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钱克锦:卡扎菲大势已去利比亚何去何从

2011年08月23日15:25羊城晚报钱克锦我要评论(0)
字号:T|T

钱克锦:卡扎菲大势已去利比亚何去何从

经过了半年示威、骚乱、冲突、内战、外力干涉和“决战时刻”,利比亚的形势,终于以卡扎菲大势已去而告一段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结局。回顾这半年的事态进展,反对派得到西方的大力帮助,固然是在军事上击溃卡扎菲的重要原因。但根本上来说,国内的民意才是卡扎菲倒台的根本力量。

年初开始的中东北非阿拉伯世界的动荡局面,首先是这些国家的民众对现状不满而走上街头,这是理解整个事件的关键。就北非来说,起了连锁反应的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三国,民众上街的具体原因和导火索虽然有所不同,但长期以来对政府高压统治和腐败现象积累的不满,则无疑是火药桶。一旦爆发很难有人能遏制住。

而且,与埃及和突尼斯相比,利比亚的隐患更多。穆巴拉克和本·阿里虽然也是政坛强人,他们在埃及和突尼斯的统治也有高压和腐败,但卡扎菲要比他们两个人更加疯狂、更加诡异。而且,在国内民意倾向非常明显之后,穆巴拉克让权,本·阿里流亡,从对国家和民族的角度来说,无疑是避免了更多的流血和冲突,未来的和解重建也相应减少了麻烦。因而这两人不管结局如何,还可以称得上是有勇气担当。

但卡扎菲则不一样。这个通过不流血政变上台的军人,控制利比亚长达42年。在他的统治下,因为有丰富的石油,即便常受国际社会制裁,利比亚的经济从国内GDP和人均GDP都不算很差,但是财富分配却不公平,失业率居然能达到30%;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国内实行了一系列高压统治,无情镇压异己分子,对通奸和小偷这些罪行,常常施以酷刑。卡扎菲“有着丰富的思想”,先后实施泛阿拉伯主义和泛非洲主义,强烈地反对西方价值。反西方当然不一定错,但是他因为国内统治所造成的困难,最后只能以反西方来做挡箭牌,则显得非常可悲。

当然,西方在这次利比亚的战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们也知道,西方的干涉都会有自己的利益考虑。但如果没有利比亚民众的示威、骚乱和内战,没有卡扎菲号称“严惩”不爱他的国民,怎么会有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北约设立禁飞区,对利比亚的主权进行干涉?

现在号称“利比亚人民都爱我”的卡扎菲,连自己的卫队都没有殊死抵抗,就已经不知所终。只留给了世人对利比亚何去何从的猜测。利比亚前面的路不会很平坦。卡扎菲的反扑似乎不用太担心。但是人们会担心,利比亚反对派们在共同敌人消失后,还能同舟共济恢复秩序吗?利比亚会不会爆发内战,会不会有部落战争?会不会成为阿富汗?会不会成为伊拉克?

所有这些情况,都是有可能的。然而人们也应该看到,在此之前,利比亚的民众最希望的一件事,就是让卡扎菲下台。如今,利比亚人的选择已经实现了第一步,以后的路,还是靠他们自己走。

况且,就算是阿富汗和伊拉克,虽然混乱不止,但是如果还是在塔利班或萨达姆家族的统治下,又会如何呢?另一个事实是,利比亚是反对派攻占了首都的黎波里,而不是靠西方的部队进城。反对派进城后,强调的是法制和秩序,并没有狂热的复仇情绪。这又是一些好的现象。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