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许云鹤案二审开庭 真相扑朔迷离

2011年08月24日11:40中国青年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许云鹤到底有没有撞老太太?这个案件传递着某种社会信号:当社会规范、法律规范都不能正常发挥作用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正在还原成丛林法则般力量对比的关系,所有人都在黑暗中互相撕咬着。

许云鹤案二审开庭 真相扑朔迷离

对于29岁的许云鹤和69岁的王秀芝来说,这是一个有些煎熬的夏天。两年前的一起民事纠纷,两个月前的一纸判决,让这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同时坠入舆论漩涡。没有摄像头,没有目击证人,司法鉴定无法确定“原告与被告车辆是否发生接触”,两年前那个上午所发生的事,如今已变成一场说不清楚的“罗生门”。许云鹤说,看见老太太摔倒,他停车下来搀扶,却被反咬“撞人”;王秀芝则称,许云鹤车速太快,把自己撞倒在地。

有人感叹,“彭宇案”后,“社会道德滑坡三十年”。在微博上,许云鹤被网友定义为“天津版彭宇”。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认为,“许云鹤案”向人们传递着某种社会信号——当社会规范、法律规范不能正常发挥作用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正在还原成丛林法则般力量对比的关系。制度的不完善让这个问题变成了让人心寒的伦理问题——当一个人无力承担责任时,可能必须要找一个人承担。这个社会,人们还敢做好事吗?

有网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不信法,也不信人,还能相信什么?”季卫东说。“没有一个准确的制度框架和行为标准,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混乱的博弈。”

对于29岁的许云鹤和69岁的王秀芝来说,这是一个有些煎熬的夏天。两年前的一起民事纠纷,两个月前的一纸判决,让这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同时坠入舆论漩涡。

没有摄像头,没有目击证人,司法鉴定无法确定“原告与被告车辆是否发生接触”,两年前那个上午所发生的事情,如今已经变成一场说不清楚的“罗生门”。许云鹤说,看见老太太摔倒,他停车下来搀扶,却被反咬“撞人”。而王秀芝则称,许云鹤车速太快,把自己撞倒在地。

2010年年底,王秀芝将许云鹤告上法庭。2011年6月,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要求许云鹤向王秀芝支付包括伤残赔偿、医药费在内共计10.8万余元。

许云鹤无法接受这一结果,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把这件事披露到网上。

“我不相信世界是这样的。”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在网络世界里,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了许云鹤这里。“如果这是真的,我不敢转给孩子看。”一位网友在许云鹤的帖子后面这样回复。还有网友已经“人肉搜索”出王秀芝一家的住址、职业以及工资。

2011年8月22日,“许云鹤案”二审开庭。当坐在轮椅上的王秀芝出现在法院中厅时,摄像机很快将她围住。被闷在人群里的王秀芝情绪失控,哭了起来,几乎昏厥。

这一天,并不宽敞的法庭里,媒体记者占据了旁听席中一半的位置。该案并未当庭宣判,将择日再次开庭,接受双方举证。

在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季卫东的观察中,“许云鹤案”向人们传递着某种社会信号——当社会规范、法律规范都不能正常发挥作用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正在还原成丛林法则般力量对比的关系。

“所有人都在黑暗中互相撕咬着。”季卫东说。

红旗路上的“罗生门”

2009年10月21日的那个上午,当一辆蓝色标致轿车和身穿黑红小袄的王秀芝在天津市红旗路上相遇时,谁也不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这些事情。

那本是极为平凡的一个早晨。11点45分,当时担任天津电视台“综艺食八街”栏目摄像的许云鹤由南向北行驶在红旗路上,准备去杨柳青给天津市消防演练做导播。王秀芝则提着一只紫色手提袋,刚从大女儿家回来,打算横穿这条双向八车道的马路。

然而,接下来的故事,有了完全不同的两个版本。

在许云鹤的叙述中,王秀芝第一次进入视野时,还在对面的车道里横穿。那时,他还在以30公里左右的时速行驶在左转车道。

“你抢,就让你过,你要站着不动了,我就自己先走。”他这样想着。然而,就在距离王秀芝只有一个车位的距离时,这个“头发全白了”的老太太好像被护栏绊住,没站稳,向前踉跄了一下摔倒在地。

“心疼了一下”的许云鹤将车停靠在距离王秀芝两米左右的地方。

他告诉记者,下车后曾尝试扶老人坐起来,可只要稍微一动,老太太就发出“哎呦”的呻吟。于是,他拨打了120。

这时,王秀芝突然问他,“你有电话吗?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许云鹤还担心自己手机键盘小,就对她说:“您说号,我给您拨。”然而王秀芝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傻住了”。

“我让人给撞了!”

许云鹤一下子觉得“眼前的奶奶很可怕”,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拿回来,站远了一些。

随后赶到现场的家属对他说:“掏8万块钱,要不找人弄你!”

然而,根据王秀芝在法庭上断断续续的陈述以及中国青年报对其大女儿王莉萍的采访,这个故事却像录音机里的磁带那样,“咯噔”一声翻了个面。

“他开得多快。”在法庭上,王秀芝指着许云鹤,嘴唇直哆嗦。她说自己当时已经迈过护栏,可有一辆车斜着开过来,她退了好几步,还是没躲开。

王秀芝被撞得趴在前车盖上,然后滑下来摔倒在地。她记得,许云鹤的前车盖上还有她留下的两个手印,而直到下车,这个年轻人都在接听手机,嘴里说着:“坏啦坏啦,没踩住,我过不去啦。”

躺在地上的王秀芝拍着马路对许云鹤说:“找管马路的人!找管马路的人!”在法庭上回忆到这里,她捂着脸哭了。

王秀芝的女儿王莉萍否认曾威胁过许云鹤。她说自己见到许云鹤的第一眼,还觉得这个小伙儿“长得多文气啊,一看就不是干啥的孩子”。在医院里,她还安慰许云鹤:“老太太没事,嘛事儿没有。”

然而,经医生诊断,王秀芝右胫骨平台骨骨折、右膝内外侧半月板损伤,需要手术治疗。

王莉萍曾试图让许云鹤垫付医药费,但许表示自己“不是本地人,父母都不在天津”,面对记者的质疑,许云鹤承认自己的确“扯了个谎”,因为“当时有点害怕”。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hey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