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危机 > 正文

利比亚的“后卡扎菲时代”前途难料

2011年08月22日18:53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际观察:利比亚的“后卡扎菲时代”前途难料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委员阿卜杜拉·迈胡卜22日凌晨对记者说,反对派武装已控制首都的黎波里,目前正在市内清除卡扎菲残余部队。

中新社北京8月22日电 题:国际观察:利比亚的“后卡扎菲时代”前途难料

作者 申耘箐

当地时间22日凌晨,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委员阿卜杜拉·迈胡卜表示,反对派武装已控制首都的黎波里,目前正在市内清除卡扎菲残余部队,并搜捕卡扎菲本人。这位政治强人的命运以及“后卡扎菲时代”利比亚局势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秦天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目前的进展看,比利亚境内已经不存在大规模血战的可能,虽然的黎波里及其它城市还会有一些零星的战斗,但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此前有报道说,卡扎菲考虑去南非治病,南非将为卡扎菲及其家人提供政治庇护。但该消息遭到一名南非官员的强烈否认,他认为这会违反国际刑事法院对卡扎菲发出的国际通缉令。英国《卫报》指出,即使卡扎菲放弃抵抗,他也很难外逃,国际刑事法庭对他下达的逮捕令,将使他在任何承认国际刑事法庭司法权的国家面临被逮捕的危险。此前被捕的卡扎菲次子赛义夫就有可能被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接受审判。

目前,卡扎菲及其政府发言人表态,卡扎菲不会逃离的黎波里。有消息认为,只要卡扎菲藏匿在的黎波里或是阿齐齐亚兵营,被搜捕出来的结果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联指出,反对派希望抓住卡扎菲并对他进行公审。这既是对其个人的政治清算,也是卡扎菲政权终结、利比亚政治进入新阶段的象征。他认为,如果进入政治审判程序,不排除卡扎菲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

但秦天认为,卡扎菲不仅代表他的家族、曾经的政权,也代表他的部落,因此决定卡扎菲的命运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但是卡扎菲仍有存活的余地。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则表示,如果反对派和北约给卡扎菲一条活路,利比亚战争可以以一种较为温和的方式结束。反之,这一问题将难以解决。

路透社22日的报道称,利比亚反对派领导人贾利勒宣布,如果卡扎菲准备离开,反对派武装将为卡扎菲父子开辟安全通道,方便他们离开利比亚。殷罡认为,如果利比亚问题不能以政治谈判的方式解决,反对派提出来的“和平过渡路线”就是废纸一张。

此前,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提出了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利比亚的民主过渡线路图。北约秘书长拉斯姆森也表示“北约已准备好与利比亚人民以及承担着极大责任的国家过渡委员会合作”,确保利比亚政权平稳过渡。但是外界舆论普遍对“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局势并不乐观。

秦天说,相对利比亚目前混乱的国内局势,8个月完成平稳过渡的目标难以达到。他认为,反对派在实现推翻卡扎菲政权的目标后,其内部存在着的班加西东部平民起义领袖与卡扎菲政权叛逃高官之间、不同部落之间以及东西部地区武装反抗势力之间的矛盾会逐渐显现。

此前,反对派最高指挥官被杀事件从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反对派内部的矛盾分歧。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22日表示,卡扎菲政权一旦倒台,他将辞去“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职务。王联认为,贾利勒的表态是反对派内部矛盾外在化的又一表征。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高华指出,北约多国参战意味着战后有多国来划分和协调利益,这对利比亚之后的局势会有所影响。西方国家帮助利比亚反对派提出的“和平过渡路线”,希望实现“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未必可以在利比亚得以实现。

巴基斯坦和卡塔尔均有媒体撰文指出,鉴于反对派的分裂,利比亚很可能成一个新的阿富汗或是伊拉克,北约支持下的政权软弱而不民主,国家境内充满伊斯兰武装分子的威胁。对此,秦天说,西方国家较早地意识到这个问题,也一直为避免利比亚陷入这样的境地做了努力,比如帮助反对派出台和平过渡方案。他认为,从利比亚目前的局势看,不排除阿富汗化或是伊拉克化的危险,但是情况不会像阿、伊两国那样严重。一方面是西方国家有提前预案,美国就提出保留卡扎菲政权中的一些机构以防止的黎波里陷入无政府状态。另一方面,利比亚境内的恐怖组织相比阿、伊两国,在实力和暴力程度上都小得多。

王联认为,相比起伊拉克战争后政权重建时期美国一方努力,法和德、俄等国袖手旁观、“等着看笑话”的状况不同,在利比亚问题上,法、英、意、美、俄的立场基本是一致的。它们会为反对派实现政治合法化以及建立一个相对稳定的政权提供有力的支持。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zoeisaac]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