养满了鸡鸭鹅,种上满院子的葡萄,养上几池子锦鲤,在海边种下一大片银杏树,闭门谢客,正式开始隐居生活。

当摄制组找到叶文贵时,他坐在桑树下抽烟的样子俨然是个隐士。拍去灰尘,打开那辆造型前卫的红色混合动力汽车门,有几株绿油油的草就大大方方长在座位上,其中一株竟然开出一朵漂亮的小花。站在一旁的叶文贵瞥着那朵花,没有说话。第一天拍摄结束,叶文贵用他自己酿的葡萄酒、杨梅酒把剧组的人全都灌醉后,偷偷把已经拍摄的八盘带子给烧了,还差一点将机器从窗户里扔出去。

他是承受不了梦想的重量?还是受不了自己是个“失败者”或者“放弃者”的身份?中国人习惯的盖棺定论,在叶文贵这里,却迟迟难以下笔。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oung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